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3

賽前練投都沒準芯,藤浪晉太郎缺技術,也缺自信

藤浪晉太郎,今年8月1日再度重返一軍舞台,大家都在看,到底昔日的甲子園王牌,能不能真的復活;可惜,答案是否定的。藤浪球速還是能超過150公里,然而,控球問題還是一大罩門,狂丟8個保送,其中包括2次觸身...

請繼續往下閱讀

藤浪晉太郎,今年8月1日再度重返一軍舞台,大家都在看,到底昔日的甲子園王牌,能不能真的復活;可惜,答案是否定的。藤浪球速還是能超過150公里,然而,控球問題還是一大罩門,狂丟8個保送,其中包括2次觸身球,僅失掉1分,撐了4.1局卻用掉102球。想當然爾,他這種表現是無法取得認同的,賽後又被丟回二軍磨練。

 

阪神虎少了洋投Randy Messenger,先發出現狀況,選擇拉上藤浪,多少對他重拾過往「少主」般身手,有所期待,但他又再次讓球團失望了。

 

二軍投得好好的,藤浪在一軍的表現,卻可說是亂七八糟;更慘的是,他糟糕的控球,不只在有打者時發生。有網友分享藤浪賽前練投的影片,如今,他連練投都可以投不進去,球不斷的投向右打者內角高,少數投進好球帶的球,則似乎感覺用「放」的。

下放二軍不久,藤浪8月10日在二軍先發對上中日二軍,狀況稍微好一點點,6局失4分、3保送,直朝右打者頭部而去的危險球,再度重現江湖。看來,他想要再次上到一軍,恐怕要再等等了。

 

昔日虎軍王牌,現在淪為「獵頭兵器」,說起藤浪身手的轉捩點,就在2017年。依照阪神過往規定,高中畢業生得在宿舍住滿五年,才能外宿,藤浪前四年繳出實績,讓球團因此敞開大門,讓他享有特權,提前外宿,2017年就是第一年。

 

藤浪同期的競爭對手大谷翔平,之所以「二刀流」成功,日本火腿及他自己,對生活上的嚴格管控,是其中一個原因。大谷一路到旅美前,都沒有離開宿舍,進出宿舍都得先通報球團,早上起床就是去球場,練完球就回宿舍睡覺,不應酬、不喝酒。火腿球團甚至刻意讓他跟女性保持距離,即便受訪,女記者都得跟大谷「保持距離」,他身邊也都有球團人員隨行。

 

藤浪2017年開始外宿,2017年開始崩壞,脫離球團的控制,雖然不清楚,他是不是因為私生活管控不佳,導致低迷的表現,但很難不多做聯想。畢竟,他也不過才25歲,如果真的被外頭的花花世界給迷惑,似乎也不讓人覺得奇怪。

 

2013年,19歲的藤浪初登板,技驚四座,直到2016年三年間,年年繳出10勝成績,儼然就是虎軍新王牌。他的快速崛起,宛如旭日東昇,身上的鋒芒卻在一夕之間,消失殆盡,現在留給球迷的,不是極速160公里的霸氣火球,而是那不斷朝著身上去的恐怖投球。

 

藤浪的控球問題,早在進職棒時就存在,修控球的路,也是高中生打職棒必經的過程。只是,藤浪卻是越修越大洞,三振每年越來越多,2015年寫下生涯單季新高221K,尷尬的是單季82保送,也是歷年最多。2017年和2018年,他的控球能力幾乎完全不見。

 

 

對照今昔,動作上,藤浪多少做了一些微調,比如,今年相較去年,投球前導手收得更早;這樣的調整,他在二軍似乎有點效果,為何到一軍就不行,誰也說不清。另一方面,他近年欠缺的東西,感覺是當初初入職棒時的那個自信。現在的他,或許是怕打到人、怕球被打到,動作不若過往豪邁,也沒有一夫當關的感覺。

 

 

一次又一次的失控,藤浪今年現在不只得應付來自球迷的謾罵,更需要擔心的,是阪神這支傳奇OB一脫拉庫的傳統勁旅,耐心到底還剩多少。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