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3
作者:Hayate

當台灣籃球的寒冬來臨之時(二):再論SBL與瓊斯盃存在的意義

◆ 胡瓏貿在今年的瓊斯盃賽事當中大放異彩,繳出優秀的成績單。(照片來源:籃協) 「有些節目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意義。」 相信這是電影:變身當中最觸動人心的一句台詞。...

請繼續往下閱讀

◆ 胡瓏貿在今年的瓊斯盃賽事當中大放異彩,繳出優秀的成績單。(照片來源:籃協)

 

「有些節目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意義。」

相信這是電影:變身當中最觸動人心的一句台詞。電視台當中確實有這些類型的節目存在,縱使它們被安排在離峰時段、甚至是收視率不盡理想,幾年過去卻仍然持續播出,或許這句話對於這些屹立不搖的節目正是最好的解釋。

當然,筆者對於傳播媒體業並不了解,所以很難斷言其真實性與否;不過就運動賽事來說,存在並不能是單一的意義,因為只要開始運作,所有的人、事、物都會有支出產生,倘若沒有足夠的收入,那麼這項運動賽事將會難以維持下去。

那麼,票房數次面臨考驗、一路走來顛仆不斷的SBL存在的意義為何?而時常被部分球迷戲稱為「自爽盃」的瓊斯盃又是如何?

◆ 誰也沒料到第十六季的冠軍賽結束後,等待著台灣籃球的竟是寒冬。(照片來源:籃協)

 

SBL誕生於2003年十一月(相關內容歡迎參閱筆者先前的著作:來去對岸走一回?-淺談SBL球隊前進CBA的可行性),當時體委會的林德福主委召集了朱壽騫副主委、當時擔任立法委員的鄭志龍、籃協與甲組聯賽代表等人一同組成「中華民國超籃推動小組」,在當年五月順利通過決議後成立了超級籃球聯賽(Super Basketball League,簡稱SBL),並於十一月開始SBL第一個賽季的例行賽。

SBL創立至今已經走過十六個賽季,雖然定位始終落於半職業聯賽的範疇,依然是台灣最高等級的籃球聯賽;但可惜的是,不論是推動SBL邁向職業化、或是確定職業化而另起爐灶的CBL,成果都不盡理想,也使得台灣籃球的發展目前處於膠著的狀態。

時常有人會說:「這樣的籃球聯賽不如解散」,但這樣對於台灣籃球的發展有任何幫助嗎?

答案絕對是否定的。

◆ 相信希望在畢業後能繼續籃球生涯的學生球員應該不在少數。(照片來源:籃協)

 

首先,HBL或UBA的學生球員們如果希望在畢業後可以繼續他們的籃球生涯,那麼本土的籃球聯賽:SBL當然是首選之一,因為不見得所有球員都願意離鄉背井去打球,少了SBL之後可能就得被迫終止籃球路。

再者,CBA的港澳台球員選秀辦法中有提到,必須有當地最高等級的籃球聯賽資歷才可參加,至今除了有過NCAA資歷的陳盈駿與吳永盛之外,其餘在CBA打球的台灣球員都有SBL或中華隊的資歷。雖然今年UBA球員:楊盛硯在選秀會上獲得青睞,但另一名UBA球員:林秉聖就沒能成功入選,所以UBA球員要跳過SBL,並直接跨足CBA恐怕還是所屬不易,更遑論HBL球員了。

最後,如果少了SBL,那麼要如何選出中華隊的球員?縱使從社會甲組聯賽或其他管道湊齊了球員,沒有密度與強度兼具的聯賽來磨練球員與維持體能狀態,又如何能有足夠的實力與他國隊伍對抗?

這就是SBL存在的意義。筆者認為解散一途並不是最佳解,唯有改進不夠健全的制度、提升票房收益,並邁向職業化,才是台灣籃球的出路。

那麼瓊斯盃又如何呢?

◆ 瓊斯盃賽事是目前中華隊練兵的首選,也是測試洋將的好機會。(照片來源:籃協)

瓊斯盃全名為威廉瓊斯盃國際籃球邀請賽(William Jones' Cup International Tournament)。起源是來自於我國在1971年宣布退出聯合國後,除了同時退出奧運之外,也遭到FIBA除名。由於非會員國不得與會員國有任何的籃球交流賽事,因此台灣籃球與國際交流的機會頓時化為烏有,幸虧當時的籃協余紀忠理事長在1976年遠赴加拿大,與當時的FIBA秘書長:Renato William Jones博士交涉,希望可以恢復籃協會籍、並開放與他國交流。

William Jones博士於是同意授權冠名讓我國舉辦國際性的籃球邀請賽,不僅頒發國際裁判證與銀盃正式授權,更廣邀其他各國來參與賽事。隨後,威廉瓊斯盃國際籃球邀請賽(以下簡稱瓊斯盃)就此從1977年開辦,至今已經走過四十一年的歷史。

◆ 包含照片中的渡邊飛勇在內,今年來台參加瓊斯盃的日本球員有五人入選世界盃的十六人集訓名單。(照片來源:籃協)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