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31

Iverson眼中的Iverson,從送給菜鳥Larry Hughes的一台賓利說起

(本文翻譯自The Player’s Tribune) 嗨,大家今天過得好嗎?我是Allen Iverson。今天要來跟大家分享,多年前我跟Larry Hughes有趣的小故事。...

請繼續往下閱讀

二、再來,第二的好玩的就是,我們來想像一下。

Larry興高采烈地跟我接過鑰匙,把包包啊什麼的往後座一扔,然後他就一溜煙地開走了。

你要知道,Larry可是從來都沒有這樣開著Bentley在路上亂跑過,這時的他大概感覺人生已經到達了高潮,他或許在想:

「大爺我今天啊,一定要好好給他駛個爽,駛個夠!」
「不然就繞個遠路回家ㄅ,開上國道繞個四五回再開家也好,嗚哇哈哈哈哈… …」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其實啊,他也不是真的想要開上國道,他只是想要「被看到」而已。

畢竟,拉風嘛,這麼好的車,不跟所有辛苦的用路人分享分享一下,怎麼對得起廣大的鄉親父老跟好心送我賓利的Iverson學長呢?

嘿嘿嘿嘿嘿… …

--

就這樣,我們來到隔天的早上。又是一天辛勤練習的開始。我老遠就看到Larry,就跟他招招手:

「Yo,蝦款學弟?」
「人生Bentley第一次就上手?」

只是我出乎意料的,他看到我,就像看到鬼一樣。

你真的太冷血了太冷血了… …」

--

我一臉狐疑,問他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Larry就說了:「Okay沒關係我懂了這就是大家整菜鳥的方式(rookie hazing),對吧我懂了我懂了… …」

眼前的這個小朋友像是一整夜都沒有闔眼,一咪咪都沒有眨一下那種。

「蛤?你係咧... ...到底在講什麼啦。」

他看我好像真的不懂,便嘆了一口氣,緩緩道出:

「哥,」
「你是不是忘記加油了… …」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直到今天,Larry還是以為,我把車交給他的時候,早就知道油箱裡面剩沒多少──啊,還有就是,我早早就猜到,他不會讀Bentley車的儀表板。

結果就是,Larry在路上沒油了。開到別的地方倒沒事,殊不知,這小子當時熄火的地方,是在費城西部那鳥不生蛋、雞不拉屎的路邊。

杳無人煙,一片荒煙蔓草之中,就只有,跟他那不久前像拆封生日禮物一樣的Bentley。然後我可憐的Larry,就這樣在那裏求救了整個大半夜,才終於有好心人把他撿回家。

唉,真的是... ... 最好笑的是,Larry啊,我們現在都跟一家人一樣了,但每逢佳節聚會,他還是到處跟人家講這件事情(對!直到此時此刻的今天!)

--

可是你要知道,這種事真的很看人。

就像所有的都市傳說還是什麼的,想像空間可是好比羅生門的。到最後,大家聽了之後都自行做判斷。

常常變成一個聚會裡,有一半的人聽了,覺得「媽呀,我們可憐的Larry,A.I.根本自編自導自演嘛,真的壞有夠壞」;

然後另一些人就更神了,他們的結論是「噢,wow,Iverson直接送給隊上菜鳥一台賓利?太佛了太佛了… …」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總之,不知道為啥,我最近常常想起這件事。

或者說,並不是這個故事,而是他怎麼發生,怎麼呈現在世人眼前。這整個事情──真的就好比我一生的寫照

我從來就不曾被當個「」,被當作一個普通人被大家看待。我好像從來就沒有好好地做我自己。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