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2

承先啟後的超級工具人 余德龍

工具人,這個大家耳熟能詳的名詞,過去在中華職棒的歷史當中,也曾出現許多複合型守位的選手被稱作工具人,然而我認為近代中職中,把工具人一詞作為品牌、發揚光大乃至於成為標的者,是余德龍做出了承先啟後的最佳詮...

請繼續往下閱讀

阿銘

這位心目中的 " 10月先生 " !!!.....如果在沒有戰績壓力 (EX:消化試合賽) 可否讓他 " 蹲捕 "一局 (或者一個打席) ,達成" 紀錄上完全守位 " ,小弟還真想看阿 XD.......

另外還是很推薦這位工具人能帶到國際賽,畢竟多功能可以讓教練調度上更靈活,還有可以紓解名額的問題.....

活力熊/卓子傑

蹲捕的話說不定退休前有機會喔XD

Ortiz Lee

2015總冠軍G6的追平2分打點安打至為重要,否則能否有G7都是問題,堪稱德龍的雪中送炭代表作。

Kevin Ko

工具人可以讓隊形多帶一個牛棚 或是三號捕手搭配重要投手 季後賽很有用 不只是工具人本身的作用 對隊形有幫助

Ogimal

滿值得味全花750萬明年擴編選秀選

佳偉

大家不要欺負 大砲哥

 

 

中華職棒的工具人,從早期鷹熊時代的張耀騰,到中期的陳懷山、張家浩、余進德、莊景賀等,都是一時之選,但我會認為余德龍是中華職棒第一個工具人「品牌」其來有自,過去工具人在球隊裡未必受重視,他們有些是無二軍時代,精兵政策下球隊讓選手硬頂的產物;有些則是在跑、打、守、傳各方面都堪用但都沒有特別突出的尷尬型,為爭取更多出賽機會才成為工具人,這樣的選手以工具人身分上場也不一定會有耀眼表現,不然就是在球隊各守位的優異新秀陸續到位以後,成為最快被球隊淘汰的球員,過去的工具人,除陳懷山在兄弟象的精兵政策下有相對穩定的出賽數和成績輸出外,大多數的職涯發展都不算太順遂,也常被亮點突出的競爭者快速取代。

 

 

但是余德龍是一個異數。

 

他的運動能力和反應神經出類拔萃,讓他不管在什麼位置都能快速上手且有模有樣,他並不是一個需要靠多重守位才能站穩先發的選手,倘若你長時間讓他守游擊或外野手,他都能在攻守兩端給你不錯的成績;他無法站穩游擊位置和熊隊隊史後期囤積二游選手和林智勝離隊前的守位需求不無關係,但是更多的因素是因為他能做到的事情太多,無論在守備、打擊、跑壘或戰術執行上,他都是不可或缺的一枚活棋,如果我是總教練,也會認為有這樣一位選手隨侍一軍是件奢侈的幸福;換言之,余德龍無法固定先發並不是競爭中落敗的結果,而是教練基於作戰靈活度下的決策。

 

余德龍的與眾不同是有口皆碑的,在他出現以後,他已經重新定義並成為頂級工具人的品牌代言者,舉一個實例,2015 年我幫高國輝撰寫自傳,當時他四弟羅國麟(後改名高國麟)透過季中選秀加盟義大犀牛,我曾就此事訪談國輝和義大教練團,當時他們對國麟的期許是「年輕可塑性高、運動能力好,希望能內外、野兼修,打造義大犀牛隊的余德龍。」以上是訪談時的原話,一個工具人優秀到成為模板,難能可貴。

 

現在中職的工具人,已不再像當年一樣是精兵政策下的苦力、也不再只是為求上場樣樣通樣樣鬆的尷尬搖擺人,而是進可攻、退可守,讓總教練面對多變戰局時能夠應對自如的多功能瑞士刀,余德龍就是塑造這個模板的第一人。

 

在余德龍之後,不只各隊的教練團夢寐以求在作戰時擁有這樣能在關鍵時刻作為殺招的好棋,連桃猿隊也食髓知味,遴選階段就從資質端著手,當年的余德龍如此,如今的陳晨威也是,他們的運動能力傑出程度不相上下,攻守端的均衡度也差相彷彿,在職棒第一個完整球季就遊走於中外野和游擊這兩個中線最難防守位置的陳晨威,也被期待是余德龍之後最具殺傷力的第二把瑞士刀。運動能力超群、反應神經靈敏且腦袋靈活的工具人潛質,已經成為選秀會上著重的特質,而這樣的模板,是余德龍所設立的,所以我才說,如果瑞士刀是工具人的具象,那余德龍,就是中華職棒的 Victorinox。

 

前頭曾經說過,余德龍的文章我是不談數據的,因為講真的他的數據並不亮眼,無論再怎麼頂級的工具人,因為出賽頻率和守位頻繁調度,在任何時代的工具人始終都有這樣的缺憾,一是生涯數據積累劣勢,二是個人獎項票選的劣勢。

 

每年例行賽結束時,就是媒體票選個人獎項得主的時候,除了直接以數據取勝的各攻擊排行榜的王座外,金手套獎、最佳十人這種靠票選抉擇的獎項,最基本的入圍標準是選手在該守位的出賽數,然後你會發現余德龍是最常被提及的遺珠,因為無論內外野他的表現都不輸其他對手,但因為出賽數問題,他常常不符合入圍競逐獎項的資格,這就是工具人的宿命,他的職棒生涯至今近十年,除了 2015 年曾獲一次金手套獎肯定外,始終與季賽個人獎項緣慳一面。

 

像他這種球員的價值,真的是數據面無法完美體現的。

 

無法體現的,當然還有他的心理素質。

 

除了運動神經外,余德龍的強心臟也是特點,我認為他是一個有大賽素質的選手,這樣的特質讓他在關鍵賽事更顯出類拔萃,最著名的表現是在 2014 年的台灣大賽。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