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3
作者:alonetogether

穿NIKE的耶穌!飛人喬丹,時代肖像:Isiah Thomas

前篇回顧 穿NIKE的耶穌!飛人喬丹,時代肖像:1997年,盛名的巔峰 穿NIKE的耶穌!飛人喬丹,時代肖像:競爭意識 神話學者Joseph Campbell曾提出著名的英雄旅程(H...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篇回顧

穿NIKE的耶穌!飛人喬丹,時代肖像:1997年,盛名的巔峰

穿NIKE的耶穌!飛人喬丹,時代肖像:競爭意識

神話學者Joseph Campbell曾提出著名的英雄旅程(Hero’s Journey)概念,這個旅程的順序大概是:平凡世界出發受到召喚拒絕召喚與導師相逢跨越第一道門檻考驗/盟友/敵人進入洞穴最深處苦難折磨獎賞回歸之路復甦英雄歸來。

基本上,我們所熟知的超級英雄,都經歷過上述歷程。英雄故事之所以永遠吸引人,正在於他們是有關於每個人的故事,因為每個人都有潛力踏上自己的英雄旅程,也因此這些英雄並不限於希臘神話如奧德賽返鄉,也不光是講星際大戰天行者路克,當然也不僅限於漫威宇宙,他也可以是我們生活的世界。

Michael Jordan拿下了六次NBA總冠軍,功成名就。但在他衝擊冠軍的歲月中,誰是他所面臨的最大挑戰與折磨?我想絕大多數人都會說是底特律活塞隊那群壞孩子。當你要提到Jordan的英雄旅程,你就不得不提到底特律壞孩子;而提到底特律壞孩子,你就不得不提到Isiah Thomas,也因此,我們就先從Thomas談起吧……

底特律活塞的興起開始於1981年,該年他們在選秀會上以榜眼籤選入了印地安納大學的控衛Isiah Thomas。Thomas身形矮小(以NBA的標準來看),官方身高僅有6呎(實際上可能更矮),但他有天賦、聰明,而且天不怕地不怕。若他有6呎6吋,當時活塞的公關部主管Matt Dobek說,那麼他會變成Michael Jordan!

該年的選秀狀元籤在達拉斯小牛隊手上,他們也非常想得到Isiah Thomas,但Thomas在選秀前的球隊拜訪行程中,故意放話離間小牛隊制服組,他說他不想要在德州打球,他還用了一個不好聽的字眼,”that Cowboy shit”。小牛隊制服組被Thomas的恫嚇策略嚇到了,他們選走了Mark Aquirre,而這個選擇也改變了底特律活塞隊的命運。當然Isiah Thomas也不想在活塞隊打球,他真正想去的是他的家鄉球隊芝加哥公牛,但他的恐嚇法對當時活塞隊總管Jack McCloskey起不了作用。

Isiah Thomas:我不想要在這裡(底特律)打球,我想要在芝加哥打球。

Jack McCloskey:well…你的說法並不會困擾我,因為我們選定你了,你橫豎就得待在活塞隊打球。

Isiah Thomas:你說我到時在場上球要傳給誰呢?

Jack McCloskey:well…我們會替你找到的,Isiah!

活塞對Isiah Thomas十分有信心,很少有球員能擁有與他匹敵的聰明、投射能力與場上領導力,他能夠控制每場比賽的節奏,快速、靈巧,具有寶石般的光芒。或許這樣的性格是從芝加哥市中心治安敗壞的貧民窟,那個充滿毒品與暴力的世界中磨練出來的,雖然瘦小,但Isiah Thomas的心理強韌度,可不會輸給任何一個7呎巨漢。

在他入隊後的第一個記者會上,Isiah Thomas述說著他要如何把活塞隊帶到像波士頓塞爾蒂克隊或洛杉磯湖人隊那樣競爭水平,言者諄諄、聽者渺渺,有些人聽到這些話還當眾笑了出來。因為底特律活塞這支球隊什麼都沒有,沒有認同、沒有傳統、甚至連目標都沒有!活塞歲月的初期,Isiah Thomas缺少來自隊友的奧援,他出手次數相當多(在他的第二個NBA球季中,Thomas投籃次數超過1500次,整整比後來活塞冠軍球季時的投籃次數多了近300次),Chuck Daly教練敦促他多傳點球,但Thomas的問題是(跟Michael Jordon在芝加哥公牛隊初期的問題一樣)他不信任他的隊友,而且他極度怨恨輸球。在他的頭兩個球季,活塞未曾進過季後賽,而後面三年,雖然挺進季後賽,也是早早便出局。

但儘管開頭是如此,Isiah Thomas仍舊協助活塞逐漸建立了球隊文化,畢竟他來自印地安納大學,那裡不僅有贏球的高標準,還有極為嚴格(有人會說簡直變態)的Bobby Knight教練。Thomas不讓自己習慣輸家的感覺,從他的新秀年開始,每年的NBA決賽他都會到場,他想要了解那些常勝軍與冠軍隊的秘訣:要怎麼樣做才能進軍季後賽?要怎麼樣做才能在季後賽贏球?要怎麼樣做才能像波士頓賽爾蒂克隊一樣?好比說某位選手在其他球隊被認為是那種只重視個人數據的球員,但當他加入塞爾蒂克時,他就會變成甘願為球隊勝利犧牲個人數據的那種球員,而且心甘情願地照著球隊分派給他的角色上場打球,從不抱怨!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