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1
作者:hunight

不完美的羽翼,Penina Davidson走出困境與新生

「千萬別和曾經碰過的人說,『那沒什麼』,『都只是小問題』,『放寬心一點』,這些言語傷害往往都在不經意之間。」,本屆代表紐西蘭女籃國家培訓隊來台灣參加瓊斯盃,暱稱Nina的中鋒Penina "...

請繼續往下閱讀

「千萬別和曾經碰過的人說,『那沒什麼』,『都只是小問題』,『放寬心一點』,這些言語傷害往往都在不經意之間。」,本屆代表紐西蘭女籃國家培訓隊來台灣參加瓊斯盃,暱稱Nina的中鋒Penina "Nina" Davidson在一場賽後與她聊起過去曾有情緒障礙的經歷,她刻意放慢語調說著。
 

沒被看見的壓力


代表紐西蘭來瓊斯盃的中鋒Penina "Nina" Davidson說,身高192公分,畢業自 UC-Berkeley(下稱柏克萊大學)社會學研究所,還沒上大學就被列為紐西蘭國家隊重點培養人選,儼然是女籃中的人生勝利組。

 

紐西蘭確定拿下亞軍的休息室外,剛走出休息室的Nina非常開朗,沒有半點輸給日本隊的低落,問到她能不能談談過去經歷,她笑說沒問題,但聊到細節,她放慢原本飛快的講話節奏,慢慢地聊,語氣帶有一點憂傷。

 

她帶點很複雜的微笑慢慢說,其實她看似風光的人生,並不如想像順遂,她18歲離開紐西蘭,跨過大半地球來到加州,帶著籃球夢遠渡重洋,但一開始南北半球的文化差異和離鄉背井,學業要求,讓她開始感到壓力壓在肩膀上,喘不過氣。

 

進入大學的文化和生活適應不良,讓她世界逐漸崩解,到了大二,症狀開始出現,「一開始我很懶,不想起床,什麼都不想做,感覺很沉重,訓練都沒有效果。」,即便她場上數據從大一的3.3分、1.4籃板,進步到5.7分、4籃板,但球場上的微幅提升,顯然沒有幫助她克服心理上的衝擊。

 

Nina說:「很多半夜時分,我想睡但是睡不著,我控制不住自己情緒,我的情緒並非一直線低落,而是走向兩個極端,有時高有時低,都是沒來由的。high的時候像是衝破頂峰,低落的時候像墜入谷底,最可怕的是,這種情緒壓力像是海浪,一波一波襲來把你擊倒,直到站不起來。」

 

碰到情緒障礙的挫折,很多時候並非是當事人沒有試著對抗,試著鼓勵自己,面對負面情緒當下,很多人其實是選擇鼓起勇氣直接面對,但面對負面情緒並不是十秒鐘跑完的百米賽跑,而是一場沒有時限的馬拉松,當壓力來源是生活中每一件看似無足輕重大小壓力交錯堆疊而成,即便身陷其中的人想要解決,卻一次又一次的無法克服,終至精神和認知影響到了日常生活中的每一分每一秒,最後陷入崩潰。

 

當情緒逐漸走向兩個極端,Nina的行為也開始脫序,成為心理影響生理的開始。她曾經花上一百美元買了一堆捕夢網,把捕夢網掛滿自己房間,後來發現把錢都花光沒錢吃飯之後,她才意識到自己做了蠢事。最嚴重的時候,甚至會自殘,「以前我從沒想過自己會這樣,但就是真的發生了,我練習的時候都穿著長袖套,遮住傷口,但有一次練習中有人碰到我的手,然後傷口就開始滲血,回想起來都覺得怎麼會對自己做出這種事。」

 

當心理和情緒成為生活中的障礙,身處在當下的人到底會做出什麼選擇,其實就連身陷其中的當事人也不自知,更多都是在憾事發生之後而後悔。Nina說,當時除了每天面對情緒高低起伏已經精疲力盡,最能發洩情緒的,就是獨自落淚,但幸好她有哭,讓她身邊的朋友注意到她不太對勁,最後她被送進了醫院,檢查之後,她有嚴重情緒兩極症,俗稱躁鬱症,典型症狀就是同時出現極度高亢和低落,這一次她在醫院待上三天,好好的重新了解自己到底發生什麼事。

Nina回想,她其實應該高中就有情緒相關症狀而不自知,她說當時像是每天喝了十杯咖啡一樣亢奮,可以每天練球練到半夜兩點,早上依然精神飽滿起床,直到進入國家培訓隊,拿到地球另一邊的頂尖學府獎學金,她覺得自己無所不能。當時她以為自己位在人生巔峰,殊不知只是衰落的前一刻。


她說:「你知道那種感覺嗎?你就像top of the world,你覺得你什麼都可以做到,無論做什麼,都會主宰一切。但有一天你發現你的世界突然崩潰,不再如你想像一樣。」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