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8
作者:santa

行動代號:洛基 - Robeisy Ramirez的逃亡故事(上)

Che Guevara在23歲時與好友Alberto Granado一同環遊了南美州,從小生長在富裕家庭的他在這段時光裡深切了認知到拉丁美洲的貧窮與苦難。當他回到阿根廷的那刻,他已經完全改頭換面而且懷...

請繼續往下閱讀

Che Guevara在23歲時與好友Alberto Granado一同環遊了南美州,從小生長在富裕家庭的他在這段時光裡深切了認知到拉丁美洲的貧窮與苦難。當他回到阿根廷的那刻,他已經完全改頭換面而且懷抱著一個新的理想 - 他想要建立一個沒有壓迫與剝削、眾人平等的社會。

於是Che在醫學院畢業之後並沒有以醫生為業,他想要找尋那個理想的社會甚至親手建立那個理想的社會,於是他展開了第二趟拉美之旅,並在墨西哥認識了來自古巴的革命者Raul Castro以及他的兄長Fidel Castro。

Che加入了Castro兄弟的軍事組織,為古巴的革命而效力。他們由20人進行遊擊一邊發展,在1958年壯大成為有50萬公民支持與8000平方公里土地的組織,並於隔年成功佔領首都哈瓦那,他日後幫助卡斯楚建立了社會主義制度,但也因兩人後來的政見分歧,最終離開了古巴。

 

擁有傳奇一生的Che:

 

Che所協助建立的古巴並沒有成為他理想中的社會,這個國家的人民們在日後紛紛逃離這個國家,根據新聞資料約有多達九十萬人進行逃亡,更諷刺的是,多數古巴人前往的地方是美國 - 那個協助玻利維亞訓練部隊逮捕並射殺Che的國家。

他們的逃亡故事有的驚險無比,比如Yasiel Puig,有的令人掬淚,比如Jose Fernandez,有的讓人覺得是一場奇譚,比如Jose Abreu。也有些逃亡故事不會有人轉述,不會有人記錄,因為那故事的所有人仍在那汪洋之上繼續漂流。

而接下來要轉述的是另一個逃亡故事:主角是Robeisy Ramirez,一位兩奪奧運金牌的拳擊手。

以下文章翻譯自:Sports Illustrated:Immigrant Song

 

 

2018年的六月,24歲的Robeisy Ramirez知道大好的機會正在等待著他,這位兩屆奧運金牌拳手如果願意進軍職業拳擊,那麼一定會有大批的粉絲為他歡呼,但他必須找到打開職業大門的機會。

於是他在德國的業餘賽事舉行時,撥了電話到佛羅里達的某間餐廳,聯絡了餐廳的老闆Jo Hastings。人們都說這位老闆直爽且聰明,有時候還有點瘋狂,但最重要的是,Ramirez聽說Jo一直在幫助古巴的運動員獲得自由。

當時59歲的Jo告訴Ramirez,她並不會使用任何非法或正規的管道幫助人們逃離古巴,假護照、走私集團或著是夜間裡在某段海岸衝出的快艇都不是她的方式,她也不會找上律師 - 因為那代表著長時間且繁瑣的文件作業,而沒人能保證這段時間逃亡者的安全。

 

 

但她的計畫通常將耗上六個月或更多的時間進行,這段時間裡Ramirez可能會無聊、失去耐性甚至變得躁動不安。「這很不容易,你將會被追捕,也將被控叛國。你的家人可能會失去自己的住所。」Jo說。

如果Ramirez身處德國,那麼Jo將無能為力,但是如果Ramirez身在厄瓜多爾、哥倫比亞、巴拿馬、瓜地馬拉或是墨西哥時,Jo就能幫得上忙,因為在這些國家裡逃亡者可以較容易地找到容身之地。

Ramirez告訴她自己將在七月一日與古巴國家隊前往墨西哥進行訓練,這讓Jo找到了機會。兩人接著草草地討論了相關的安排、財務等內容。Jo接著要求Ramirez使用通訊App於登機前送出相關資訊,再將所有內容由電話中移除。

 

 

終於時間來到約定之日,Jo的電話在日出之前就一陣狂響,將她由夢中叫醒,她看了看傳送的資料,裡面寫著古巴隊於訓練地點的住所還有訓練日程;他在下午將會有休息的空檔 - 也是逃跑的最好時機。

Jo叫醒了她的丈夫David - 也是逃亡計劃的預算負責人,接著聯絡了Billy Henderson,這位佛州聖彼得堡的老手警探將是她逃亡人的保鑣、保母和司機。計畫的參與者都希望他們救出的逃亡人可以成為百萬富翁,Jo Hastings的餐廳就是她投資的最好回報證明。

「行動開始!」Jo這麼告訴Billy,而Billy也在隔日帶著三把手槍以及持槍許可前往墨西哥。

 

 

Jo的家人們在約五十年前逃到美國,當她們風塵僕僕地由古巴一路抵達聖彼得堡時,她還只有四歲。在成年之後她當過空服員、廚具銷售員還出版過一本古巴食譜,她的奶油起司蛋糕更曾為她贏過一萬美元的大獎。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