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2

承先啟後的超級工具人 余德龍

工具人,這個大家耳熟能詳的名詞,過去在中華職棒的歷史當中,也曾出現許多複合型守位的選手被稱作工具人,然而我認為近代中職中,把工具人一詞作為品牌、發揚光大乃至於成為標的者,是余德龍做出了承先啟後的最佳詮...

請繼續往下閱讀

工具人,這個大家耳熟能詳的名詞,過去在中華職棒的歷史當中,也曾出現許多複合型守位的選手被稱作工具人,然而我認為近代中職中,把工具人一詞作為品牌、發揚光大乃至於成為標的者,是余德龍做出了承先啟後的最佳詮釋。

我本來期待吾友大艦巨砲可以寫余德龍讓我一睹為快,因為這是他非常欣賞的選手,但是一來可能工作太忙、二來可能擔心寫了以後神秘屬性會讓余德龍感到一陣頭暈目眩,所以遲遲未能成文......於是我決定自己來寫這個特別的選手。

 

先此聲明,這篇文章沒有太多數據考究,我不擅長、也不喜用數據呈現球員,尤其,是那種價值很難用帳面數據判斷的人。

 

余德龍對我來說是一個微妙的選手,他一來不是我最喜歡的重砲手、二來也不是攻擊技巧全方位的超級機槍、三來不是無敵防守員、四則不是閃電級快腿,但在對比上述四端突出的野手類型後你會發現,這四項能力余德龍都具備相當水準,簡而言之,若以電玩能力評比項目「力、打、跑、守」來看,封頂是 S 級,中職裡全盛時期的代表人物分別是林智勝、彭政閔、陳晨威、林哲瑄,那余德龍就是少數每項都有 B 級以上甚至達到 A 級的人物,我個人給予余德龍的評價是 B、B、A、A。

 

從這樣的平均值就可以看出他的生涯全能走向,他不見得可以在單項上面稱霸,他絕不會是全壘打王、打擊王、盜壘王,但他可以在每一項被分配到的崗位和工作任務上都繳出優質績效。

 

若以刀具器物來形容,擅長開轟的重砲手是青龍偃月刀、擅長盜壘的選手是電鑽,這些重工具是你平常克敵制勝、完成任務的利器,但若面臨野外求生的緊急情況,青龍刀和電鑽往往不可能備齊,此時你會發現小時候《百戰天龍》影集中,主角馬蓋先(MacGyver)愛用的瑞士刀,這種把剪刀、螺絲起子、開罐器、鑷子、鑽孔器等諸般工具濃縮於一身的折疊小刀實在好用的不得了,以前瑞士刀的廣告語說「男人都要有一把瑞士刀」,而洪一中總教練想必是瑞士刀的愛用者。

 

如果你是瑞士刀同好,會知道坊間同類產品非常多,但只有紅色握柄上刻有白色十字盾牌為商標的 Victorinox 和被其併購的 Wenger 的產品,才被行家認為是瑞士刀正宗。

 

倘若瑞士刀是工具人的具象,那余德龍就是中華職棒的 Victorinox。

 

他是中華職棒第一個以工具人成為「品牌」者,並且在後來被各隊選手、教練廣泛舉例,並在培養後進時立下目標希望能夠「成為」的一個模板。

 

但誠如在文章開頭時所說,中職過去曾經有非常多複合型守位選手,哪一些才能算是工具人?我們必須要給工具人一個定義,是否只要能跨多重守位就算是工具人?

 

我的答案是否定的,舉例來說,過去的林仲秋、彭政閔,如今的朱育賢、蔣智賢,這些球員都有橫跨內、外野手或內野一、三壘守位互換的經驗,但若我是總教練,我賦予這些人的第一要務,依然是打擊,也就是說,他們依然是我的青龍偃月刀。

 

 

要被稱為工具人,跨內、外野守備位置只是簡配,除了隨時移動守備位置並繳出合格以上的守備水準外,更重要的是進攻時要有配合作戰時機應變的能力,比方說:該犧牲觸擊的時候要能成功推進、需要打右半邊讓隊友進壘時能夠打向右半邊,需要高飛犧牲打的時候能夠打出外野飛球、該要強迫取分的時候不會觸不到球;若是面臨球隊要搶追平或超前分,被教練換上場代跑時,除了有速度,更要掌握良好的進壘時機,甚至在隊友戰術失敗時還能具備用盜壘扳回局面的能力;而最最最重要的是,當總教練偶然福至心靈讓你自由揮擊時,你還不能只揮三個空棒然後傻笑下場,而仍有讓對手失血的基本攻擊力,才夠資格叫做瑞士「刀」。

 

 

這就是一個優秀工具人應該具備的所有能力,說真的一點都不容易;而且除了這些技術面,還要有任勞任怨的心理素質,不會為了個人獎項和數據積累的問題而產生怨懟,因為瑞士刀是不會抱怨自己無法當青龍偃月刀的。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