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31
作者:Hayate

當台灣籃球的寒冬來臨之時(三):始終搞不定的歸化洋將人選

◆ 二度來到台灣測試的John Florveus,並未在瓊斯盃賽事中繳出理想的成績。(照片來源:籃協) 由於原先的歸化洋將:Quincy Davis年事稍高,再加上舊傷困...

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中最受到期待的就是來自美國愛荷華州的Artino,因為現年不過二十七歲的他,不僅有211公分的身高、具備外線投射能力,對於台灣也有不錯的認同感,雖然有時球技稍有不夠細膩的情況,情緒控管尚有進步空間,也曾有腳踝的傷勢;不過年輕的他還可以再多加磨練,傷勢對於球場上的表現影響也不大,因此曾是呼聲最高的歸化人選。

但隨著時間過去,上述洋將不是陸續代表他國歸化出賽、就是原先已不符規定(像是Bhullar已經代表過加拿大出賽U18與U19等國際賽事);而籃協李雲翔副秘書長在今年二月表示,沒有與Artino接觸、也不會有他加入的說法出現。此話一出,等同宣告球迷們萬般期待的Artino確定告吹,隨後他在ABL賽季結束後也加入巴林籃球聯賽的Al Muharraq隊,如何尋得Davis接班人再次成了籃協頭痛的難題。

找尋適合的歸化人選真的那麼困難嗎?筆者的看法是:有為者亦若是;但如果依照籃協長久以來的作風,這條尋覓歸化人選之路恐怕只會越來越窄,原因如下:

◆ 達欣在開季前拋出震撼彈,宣布退出SBL重返甲組聯賽。(照片來源:籃協)

 

第一、SBL的新賽季在少了達欣與富邦的情況下,已經確定縮減為五隊,這也等同於總共只有十名洋將可供中華隊參考,除了兩名洋將的月薪總和不得超過美金兩萬元之外,身高總和也下修至400公分。在如此嚴苛的條件之下,要能選到能讓籃協中意的人選應該相當困難;至於投入ABL的寶島夢想家與富邦雖然陣中也會各自有三名洋將,不過在有過先前Artino無疾而終的案例後實在令人難以樂觀。

◆ Eugene Phelps因為身高因素而並未列入中華隊的歸化人選名單中​。(照片來源:籃協)

 

第二、身高似乎是籃協選擇規劃人選的首要考量,因此曾經在SBL展現過人得分能力的Eugene Phelps,只得因為身高因素而被拒於門外;但事實上世界的籃球趨勢已經不再是傳統的陣地作戰,而是快速輪轉的攻守轉換,靈活性不足的長人反而會拖慢球隊的節奏。倘若籃協還是著重身高因素,又有經費上的限制,那麼日後大概也只能找來第二個、甚至是第三個John Florveus來測試,問題仍舊無解。

◆ 對於台灣的高認同感,是Quincy Davis當年願意歸化的主因之一;但時至今日,同樣的模式恐怕難以複製​。(照片來源:籃協)

 

第三、為了歸化洋將開出月薪四到五萬美金的價碼是否合理?坦白說這並不是一筆小數目,但如果是用以找尋籃協心目中兼具身高、靈活性、傳導,以及投射與防守能力的洋將,那恐怕還不見得足夠。別忘了歸化洋將是職業性質,如果薪資水準不足以讓他放棄其他聯賽或國家的歸化邀約,當然不會願意用「義工」或「志工」的方式替中華隊打球。

今年瓊斯盃的女籃台灣白總教練:錢薇娟曾表示:「歸化球員的認同感很重要,並非只為了錢打球才是長遠之道。」此話雖然言之有理,不過顯然除了Davis之外,中華隊始終找不到第二個對台灣認同感如此高的洋將,所以該開出的薪資條件還是不能省,應設法先找到適合的球員加入隊伍,透過日常的團隊訓練與比賽、甚至是在他逐漸融入台灣的生活方式後,相信要培養出認同感並非不可能。

◆ 在日漸激烈的國際籃壇當中,歸化球員已是與他國競爭不可或缺的要角​。(照片來源:籃協)

 

在新台灣人:Davis年事漸高與舊傷困擾的情況下,尋覓新歸化人選的問題已經是迫在眉睫。相較於球迷們猶如熱鍋上的螞蟻般著急,籃協似乎總是抱持著「好事多磨」的心態緩步進行,積極度始終差強人意;再看看同屬亞洲的日本,不僅得到有NBA資歷的Nick Fazekas,更有在今年NBA選秀會上獲得巫師隊青睞的混血新秀:八村壘,以及渡邊雄太與馬場雄大等年輕好手的加入,實力早已不可同日而語,籃協在歸化一事上如果繼續一拖再拖,那麼與亞洲諸強的實力相信只會漸行漸遠,也勢必難交出理想的國際賽成績單。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