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2
作者:果子

【果子的棒球雜記】古早古早,我在當-年-的~台北球場看球記憶(一)

在中職考古:為何職棒六年的票房大幅衰退一文裡,我提到當時與現在都公認職六票房開始衰退的原因,球場設備太差讓球迷終於無法忍耐名列第一。當然,直到現在台灣的球迷因為常出國去日本、美國朝聖,對台灣職棒球場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中職考古:為何職棒六年的票房大幅衰退一文裡,我提到當時與現在都公認職六票房開始衰退的原因,球場設備太差讓球迷終於無法忍耐名列第一。當然,直到現在台灣的球迷因為常出國去日本、美國朝聖,對台灣職棒球場的批評也是從不間斷-當然,這都是因為熱愛台灣棒球,恨鐵不成鋼的督促。

 

但,當天我寫到這段時,腦袋卻禁不住冒出一段又一段的畫面,那些以為已經遺忘,塵封在記憶深處、老台北球場的點點滴滴如疊浪般的不斷浮現。我這才想起:啊!原來當年我是這樣的環境看球,而且還看了好多年。

 

我就這樣暫時沉浸在三十年前的那個時空………。

 

秘書長的眼神

 

在進入正題前,我想先講一個小故事。

 

自從1988年有一天,在民生報的頭版看到台灣將要籌備職棒的版頭標題,與趙士強的西裝照(他是當時內定味全總教練)後,我無時無刻都在關注職棒籌備的相關新聞,也報名參加職棒聯盟季前辦的球迷會,看到口齒伶俐卻難掩緊張的播報組梁功斌與曾建銘在台上主持晚會,當時只覺得這對播報員感覺好菜,將來播報能靠他們嗎。卻怎麼也想不到梁sir後來成為台灣職棒歷史上必然會提到的重要人物,我更在十年後有機會在他麾下做事,只能說世事難料。

 

但當時的我根本沒在注意台上主持的內容,而是跟著一群中年球迷圍著聯盟秘書長(也是後世公認的「職棒之父」)洪騰勝,大家七嘴八舌的都想為職棒貢獻,語氣近乎吵架的對洪秘書長大聲建言。我只看到個子不高、戴著粗黑框眼鏡,其實眼神透露出被眾人圍繞的不安的心情,但仍耐著性子一一聽完大家建言並輕聲安撫,而且是非常誠懇的聆聽每一位球迷的意見。

 

不知為何,這個畫面到現在超過三十年,我依舊記得非常清楚,三十年後,我看到很多位居台灣棒球重要職位的人們-尤其許多青年才俊,講話的語氣或許聽來誠懇,表情看來或許真心,但,我在那些人的眼睛,看到的是傲慢、目中無人、甚至有些還有一絲蔑視。我只能輕輕的笑出來:你們騙得了媒體、騙的了球迷,甚至騙的了天下人,就是騙不了我。因為我永遠忘不了三十年前,親眼看到洪騰勝秘書長在粗黑框眼鏡底下,那個真心、誠懇的眼神,。

 

職棒元年,我來到台北球場

 

1990年3月17日,中華職棒第一場比賽,在下午一點的台北市立棒球場開打。

 

或許讀者都會認為,如此熱愛棒球,關心職棒籌備動態的我,絕對會不顧一切衝往台北球場當歷史的見證者吧。

 

中華職棒開打的那一刻,我坐在客廳的電視機前,一邊吃著麥當勞薯條+可樂,看著台視頻道的直播度過台灣擁有職棒的第一天。

Why?為什麼不去現場!!這又牽涉到我的一個壞習慣:懶。我從小就非常不喜歡排隊等待,尤其在國中時排了四小時才買到電影E.T.門票的恐怖回憶後,對這種「預期」必定會大排長龍的比賽,除非沒有電視轉播,我都敬謝不敏。而且,我當時也沒找到開幕戰預售票的相關資訊,如果有的話,我一定事先買好票然後當天直接排進場的隊伍。

 

不搶中職開幕戰還有一個原因「職棒一年有一百多場,何必非得搶第一天!」而且當時大家都沒把握,也都懷疑除了開幕戰外,其他的一般例行賽究竟能吸引多少人進場。而我也抱持著「要支持就應該在『一般場次』增加人數」的自我催眠下,直到四月初才看了屬於我的首場中華職棒-當然在台北球場。

 

職棒初印象:進場動線

 

從小我就是棒球迷,雖說家裡除了我以外沒有一位對棒球感興趣,周遭的朋友也沒有一位棒球迷,我還是在高中時期有比賽就往「前職棒時期」台北球場跑,現在台灣進入職棒時代,到底有那些變化,我也很好奇。

 

當然,在事前聯盟不斷在報紙與職棒雜誌「密集而強烈」的宣導下,我也知道職棒比賽是「一票看一場」,不像過去甲組成棒比賽是「一票看整天」。要是看完下午場的比賽,聯盟會進行「清場」,不像過去你如果耐性夠,就能霸著一個位置看一整天。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