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31
作者:Hayate

當台灣籃球的寒冬來臨之時(三):始終搞不定的歸化洋將人選

◆ 二度來到台灣測試的John Florveus,並未在瓊斯盃賽事中繳出理想的成績。(照片來源:籃協) 由於原先的歸化洋將:Quincy Davis年事稍高,再加上舊傷困...

請繼續往下閱讀

◆ 二度來到台灣測試的John Florveus,並未在瓊斯盃賽事中繳出理想的成績。(照片來源:籃協)

 

由於原先的歸化洋將:Quincy Davis年事稍高,再加上舊傷困擾之下已不宜再戰,因此籃協開始尋覓新的歸化人選。今年瓊斯盃找來測試的分別有Dexter Pittman與John Florveus兩人,但預定與中華籃搭檔的Pittman因傷無法出賽,只好臨時向中華白「借用」Florveus頂替。

來自美國布魯克林的John Florveus現年二十八歲,身高有211公分,主打中鋒或前鋒,強壯的肌肉線條是他抵禦其他禁區球員的首要武器,籃球生涯先後效力於希臘的Koroivos Amaliadas B.C.籃球俱樂部、羅馬的BC Timba Timisoara籃球俱樂部,以及斯洛伐克的BK Spisska Nova Ves籃球俱樂部,上個賽季在斯洛伐克平均上場28.7分鐘,可攻下12.9分、8.8籃板、1.1阻攻。

Florveus有強壯的身材,211公分的身高相信在亞洲也很吃得開,但是進攻手段粗糙這點還是與2016年時相去不遠,據說有進步的中距離能力沒能發揮,攻擊範圍還是多落於籃下作戰,防守的對抗性也不如預期;更重要的是,團隊訓練的機會不多,所以在比賽中不難發現他與中華隊的默契不足。而Florveus除了對上加拿大的比賽有拿到不錯的成績之外,其餘的比賽表現都不盡理想,上場時間也不多。

所以沒意外的話,Florveus還是會再次被中華隊「打槍」,所以尋覓歸化人選之路還是得繼續走下去。

◆ 為了成為台灣首位歸化洋將,Quincy Davis當年選擇放棄原有國籍。(照片來源:籃協)

 

歸化洋將的人選為何如此難以敲定?原先最主要的關鍵在於歸化國籍一事。根據我國的國籍法規定,外國人要申請歸化必須提出喪失原有國籍證明,也就是必須放棄原有國籍。當初Quincy Davis願意做出這樣的決定,無非是對台灣有高度的認同感;但是以籃協開出的條件來說,相信要找到願意為此放棄國籍的第二名外籍球員應該是難上加難。

終於,在2016年修訂的國籍法第九條第二項提到:外國人只要具備「由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推薦科技、經濟、教育、文化、藝術、體育及其他領域之高級專業人才」之條件,就可以不必提出喪失原有國籍證明即可歸化。眼看最困難的一項條件得到了妥協的解套方案,歸化洋將之路是否也因此受惠呢?

很遺憾的是,並不盡然。主因就出在主事者:籃協身上。

要說服外籍球員歸化,最重要的因素當然是薪資。當年Davis願意以月薪兩萬美金的價碼歸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如上所述:對台灣的高度認同感,過去願意免費為日本出賽的洋將:Ira Brown也是如此(當然,他願意免費為日本出賽勢必還有其他原因在);但我們當然不能以同等的條件來要求其他歸化人選,畢竟歸化代表他國出賽也是一種職業,沒有人會願意以「義工」或「志工」的方式來從事這份工作。

◆ 中華男籃在雅加達巨港拿下第四名的佳績,也是睽違四十八年後再次闖進亞運四強。(照片來源:中央社授權使用)

 

2018年時中華籃協副秘書長李雲翔表示,預定以月薪四萬到六萬美元之間的價碼來找尋歸化人選,也預定從由企業或公司經營者組成的中華顧問團當中尋求更多贊助經費;2018年謝典霖理事長雅加達巨港亞運接受訪問時則是提到,至少要是月薪四到五萬美金強度的歸化球員,才能應付亞洲級的國際賽事。

為何過了一年,聘用歸化球員的價碼上限就下修了一萬美金?曾經提到的中華顧問團與贊助經費又到哪去了?再者,籃協表示洋將的主要來源會是SBL各隊,新賽季雖然仍採用雙洋將制,但兩名洋將的合計薪資上限已經下修至兩萬美金;想當然爾,要在平均一人薪資一萬美金的洋將當中,找尋符合四到五萬美金水準的歸化人選定是十足困難。

◆ 曾是呼聲最高的歸化人選,但最後William Artino還是沒能順利歸化​。(照片來源:籃協)

 

如同明星藝人的緋聞女友一般,中華隊有「曖昧」傳聞的歸化人選始終沒少過,像是在SBL中亮相過的Norvel Pelle與Kyle Barone、第十六季的冠軍賽MVP:Charles Garcia、洋將救援王:Liam McMorrow、第十四季的最佳洋將:Sim Bhullar,以及寶島夢想家中鋒:William Artino都曾是名單之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