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5/01/03

近代棒球投手論!

棒球比賽進入現代,出現許多觀念上與技術上的大突破,也隨著科技演進,許多過去遙不可及的想法能夠得以兌現。如時速破百英哩不再是夢、單季50支全壘打等等,也時常在棒球比賽中上演,但所有的觀念...

作者:Ken Tseng

 

請繼續往下閱讀

棒球比賽進入現代,出現許多觀念上與技術上的大突破,也隨著科技演進,許多過去遙不可及的想法能夠得以兌現。如時速破百英哩不再是夢、單季50支全壘打等等,也時常在棒球比賽中上演,但所有的觀念演進跟技術突破,都旨在追求一項終極目的,那就是「效率」。

 

1.投球分工

隨著棒球演進,過去先發投手動輒完投、完封的場景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規劃出先發、中繼、救援等不同責任的分工。會出現這樣的突破,主要在於重視投手的受傷風險,藉由投入更大量的投手戰力來降低受傷機率,並確保投手出賽及實戰中的質量。

請繼續往下閱讀

 

因此也出現完整的投球分工,先發投手、長中繼、短中繼;布局投手、功能性一人左、終結者等等專有名詞的出現。

 

請繼續往下閱讀

2.投手丘降低

過去曾經歷經過一段投手領銜風騷的「死球時代」(Dead Ball Era);以及第二死球時代。兩次變遷除了改善球的彈性係數跟統一製作標準,最重要的就是降低投手丘高度,讓打者比較容易攻擊。

 

這也出現了一種分歧,過去把速球帶有上竄尾勁視為是投手天生的武器;但隨著投手丘高度降低、以及好球帶修正,「速球上竄」漸漸成了「壓不低」的控球缺陷,也因此在投球機制上,往前投球跟往下投球變成了控球的分水嶺,如何穩定攻擊好球帶下緣,成了眾多投手所侍奉的終極目標。

 

事實上近代投球術中,也十分強調投手的球路必須具備角度。特別是速球,若能夠有上往下進壘的角度,讓打者更難攻擊。原因在於如果球路缺乏角度、讓打者在視覺與球路上直線重合更加容易,完整擊中球心的機率更高;換句話說,如果速球能夠有斜切角度進壘,打者從直線瞄準成了只有一個點能夠攻擊球心。

 

因此無論出手角度如何變化,高壓投手或是上肩投手,仍然是球速跟控球能力中,能夠更好發揮的方式;許多強力投手大多是採取這樣的出手方式,其道理可見一斑。

 

 

3.速球系變化球崛起

近代算是變化球暴增的年代,除了最古老的變化球曲球之外(延伸閱讀:消失的古早變化球、滑球、變速球等等球路迅速崛起,而在適者生存的概念下,如需要耗費大量時間去練習,也不見得能投出銳利角度的曲球,在大聯盟中也逐漸式微,從過去主流變化球的地位成了投手在轉換速差的配角;取而代之的,則是十分容易學習、更容易使打者失去攻擊重心的滑球。

 

因此在這樣的需求取向之下,如何找出好學習、好控制,更容易讓打者打不好出局的球路,成了普遍投手們所追求的目標。也因此如二縫線速球、切球;乃至於與速球出手方式相同的指叉球、快速指叉球,都是所謂的速球系變化球。

 

這樣的球路通常有些共有的特徵,多半不需要花時間琢磨,藉由握球方式的改變、指力施壓不平均來造成球路變化;也因為不需要大幅度的轉腕、或是改變出手角度,在接近投快速球的方式之下,球路控制能力會有顯著的成長。

 

最近幾季有幾支小市場球隊,習慣找一些大聯盟邊緣的投手來修整成為可用之兵,如海盜隊、運動家隊、紅雀隊等等,他們替許多投手把脈後所開出的藥單,幾乎是要他們多練習速球系的變化球種,讓這些有控球問題或是三振能力不出色的投手,瞬間能夠提高滾地球比例、將飛球比例下降,在守備布陣及資料量化之下,成為水準之下的選手。

 

原因不外乎這樣的球種,好控制且具球速,打者很難藉由出手或是球體旋轉來便是球路;而在當作速球攻擊時、球路具下沉或是外揚的尾勁又往往讓打者無法確實擊中球心,而讓投手輕鬆抓下出局數。因此在近代棒球數據中,所強調的投球效率掛帥下、藉由這樣的改變來精簡球數、提升滾地球比例等等,成了主流投手的必備良藥。

 

 

4.火球男暴增

關於這部分有諸多因素涉入,除了球團與球探方面在選材時,特別強調這部分,以及許多球員在青少棒、青棒階段就能夠接受正確的體能訓練與開發,對球速與爆發力的增長都十分有幫助。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