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6
作者:普普葛格

Humphries:我想以籃球員的身分被記住

當我在成為普羅大眾認為的「那個人」之前,我真的曾經可以在游泳比賽輕鬆地輾壓Michael Phelps。而且在我是一個NBA籃球員前,我是全美國的第一名青少年的游泳冠軍(而且我認為可以說我曾經是世界第...

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我在成為普羅大眾認為的「那個人」之前,我真的曾經可以在游泳比賽輕鬆地輾壓Michael Phelps。而且在我是一個NBA籃球員前,我是全美國的第一名青少年的游泳冠軍(而且我認為可以說我曾經是世界第一。)

在那時候,我經常能夠擊敗Phelps和Lochte,即便是一個其他奧運的游泳健將也一樣,十歲的我依然能擊敗他們,這就是我當時的游泳實力,我在水裡強到覺得沒有對手,常常覺得游泳這運動很無聊。

我那時就是一個自傲的混蛋。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很多人可能都認為我是在洛杉磯長大,但其實我是在一個明尼蘇達的湖邊長大,大概離Paisley Park約10分鐘遠,所以我們經常看到有位音樂界的傳奇(Prince)在這附近晃來晃去。我和我爸爸常常到附近的雜貨店,而他會在這附近伸展,買買零食,但是民眾們並不會去打擾他,這就是明尼蘇達。

總之,我們就住在這個湖邊附近,在這邊游泳是很稀鬆平常的事,我唯一不擅長的游泳項目是200公尺的自由式。當我12歲的時候,有一個辦在Rochester的200公尺自由式競賽,我心裡想:我肯定要在這200公尺奪冠。

Boom! 哨聲響起,我跳入水中,像是在飛一樣的水中衝刺,我觸牆,迴轉,我再次觸牆,迴轉,我感覺我就像是進入的我的絕對領域,對吧? 終於我觸牆完畢,離開水面,我他XX的成為了冠軍,奪下200公尺的獎牌,沒問題! 然後我聽到我在觀眾席裡的父母... ,而他們說著...,好像在吼著什麼。

「快回去啊!」

這聽起來好像是電影情節對吧,感覺超怪異的。

而我說:「什麼?」

她們尖叫著說:「Kris,快回到水裡面,我的天,快回去游泳池內!」

我回頭,發現每個人都還在游泳。

我沒有完成200公尺,我只完成了150公尺。

我居然漏算了圈數,我完全的搞砸了,兄弟!我只在泳池中做了六次來回,而不是八次,所以我還站在這裡,全身滴水,一個傻笑在我的臉龐,而我的父母的臉僵在那裏。

我丟臉到我當下想要立刻死去,感覺糟透了,感覺我的世界在崩塌,自從那天起,我被別人取名叫「150」,我的爸爸以前在家裡總是會叫我:「欸,那個150的。」

大概20年左右,我還是嘗試想要把這段回憶給抹去,但是後來另一個事情發生了,在我離婚後,我當時第一次在麥迪遜花園廣場上場時,我被噓的很大聲,像是快要被噓到瘋了一樣,我感覺我被噓到骨子裡了。

我好像不再是Kris Humphries了,我不是一個真正的人,不是Kris Humphries。我是「那個人」,而我站在罰球線,等待裁判給我球時,整個麥迪遜就像在搖一樣,然後我所想到的聲音的就是:「哇,那個該死的150欸。」

我多不希望這些發生在我身上,我的人生我只想被以一個偉大運動員的身分給記住,我多不希望這些事情發生在我身上啊。

當我在中學的這起游泳事件後,我將所有的精力轉向籃球,我以前和我爸會有一段早上的例行公事,我們會一起看WGN(芝加哥電視台),所以我們會一起看公牛隊的比賽,而我則會在MJ比賽的時候,我在客廳同時做500個伏地挺身和1000個仰臥起坐,我想我會這樣做是因為我小時候讀了一個關於Herschel Walker的報導,他說他小時候會這樣做。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很有趣的事情是,當我到NBA時,我記得Carlos Boozer常常會說:「作掩護,Bowflex。」我說:「Bowflex?」「對阿,你看起來就像那些細細的,Bowflex 的商業廣告裡的那些人。」(*Bowflex 為一有氧運動器材品牌。)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