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5
作者:果子

【果子的棒球雜記】古早古早,我在當-年-的~台北球場看球記憶(二)

上一篇古早古早,我在當-年-的~台北球場看球記憶(一) 〔作者的真心話〕本來只是當成一個「輕鬆的」懷舊系列來撰寫一下自己對於台北球場的回憶,但是開始籌備後,才發現這個題目非常難寫。主因是時間實在...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上一篇古早古早,我在當-年-的~台北球場看球記憶(一)

〔作者的真心話〕本來只是當成一個「輕鬆的」懷舊系列來撰寫一下自己對於台北球場的回憶,但是開始籌備後,才發現這個題目非常難寫。主因是時間實在太遙遠,雖然記憶猶存但很難保證沒有誤差。因此我在撰寫時會以自己99%確信或者有影像文字可以佐證的回憶為主,但仍舊難保沒有誤差。因此讀者如果看到這系列的文章有想到任何相關的回憶或者筆者回憶內容有誤,都歡迎留言或傳訊告知筆者。筆者也會在查證後隨時進行補充與更正,感謝。

「經典」的球場飲料&便當

 

只要提到「職業棒球」或者「職棒球場巡禮」這兩個關鍵詞,「飲食」是絕對會聯想到的相關項目。當然啦~1990年台灣正式進入一個全新的棒球時代,既然有了屬於我們自己的、清新健康的國民運動-職業棒球。為了提供球迷「更好」的服務,比賽期間一定在球場設置固定的飲食攤位,讓下班趕來看比賽的廣大勞工買了票就可以直接進場,不需為民生問題煩惱。

 

在台北球場這個票房關鍵戰場,聯盟也不敢大意,在仔細的巡迴整座球場後,選定了本壘看台區左右第15排,與一三壘看台區交界處的兩個入口拐角處的頂棚鐵柱定錨處,各設置一處固定的飲食販賣區來服務球迷。

 

而且為了服務那些位在一三壘看台距離販賣區有一段距離的球迷,不需在人潮眾多時因為看球看到一半「巴豆夭」或「去搭」(台語「口渴」)還要移動尊臀移動一大段距離的疲勞奔波。比賽中也有數位女性工作人員帶著飲料與便當在走道與階梯間來回叫賣。

 

如果這四五年才進球場看中職的讀者,聽到上面我這段描述,可能會想像成下面這種畫面。

 

 

想的美!!要是中華職棒第一年就能夠提供這種等級的服務,根本不會有職棒六年的票房大衰退。(詳見這裡

 

嗯……還是先來談談主角-職棒元年的飲食吧。

 

台北球場當初興建時,完全沒考慮將來有可能進行長期的正規賽事,內野看台完全找不到一個插座,因此完全無法使用現代化的電器設施。後來有沒有接延長線我真忘了,但職棒元年時,台北球場內野入口飲食攤位的飲料是拿一個方形的塑膠水槽,先把礦泉水、易開罐飲料盡量丟下去塞七分滿後,上面墊幾個大冰塊後加水蓋滿。這就是球場唯一的「涼水」來源。

 

但……這種冰鎮水槽,最少也要浸泡20分鐘飲料才會冰涼,雖然攤位負責人都是進場前一小時就做準備,能買到「透心涼」的也只有第一批約30人左右的球迷,後面的充其量拿到的只是「泡過冰水」的飲料-不是攤商偷懶,他們也是只要有賣出就很快的「補貨」,但進場的人潮實在太多太快,買到的只是放進水槽幫表面洗個冰水澡就拿起來的「不涼仔」。可更慘的還在後頭。

 

一來大冰塊實在很貴,二來就算事前買了球場也沒地方保存,所以球場的水槽冰塊每場只放一次,融化了就沒了。結果是大約比賽開打後半小時,水槽裡的冰水早就一點都不冰,只是一般的冷水而已,萬一當天內野爆滿,有時連過水槽的機會都沒,直接拆原始包裝就拿出來遞給球迷。雖然過了三十年,每次回想在職棒元年的職棒球場喝著「溫西打」、「溫沙士」一邊敲打加油棒大聲應援的場面,真的不禁感動到掉下兩行清淚-尤其那帶有藥味的溫沙士風味,我到現在還忘不了

 

至於吃的部分,同樣因為台北球場內野看台沒有任何可供插電與擺設烹調設備的空間,甚至業餘時期台北球場販賣部有名的「碗裝泡麵+蛋」也因為球迷活動範圍限制而成為絕響。

 

這種現場烹調的櫃位,在台北球場是天方夜譚(圖為桃園球場)

 

 

因此職棒時代台北球場吃的就兩類:包裝點心(如洋芋片、可樂果)與只要在台北球場看過球都無法忘懷的~~~球場便當!

球場便當是亞洲職棒必備要件,圖為樂天宮城球場的便當攤位

說到「球場便當」,去過日本職棒主場看球的朋友,應該都很清楚這是看球體驗非常重要的一環。雖然日本職棒球場提供的美食種類非常多樣,用五花八門來形容都不為過,可如果你是一位真正的日職球迷,也一定要至少吃過一次自己心儀球隊的球場(或球員)便當,一如日本鐵道迷之於車站便當。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