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4

華山之巔武論劍 中華職棒的金庸群俠傳

有風流人物斯有快意江湖,職棒戰場上的投打過招,像極了武俠小說中的高手對決;而職業選手在身體、技能的訓練分科,更與金庸小說中武學鍛鍊的分派相互呼應。 原文首發於《職業棒球雜誌》 8月號/201...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有風流人物斯有快意江湖,職棒戰場上的投打過招,像極了武俠小說中的高手對決;而職業選手在身體、技能的訓練分科,更與金庸小說中武學鍛鍊的分派相互呼應。

原文首發於《職業棒球雜誌》 8月號/2019 第449期,經授權後刊登(職棒雜誌提供)

 

若將打擊技巧、球棒操控、變化球種,比為武功的招式與技術;那擊球所需的肌力、爆發力、投球所需的協調性與柔軟度,這些身體綜合能力,就是武俠小說中常提到的「內力」。

 

 

中華職棒的「劍、氣之爭」

在重訓觀念尚未普及於中職時,球員多半較著墨於精進技能,如同偏重劍術練習凌駕於提升內力的劍宗。

 

技巧和重訓孰輕孰重,與金庸筆下劍、氣二宗論戰頗有相似,重訓和練內功一樣,菜單講求因人而異、循序漸進,以求逐步發揮功效;初始成果並不顯著,但選手年過三旬、肌力逐年下滑後,逆齡表現會在有無重訓者身上發生落差,一如《笑傲江湖》中的敘述:「劍宗弟子技巧凌厲,初期表現高於氣宗同儕,但中年後,氣宗基礎日深,蓄積內力輔以劍技俱進,造詣或將超越劍宗。」

 

 

彭政閔  劍宗登峰造極的風清揚

劍宗練到登峰造極的代表人物是「獨孤九劍」的傳人風清揚,中職的風清揚就是彭政閔;恰恰職棒生涯前半段都處在重訓觀念於中職普及以前,他也曾發出「年過30才知道重量訓練方式重要性」的慨歎,而其長打力也在卅歲後呈現下滑趨勢;但彭政閔的打擊技巧渾然天成,不重訓而將技藝鑽研到極致,進入「根本無招、如何可破」的境界,即使全壘打減產,毫無打擊死角的彭政閔依舊縱橫天下廿年,劍宗能練到巔峰,就是像彭政閔這樣了。

 

林益全 獨孤九劍的最後傳人令狐沖

和恰恰情形類似,林益全是舊時代訓練下最後的強打少年,也是中職劍宗的最後傳人—令狐沖。天賦異稟但性不喜練內功,一如林益全過去因先天性「乳酸代謝慢」問題選擇不重訓,但憑藉超凡的資質和勤練把打擊技巧鑽研到極處。

 

因為收效迅速,聰明人特別容易走上劍宗的道路,林益全的資質和訓練觀正屬於標準的劍宗傳人,但他與令狐沖在後期都因生存需求加練了重訓(內功),令狐沖在小說尾聲時為化解體內異種真氣危害,修練了少林派內家絕學《易筋經》、林益全則是在長打力有感退化後於近年接受重訓規劃,身體素質極佳的神全僅用了一年的適應期,就在本已衰退的長打產量上做出回應,邁向內外兼修的道路,在年過33歲以後,有表現更甚既往的態勢。

 

對了,林益全跟令狐沖相似處還有處世風格,率意自在的性子不擅長處理公眾事務,於是他需要一個好伴侶協助打理周遭的公關事宜,也因為有了任盈盈的幫助,令狐沖的人生下半場才有了圓滿結局。

 

高國輝 呼翕九陽猛無儔 張無忌

若林益全是先練劍後練氣的令狐沖,那高國輝就是他的對照組張無忌,先練就剛猛無儔的深厚內力,再將技巧訓練跟上內力層級的典範。《倚天屠龍記》的張無忌是有重大傷病史的主角,先身中玄冥神掌、再墜崖斷腿,九死一生下險些無名而終,但因禍得福練就「九陽神功」,內力當世莫能與之敵;而高國輝過去曾歷經脊椎滑脫和滑壘斷腿重傷,術後在上、下半身重量訓練的高強度鍛鍊下造就雄渾的揮棒勁道與高仰角的擊球彈道,後更因應脊椎狀況改採新型態的揮棒發力模式,恰似練成「乾坤大挪移」的張無忌,讓全壘打瘋狂量產,除締造單季全壘打紀錄新猷,更完成了中職前無古人的全壘打王三連霸。

 

 

陳晨威 快腿憂鬱貴公子 段譽

長相俊俏、一雙無辜大眼睛似會說話,陳晨威憂鬱的王子特質,和出身大理段式的貴公子段譽差相彷彿,而飛奔起來舉世莫能與之敵的無雙快腿,和段譽最擅長的輕功「凌波微步」更是如出一轍;攻守兩端都有無限潛值的陳晨威,偶因壓力過大在場上有患得患失的情形,這點和段譽臨戰受迫時,六脈神劍常常時靈時不靈的狀況也很類似。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