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8
作者:Simon

10年前、10年後 西雅圖的籃球迷為何夙夜未眠?

2008年對所有西雅圖的球迷來說無非是跌落谷底的一年,MLB的水手隊在分區墊底、NFL的海鷹隊僅有4勝12負的慘澹戰績,就連NCAA的華盛頓哈士奇(Washington Huskies)的美式足球隊也...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08年對所有西雅圖的球迷來說無非是跌落谷底的一年,MLB的水手隊在分區墊底、NFL的海鷹隊僅有4勝12負的慘澹戰績,就連NCAA的華盛頓哈士奇(Washington Huskies)的美式足球隊也一勝未得。然而,一切都比不上西雅圖無法阻止他們最愛的球隊離開。

 

西雅圖夙夜未眠

西雅圖是NBA歷史最悠久的籃球城市之一,超音速從1967年創建,接下來的43年歲月中,鑰匙球館(Key Arena)成了西雅圖人每晚流連忘返的去處,「即便西雅圖聚集了許多成功企業、國際品牌或是流行文化,但沒有一項比得上超音速隊值得西雅圖驕傲。」現任西雅圖市長Jenny Durkan說道,Steve Kelley在西雅圖時報(Seattle Time)擔任體育記者超過30年,他表示超音速就是西雅圖最重要的象徵,「無論是海鷹隊進軍超級盃,還是水手隊打進季後賽所產生的球迷熱度和報紙銷量,都比不上超音速隊打進總冠軍賽。」

 

超音速隊是西雅圖第一支職業球隊,歷史成績戰功彪炳,有25個賽季勝率超過5成、6次分區冠軍和3次西區冠軍,並在1979年拿下NBA總冠軍。超音速隊傳奇輩出,包含3分射手鼻祖Fred Brown、夢幻步的發明者Jack Sikma和防守大師Paul Silas等。1990年代是超音速隊最顛峰時期,在「手套」Gary Payton、第一代幹籃哥Shawn Kemp以及鬼才教練George Karl帶領下展現狂野霸道的球風,可惜多次在季後賽鎩羽而歸,1996年在總冠軍賽敗給Michael Jordan的公牛隊。

 

2001年,星巴克的創辦人Howard Schultz為首的經營團隊收購超音速隊和WNBA的風暴隊,熱愛運動的Schultz期盼在西雅圖一展雄圖,他花費不少資金擴建鑰匙球館,然而超音速隊的戰績卻每況愈下,雖然2005年超音速隊在射手組合Ray Allen和Rashard Lewis發揮下進軍季後賽,但卻是最後一次嚐到季後賽的滋味。Schultz收購超音速隊的5年竟然虧損高達6000萬美金,球迷進場率始終在聯盟後段班徘徊。

 

當時NBA前總裁David Stern正在全力發展NBA,他要求華盛頓州政府撥款翻新鑰匙球館,Stern也撂下狠話表示如果華盛頓州不同意球場翻新,NBA會採取必要行動,「不久前華盛頓州政府相繼翻新棒球場和美式足球場,NBA也應該獲得同樣公平的待遇,如果州政府不同意,我們會有所行動。」然而州政府認為NBA觀眾不如MLB和NFL,因此沒有撥款擴建球場。2006年,而同時Schultz也和市政府溝通失敗,在同意將球隊留在西雅圖的前提下,決定將球隊出售給奧克拉荷馬商人Clay Bennett。

 

然而,Bennett卻因為興建球場問題和西雅圖市政府多市談判未果,並在2007年底Bennett宣布因為市政府否決5億美金的新球場計畫而導致談判破裂,時任西雅圖市長Mick Cornett認為Bennett本來就想將超音速遷往奧克拉荷馬,才會在談判中如此囂張跋扈,「Clay Bennett根本沒有想留在西雅圖,他們早有預謀要去奧城。」但Bennett的公關總監Bennett卻表示本來他們確實是想留在西雅圖,但政府的刁難和否決建新球館等挫敗讓球隊不得不出走。

 

儘管西雅圖球迷想盡辦法百般阻撓,甚至是舉辦大規模示威遊行,也無法阻止Bennett將超音速隊遷到奧克拉荷馬並更名為雷霆隊,西雅圖也就此失去了城市的運動象徵和寄託。

 

愛的反面,是恨

2016年西區決賽,雷霆隊幾乎到手的總冠軍門票被勇士隊硬生生奪走,除了興奮的舊金山球迷和難過的奧克拉荷馬球迷外,西雅圖的無數酒吧中坐著五味雜陳的人們,一方面暗自竊喜,另一方面卻又難掩失落,畢竟輸球的曾經是他們拼勁全力聲援的球隊。

 

10多年來,西雅圖的籃球迷宛如孤魂野鬼,他們失去了40多年來心靈寄託的重心,西雅圖超音速隊突然變成了奧克拉荷馬雷霆隊,原本看作西雅圖救世主的Kevin Durant變成奧城的英雄,於是乎由愛生恨的超音速球迷反而催化出「反雷霆」的情緒,「看見雷霆失敗就是最爽的結局。­」部落格Sonics Rising的主編Paul Rogers說道,Sonics Rising是爭取西雅圖超音速重建的主力,Rogers則毫不掩飾他對雷霆隊的痛恨,而且他也並非唯一如此想的西雅圖人。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