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0
作者:陶德萬歲

欲躍升為東區浪花兄弟 Kevin Huerter 只差這股「力量」

作為去年選秀中眾多的側翼新秀之一,沒有人的表現比Kevin Huerter更加令人驚艷:時空背景是個因素:Huerter 避免任何傷病,先發出賽了 59 場;然而他的同梯要嘛受傷、要嘛身處季後...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作為去年選秀中眾多的側翼新秀之一,沒有人的表現比 Kevin Huerter 更加令人驚艷:時空背景是個因素:Huerter 避免任何傷病,先發出賽了 59 場;然而他的同梯要嘛受傷、要嘛身處季後賽球隊,無法獲得太多機會。不過最重要的還是他自己的表現:上季 Huerter 在三分線外出手 353 次,有著高達 38.5% 的命中率,並且稍稍分擔了組織的第二選擇;防守端他更展現了優異的團隊防守直覺,在一名菜鳥身上能看到這點實為不易。

許多人都將他視為亞特蘭大老鷹的次佳潛力,僅次於未來基石 Trae Young即使隊上前場大將 John Collins 上季場均 19.5 分、9.8 籃板,真實命中率更高達 62.7%。Kevin Huerter 是否更好尚未能定論,不過這至少是一項肯定,歸功於他在投籃方面的全能表現。

延伸閱讀:新秀球季高分過關!頂尖控衛慕容復:Trae Young

他的定點跳投排名在聯盟第 73 個百分位(PR 73,每回合平均可得 1.07 分);半場進攻時的運球後跳投則是高達第 90 個百分位(PR 90 ,每回合平均可得 1.063 分)。在聯盟 124 名運球後出手次數超過 100 次的球員當中,他的進攻效率高達全聯盟第 7。這種進攻的全能性幫助他能在 Young 周遭持續穩定輸出,並且偶爾帶球觀察情勢,傳出漂亮的高吊球交給中鋒終結

綜觀 Huerter 最大的價值,在於他毫無設限的進攻射程。部分年輕球員——尤其是像他一樣力量不足的球員,在踏進 NBA 之後,面對更遠的三分線總會有所掙扎;Huerter 卻毫無適應不良的問題,他的投籃射程甚至涵蓋了老鷹所謂的「四分線」!看看老鷹這後場的瘋狂射程,是否讓你想起了西岸的那一對歷史級射手搭檔?

有趣的是,Huerter 的投籃只在遠程有所成效。事實上,他的兩分球命中率只有 45.7%,在上季 72 名後衛(出手數超過 300 次)中排名第 57。這一點並非只因他是菜鳥,因為他在 14 名新人中也只排名第 12;更多的證據顯示他在三分線內確實掙扎著;他在三分線外的急停跳投命中率 37.7%;然而兩分球只有 32.8%

他在三分線內次等表現,主要歸咎於兩大主因:缺乏力量,以及控球的基本功(尤其是他的左手),兩者都影響了他的得分效率。他在籃框周遭有 56% 的命中率(在聯盟的側翼中只有 PR 34 的水準),而上述出手型態佔了他所有出手的 23%(PR 35)。從影片中可看到這些缺陷不證自明,尤其是當他想要積極進攻籃框時,他的出手手感平平,讓他總是在失去平衡的狀況下出手,投籃的命中率也大幅下滑:

2019-20 球季剛開始時,Huerter 才正要滿 21 歲,理論上他應該要增加重量訓練,並且加強他的運球切入技能;但天生少了短期的爆發力,Huerter 在籃框周遭的終結命中率,天花板要再提升可能也很有限。

不過若是他開發出拋投技能,那就另當別論了;然而 Huerter 卻無法穩定展現他的拋投;根據 Synergy 的數據顯示,上季他在罰球線上有 73.2%(56 次出手),然而在騎馬射箭的次數(51 次)上只有 PR 7 的水準。

上述內容只是小樣本,那麼來看看他在大學的成績:在馬里蘭大學的兩季之中,Huerter 是個罰球命中率 74.8% 的射手,但只嘗試了 22 次拋投;第二年的拋投成績雖然不錯,在 65 場比賽中嘗試了 22 次(PR 89),但這樣的拋投使用頻率,顯然不足以納入進攻武器庫中。

將使用拋投變得如此迫切的原因,在於他現在無法在行進間急停出手—不論是因為核心力量的不足,還是感覺節奏不對。我傾向將原因歸咎於後者,因為很明顯地,在他的運球後出手機制,Huerter 刻意避免拔起跳投。

就像第一支片段呈現的,Huerter 都能以後撤步製造空間。透過影片也發現他對於拔起出手的抗拒;當他繞過掩護之後,長人會沉進油漆區,並且製造出一個「帶球—拔起—三分」的空間 ;然而 Huerter 卻寧願留在原地,選擇更困難的超大號三分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