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30

簡介約旦足球與約旦男足國家隊(上)

君主立憲的約旦哈希姆王國,擁有1040萬人口,位在約旦河東岸,國土面積約為臺灣兩倍半。聖經裡流著奶與蜜的「迦南地」,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受到英國代管,接受英國傳來現代足球運動,時至今日的約旦國內已相當盛...

作者:久保

請繼續往下閱讀

  君主立憲的約旦哈希姆王國,擁有1040萬人口,位在約旦河東岸,國土面積約為臺灣兩倍半。聖經裡流著奶與蜜的「迦南地」,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受到英國代管,接受英國傳來現代足球運動,時至今日的約旦國內已相當盛行。走向國際足球賽場的表現,約旦男足雖非強攻出名,卻在西亞因固守少敗,成為亞洲不容小覷的中堅隊伍。

  為了2022卡達世界盃亞洲區資格賽第二輪B組賽,約旦男足9月將造訪臺北田徑場,與中華男足進行客場小組積分賽。這支踢進2019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亞洲盃會內賽16強的隊伍,抽籤分組在第二檔次的強隊,尤其是今年1月到目前為止,一直處於國際正式賽與友誼賽的應戰狀態。9月5日晚間於臺北田徑場的客場賽,將對中華男足爭取2022卡達世界盃亞洲區資格賽或2023中國亞洲盃第二輪出線,都會是非常艱困的開始。

 

一、在阿拉伯世界相對開放的約旦足球

 

  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選擇站在德意志帝國為首的同盟國,遂有1914年英國表態支持阿拉伯人反抗、建國。開啟1916至1918年阿拉伯人反抗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統治,自今日沙烏地阿拉伯向約旦、以色列到敘利亞,展開阿拉伯起義的獨立建國運動。卻也在第一世界大戰之後,受到國際聯盟交由英國代管約旦,由旅居約旦的英國人帶入現代足球運動。

  約旦的足球運動經過二十多年的發展,終於在1944年創立泛阿拉伯地區歷史悠久的約旦足球聯賽,即目前企業冠名的阿爾.麥那夕約旦頂級聯盟(AL-Manaseer Jordanian Pro League,دوري المناصير الأردني للمحترفين‎)。儘管約旦足球運動與競賽頗為發達,可是1946年脫離英國代管而獨立建國後,未迅速整合全國足球事務於單一組織。

阿爾.麥那夕約旦頂級聯盟(دوري المناصير الأردني للمحترفين‎)

  1949年約旦哈希姆王國在首都安曼,正式成立約旦足球協會(Jordan Football Association,الاتحاد الأردني لكرة القدم),作為泛阿拉伯世界各國之間足球交流的國際窗口。歷經十年之後,約旦足協於1958年申請成為國際足總會員國,1975年方才加入亞足聯,確立約旦男足進軍亞洲足壇的資格。本世紀在約旦王室鼎力支持之下,約旦足球競賽人才倍增,禮聘鄰近阿拉伯男足強隊的前總教練或歐足聯的教練,前來約旦執教男足成人國家隊,於是約旦男足在本世紀逐漸從西亞足壇崛起。

禮聘原比利時助理教練緩步提升約旦男足的國際賽競爭力

 

二、約旦男足重防慎攻令他隊難取分

 

  約旦男足近年球風相對重視後防線的穩固,即使前場射門進球的頻率與準度不高,卻能壓低單場失分致使敗場數減少。故而1月遭到澳洲男足猛攻整場,約旦男足依然無失分險勝的前車之鑑,就算作客臺北意欲搶勝而歸,很有可能出攻搶分的機率頗高,使其9月5日至臺北田徑場的客場賽,攻守比例不像1月對上澳洲男足那般懸殊。

 

  帶領約旦男足闖入2019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亞洲盃16強,維多.菲羅曼.柏克曼斯(Vital Philomene Borkelmans)總教練居功厥偉。他自2018年執教約旦男足迄今,延續約旦男足過往球風的重防慎攻,帶領國家隊穩健進步的能力頗受讚賞。事實上,他在2012至2016年為比利時男足國家隊的助理教練,就算2016年以後不再協助訓練比利時男足,卻對該隊闖出歐洲、邁向2018俄羅斯世界盃季軍有一定的貢獻。故而維多.菲羅曼.柏克曼斯(Vital Philomene Borkelmans)的執教功力,堪稱亞洲各國男足國家隊總教練的前段班。

約旦男足在2019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亞洲盃因點球賽輸越南男足而止步16強

  約旦與我國在1977年斷交,雙方旋即互設辦事處,半世紀以來的體育交流頻繁。只不過中華與約旦成人男足,在國際賽場上極少直接遭遇,兩國足球交流更是極其有限,因此中華主場出賽約旦男足,形同雙方全然陌生的狀態,只有幾位球員可能在梯隊國際賽事曾經遭遇卻不甚清楚。故而雙方在上半場前半的互相測試防線期,中華男足若能破防進球,將有望逼和或小勝約旦男足。反之,2018年迄今的約旦男足,在國際賽場表現越來越穩,後防線即便是亞洲前段班的勁旅也不易突破,恐怕虛耗到下半場將會局勢驟變。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