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8
作者:hunight

台灣籃球十字路口,自己籃球怎麼救?

自己籃球自己救,台灣籃球怎麼救?從建立商業模式開始 現在台灣籃球正面臨轉折與多事之秋,今年瓊斯盃中華隊領隊「黑人」陳建州,喊出「自己籃球自己救」,但到底怎麼救,其實這是講到爛的大哉問,台...

請繼續往下閱讀

 

從扶持產業發展的角度來看,理論上,政府單位(體育署)應該在職業化扮演法規和制度吸引企業投入的角色,但SBL上季依然在每隊直接給予金錢補貼,花錢讓球隊辦主場周,花錢給球隊請雙洋將,從產業發展來看,直接給予現金補貼是最緩不濟急,商業模式大家拖著你不動我不動,哪一天補助斷炊了就GG,要說SBL品牌價值不做死也很難。

 

所以,知道SBL為什麼永遠止步不前甚至越走越後面?當政府主管機關的年度報告都把職業化寫在年度報告最後一頁的最後一個表格,過去幾年政黨都輪替了,評比KPI即便拿掉獎牌,以產業輔導角度來看,依然沒有提出更有效方法,從上到下都是一灘死水,我們怎麼又能期待死水自己活過來?

 

SBL是以前進職業聯賽為目標的暖身,職業聯賽目的是營利,如果要說SBL做錯了什麼,就是16年前未來目標早已經確定長遠目標是改制為職業聯賽,卻在第一步就踩錯方向,沒有商業模式,談何職業化?職業聯賽即便沒有馬上轉虧為盈,也要投資者覺得這筆錢花得有價值,所以再怎麼退一萬步,最後根本問題和解決之道,都在如何創造商業模式。

所以為什麼從三年前從聖徒到夢想家,最後再到富邦,我始終對於願意走出去的球隊多一點正面希望和肯定,ABL是個好的選項嗎?誰都知道ABL制度面離體制健康的職業聯賽還很遠很遠,但至少是現成可以操作,台灣球隊也操作過的商業模式就在那裡,彰化的寶島夢想家如果可以兩年內累積到現在的進場人數,那如果富邦進駐新莊也能有接近的票房效益呢?不要說直接賺錢,但是不是可以讓台灣籃球有多一點點想像空間?如果沒有人走出去這一步,會有第二支球團想投入嗎?那如果第二支球團有機會用這個模式站穩,那下一步會不會有第三支?如果有了三支球團以上,那是不是有機會把效益帶回本土聯賽?是不是不用繼續把ABL當釣竿才釣得到魚?

 

職業聯賽從來就不是大旗一揮,今天訂下制度明天就能成功,就連B League也是由FIBA直接伸手進去重整,你知道我知道誰都知道台灣籃球有市場潛力,但怎麼把人潮抓出來,嚴格說起來,這是SBL早就該慢慢走到的第一步,只是我們繞了一大圈,還是在原地,而且還把SBL期待越做越低,不管是什麼方式,有人走出去之後,把商業模式做出來,總比繼續待在原地看著一灘死水的強。

 

 

 

職業聯賽=增加國家隊競爭力水準?

在我上一篇文章強調未來台灣籃球應借鏡其他國家趨勢,以前蘇聯國家為主的VTB聯賽為例時,有人回應「ABL和VTB沒有可比性,ABL哪一支球隊有CSKA競爭力?有讓本土球員發揮空間?」其實這是另一個常見的邏輯誤區,前面如果能夠接受體育署直接把體育產業和國際賽牌數的KPI畫上等號的評比標準,不能夠精準反應產業發展;那如果有人提到,「去了ABL,國家隊不會變強」,就不難理解這句話邏輯衝突之處。

 

沒有成熟職業聯賽,很難產生健康體育產業,而職業聯賽發展從不是為國家隊強度和獎牌服務。先前寫了有關VTB發展模式可以做為亞洲跨國聯賽的借鏡,上面有前輩提到「ABL沒有像是CSKA,也沒有本土球員空間」,如果有關注過任何歐洲體育聯賽的人應該都覺得哪裡怪怪的?

 

就像是不斷有人鼓吹「台灣球員都往CBA發展,哪來的明星留住招牌」,實際上,歐洲就算國家隊頭牌沒往NBA,也會往Fenerbahce、Anadolu Efes、CSKA和西班牙兩強等少數支歐冠球隊跑,全球化之後人才市場本來就是如此,Euroleague 16強有15隊挖來補強的外籍球員佔球隊名單超過半數,而且集中於西班牙、土耳其,最明顯的如巴爾幹半島上的塞爾維亞、克羅埃西亞,這些人才嚴重外流的國家,他們籃球發展有因此垮掉了嗎?沒有,實際上他們自身聯賽即便硬體大概跟板橋體育館差不多,但依然玩得起來,國家隊依然能打進歐錦賽和世界盃四強,有人需要更大舞台,就有人會把原來的位子接上,重點在於,國家怎麼看待自身聯賽定位和未來發展模式。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