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7

奪冠之路兩茫茫 陳連宏與富邦悍將面臨的種種困境

耗盡一切資源、燃燒老將小宇宙的富邦悍將季後賽門票爭奪戰當中與Lamigo、中信兄弟形成三角督的戰局,現在的富邦看似至少能夠藉由全年度第一得到打挑戰賽的機會,進而挑戰Lamigo三連霸的野望。但是,一切真的有這麼樂觀嗎?

作者:CHLin

請繼續往下閱讀

shawn0680

今年如果再無緣台灣大賽球團真的要將整個1、2軍教練團全面改組不要再顧慮球隊老臣再給機會了....這批在球隊待超過5年以上的一軍教練團已經一再證明自己無法幫助球隊更進步甚至每年都在相同的地方跌倒;二軍教練團在打者部分至今沒有養出能接班火力的人,投手部分更是到去年王建民擔任客座教練後才有明顯的成長與進步,種種都顯示這些農夫無法耕耘農場使作物成長
甚至可以考慮勸退部份老將由後浪強制接班明年廢一年,讓中生代有能力的好手獲得更多的舞台(類似去年的中信),不然整支球隊青黃不接、二二六六的,嚴重影響這支球隊的世代交替

CHLin

勸退是一門藝術,政治手腕不好的話不要輕易嘗試。

Ortiz Lee

1.Lin大的文章仍是這摩有水準
好久沒出賽後文了
2.紅中:謝謝98號上半季冰很久
(3連鬥跟我偷學的喔)
老虎啜泣中...
3.週六羅力再沒贏就不妙了

Sean0616

3.羅力是週日先發喔:)

以柔克剛

本來就不看好今年奪冠,只希望這支球隊可以多點未來性。高階管理層以為這是籃球隊,球員流動性高,補進少數明星球員,戰績就可以一飛沖天,看看旁邊的中信、桃猿及統一,一個念頭或想法的錯誤,球隊可能要花好幾年才能回歸正常,想想當年興農的本土投手(八壯士)政策,講得鏗鏘有力,實際上確是……真得,要找對人,沈住氣。

達爾文的冰原狼

要說喜歡擺短棒我以為我爪柏納已經是翹楚了,沒想到富邦短打數量還更勝一籌啊...

蔡忠憲

伯納名聲太大就把鑼總給蓋過去了😂

漢與賢

看了這篇文章後!!怎麼覺得投手方面好像在學洪一中?但是洪總有帶出二連霸!!陳連宏沒有啊!

林裕雄

經過這三場天王山大戰,大概很多邦迷心死了大半
但是我猜明年要換教練也很難,為什麼,看看戰績不就知道了,一個可以帶隊打到下半季能爭冠,全年能爭第一的總教練,有哪個球團會砍的??
但回過頭來說,為什麼每次都差臨門一腳時,結果卻是軟腳,是球員的問題還是總教練調度的問題,這點富邦高層真的就應該要好好的想想了

蔡忠憲

其實不是最後軟腳,而是在賽季中早已揮霍掉該有的優勢,再加上僵化的調度,如果有長期關注作者的文章,就知道作者早已點出許多問題

接手義大犀牛已經來到第三個年度的富邦悍將一直都展現出想要打破中華職棒成立30年以來金融控股業不曾拿下總冠軍紀錄的企圖心,軟硬體、洋將補強都不遺餘力,相較於其他三隊,領隊蔡承儒幾乎是用預算無上限的方式打造他心目中想要的球隊。

然而2018年富邦悍將將蔣智賢、張正偉、陳鴻文等五名因故被中信兄弟釋出的主力球員納入麾下之後,卻反而在上下半季都交出B段班、不到五成的勝率,原總教練葉君璋因為戰績不佳在季中無預警自行辭職下課,由時任二軍總教練陳連宏接手至今。

據了解,部分富邦悍將高階管理階層對於戰績與付出成本不相對稱頗具微詞,因此從今年球季開始整個教練團的營運方針就明顯以戰績為導向,這樣的策略加上大型助人索沙成功扮演輪值大黑柱角色,令他們在上半季最後以31勝27敗2和、接手兩季半以來首度半季A段班、五成以上勝率作收,然而在五月底之後,陳連宏為首的教練團消極的進攻策略與畸形的換投思維,加上索沙回鍋韓國職棒影響而在最後與Lamigo桃猿漸行漸遠而功虧一簣。

下半季一開始富邦在高國輝傷癒復出、陳品捷擺脫上半季低潮與牛棚有力守成的情況下,前兩週就開出7勝1敗、領先Lamigo多達4場勝差的紅盤,然而就在蔣智賢、高國輝陸續高掛免戰牌,牛棚進入疲勞期之後,富邦的龍頭寶座就被重建有成的中信兄弟取代,但是九月上半趁著Lamigo出現傷病與低潮期之際,富邦8場的正面交鋒取得7勝,在全年度勝率暫時取得第一,令下半季的戰情形成三腳督,富邦看似至少能夠藉由全年度第一得到打挑戰賽的門票,進而挑戰Lamigo三連霸的野望。

但是,一切真的有這麼樂觀嗎?下列幾點,將會是陳連宏與富邦悍將必須要正視的課題。

一、是否提前關機陳仕朋的賽局

毫無疑問地,陳仕朋是本季富邦的先發輪值甚至農場部位最大的收穫。截至9月20日,陳仕朋本季已經負擔119局的投球局數,打破自從2015年開始義大-富邦連續4年沒有本土投手單季投球數滿百局的窘境,11勝也是自從2013年林晨樺以來再次出現兩位數勝投的本土投手,某些作者與媒體甚至已經將他視為未來富邦的王牌。

我在之前的戰報曾經表達對陳仕朋的看法,事實上我對他的未來並非如此樂觀,除了缺乏快速球以外的決勝球種以及主客場表現落差過大的課題需要他去克服以外,早已超量的投球局數更可能是會讓他成為one-hit wonder的最大危機。

控制主力農場作物投球局數的概念已經在國外逐漸受到重視,像是山本由伸、Chris Sale、千賀滉大第一個一軍完整球季先從牛棚投手開始,第二年之後再正式進入先發輪值,或是像今井達也、種市篤暉、岩下大輝等日職目前一軍年資未滿3年的高中投手都是逐年以30~40局的幅度增加投球局數。像是藤浪晉太郎進職棒第一年開始就連續四季投球局數滿130局,目前卻疑似因為近幾年未適當控制局數而在二軍掙扎的負面案例近年來已經越來越少。

如果僅計算中職官辦熱身賽、一二軍例行賽、季後挑戰賽與冬季聯盟,陳仕朋2017年投了38局,2018年則是89局,今年至今則是124局,目前粗估陳仕朋在例行賽會投到130~135局,若打進季後挑戰賽、台灣大賽甚至接受徵召參與年底的12強更可能來到150局之上,橫看豎看都是相當巨大的數字。

所以這就能夠解釋為何教練團要在下半季盡可能跳過陳仕朋的輪值或是控制用球數的方式兼顧球隊戰績同時不讓狀態已經明顯下滑的陳仕朋在比賽後段爆炸,8月11日的報導當中就提到球團已經祭出保護措施:「加上此役,陳仕朋今年投球局數達90.2局,已超越去年一、二軍的總和(66.1局),球團為保護他,接下來的先發,都會設定70至80球左右,不會超過。」

但是8月的山盟海誓到了9月就變成了昨暝歹勢,陳仕朋9月的3次先發用球數全部超過90球,其中9月15日用72球投完5局之後仍續投第六局,結果一開局就被陳俊秀擊出陽春全壘打,再被連續擊出兩支安打失一分,留下5.1局、91球的成績退場。9月22日更是用掉將近80球才完成9個出局數,最後用108球才勉強完成5局的投球。從上面的出賽內容來看,原先擬定的保護政策面對到戰績壓力最後也只能以跳票收場。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