2019/07/28
作者:Jeffrey Holt

〔隨筆〕我眼中的的林書豪和「林來瘋」和他們教會我的事

還記得2012年初,當時我國二。某一天我因為生病所以上舞不用上學,我坐在診所裡,看著電視上林書豪在中場持球,時間只剩下六秒、五秒,尼克隊和暴龍隊在此時戰成平手;那個身著藍橘色七號球衣的身影胯下運球後面...

請繼續往下閱讀

還記得2012年初,當時我國二。某一天我因為生病所以上舞不用上學,我坐在診所裡,看著電視上林書豪在中場持球,時間只剩下六秒、五秒,尼克隊和暴龍隊在此時戰成平手;那個身著藍橘色七號球衣的身影胯下運球後面對防守直接在三分線外拔起出手,在空中畫開一道弧線….

 

當時的我其實不太看NBA,也剛開始打籃球沒多久,開啟我籃球之路的,就是「林來瘋」。

 

從對戰籃網的那場比賽,正式開啟林來瘋的故事後,林書豪的超勵志故事幾乎是席捲全台,就連我那可能就連籃球長甚麼樣子都不太知道的外婆,當時都願意暫時放下鄉土劇,去看看尼克隊比賽的重播。

 

雖然林書豪一直不是我最喜歡的球員(我當時最喜歡的是KD),但他那時候實在太屌了,我和朋友到導師辦公室罰站時,班導甚至也會跟我們說一下林書豪今天又幹嘛幹嘛了;假日出去打球,很多人身上穿的都是藍色跟橘色,背上也一定要印個七號。

 

也因為當時看到朋友手上印著「LINSANITY 17」的手環,我買了人生第一本XXL雜誌。2012年四月份,第204期,封面人物是Ricky Rubio和Kyrie Irving;我那時候哪知道這些人是誰,看他有送我朋友手上的那個手環,就毫不猶豫地給他買下去了。

那一期的XXL,讀者投稿的文章名稱,叫做「NBA有多遠」,作者是來自台中市的鄧凱倫。我那時候不知道易建聯跟田壘是人名,看了疑惑好久,想說這幾句話是甚麼意思,現在想想真的蠻好笑的。

 

每個打籃球的男孩都曾幻想過自己站在NBA的舞台上,爆砍五十分,絕殺對手,享受全場的歡呼,我也不例外;但國中時一次跟JHBL甲級的球員交手後,我才發現,別說NBA,光跟這些人來比,我都差的好遠。

 

直到後來我早就忘記了打籃球這個夢想,轉了個彎開始關注亞洲籃球,國內基層籃球,我在台灣看見了太多厲害的選手,但就像之前採訪璞園建築後衛陳堅恩時,他告訴我他旅美時所體會到的,「這些人真的很厲害,可是他們當中沒有人有能力挑戰NBA。」

 

NBA對台灣球員來說就是這麼遠。

 

我近距離看過的NBA球員不多,畢竟對於沒錢出國看他們比賽的我來說,這些人根本遙不可及;但我也曾在好幾年前Jordan Brand舉辦的活動中,親眼看到Carmelo Anthony,Chris Paul和Blake Griffin,活動的前一晚,我根本徹夜難眠,等到看見Blake Griffin在我面前起飛爆扣,那個感覺好像夢想成真。

 

而今天,我藉由球學所辦的「球學論壇」,人生第一次親眼見到「林來瘋」;昨天他才在新店教會的佈道會中真情流露,流淚的畫面傳遍社群媒體,今天他穿著帽T和綠色縮口褲出席活動,看來有些疲倦。

但他和我當年看到的那三人不一樣,林書豪看起來很累,有點脆弱,當年林來瘋時期的意氣風發,已被數不盡的風霜洗去;即使仍被攝影機和麥克風圍繞,但對我來說,此刻的他不像一個NBA球星,反而更貼近一個和我們一樣的人。

 

整場活動他展現出流利的中文,和哈佛時期的室友、也是球學創辦人何凱成有說有笑,兩人與瑞銀集團台灣區總經理陳允懋在台上以幽默,詼諧的風格譜出令人為之動容的分享會;三人不斷以自身經歷勉勵台下在本屆球學聯盟表現優異的球員和與會群眾,完美地傳達了對於籃球運動和教育的熱情。

 

近期,林書豪的生活不太平靜;他也在昨日的佈道會中坦承,自己並不想進行這次亞洲的旅程,因為「我的心是碎的,卻必須帶著微笑面對大家」。拿下被視為是「躺」來的總冠軍後的不踏實感,和對於下一步的不確定性,讓他承受太大的壓力。

 

其實對於林書豪在當年所達成的一切,我一開始的感受並不是太深。但幾年過後,我才發覺林書豪以一個純黃種人的身體在NBA曾叱吒一時,是多了不起的一件事情;正如何凱成今日所說,很多人會忘記其實林書豪才在去年經歷了右膝肌腱撕裂的嚴重傷勢,今年又能夠在例行賽以一定的水平回歸,是多麼難能可貴。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