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8
作者:野球喵藏

松坂世代的美麗與缺憾(二) | 跨越175針的強韌:館山昌平

包含三次的Tommy John手術在內,館山昌平已經歷經9次的手術,留下了175針的傷痕。自打進職棒以來,館山除了要面對場上的打者,也一直都在和身上的苦痛拚搏。

請繼續往下閱讀

「左臂、右臂,接著是腳的肌腱,我身上再也沒有其他地方可以拿走肌腱了。」

 

包含三次的Tommy John手術在內,館山昌平已經歷經9次的手術,留下了175針的傷痕。自打進職棒以來,館山除了要面對場上的打者,也一直都在和身上的苦痛拚搏。

「絕對不想讓受傷成為引退的理由」,既使眼前的棒球路看似已所剩無幾,但這名越挫越勇的真男人,仍然為了重返賽場而奮戰到底。

【圖片出處:よみタイ

 

球技平平的少年時代,目標在高三夏天進入板凳席

不像大多數的職棒選手一樣,從小開始就展現出過人的天份,在小六之前,館山一直都還是號稱最弱的「8棒.右外野」,也從來沒有擔任過投手的經驗。小學時期唯一的一支全壘打,還是拜左外野手的火車過山洞所賜。當時球技之差,就連同學都對他國中畢業後還在打棒球這件事感到訝異。

從小球技不如人,自然不敢對未來有太多不切實際的想像。原本在小學畢業作文中寫到「想要成為鋼琴老師」的館山,直到國中以後才開始夢想成為一個職棒選手,即便此時的他仍然只是個平凡無奇的三號投手,距離夢想似乎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升上高中,從小住在神奈川縣的館山選擇到縣內的日大藤澤高校就讀。和其他常見的野球少年不同,生性務實、當時也沒什麼競爭意識的他,起初設定的目標不是成為王牌或主砲,也不是發下「打進甲子園」、「稱霸全國」這樣的豪語。如果能打進甲子園當然最好,就算不是先發主力也不打緊,只要高三夏天能擠進板凳席,對他來說就算功德圓滿、美事一樁。

在日大藤澤代代傳承的野球部訓中有一條是這麼寫的,「切忽設立過度的目標,過度的目標只會變成不安」,而這恰巧和館山的個性不謀而合。雖然當時還沒有遠大的志向,只不過在二軍投個一局就開心地要命,還曾因此惹監督生氣。但館山從不在意旁人眼光,總是靜靜觀察、思考著如何讓自己更進步,隨著眼前的課題一個接一個達成,館山的球技與日俱增。來到高二秋天,館山已經成為球隊不可或缺的王牌投手。

 

蛻變的原點:與平成怪物的相遇

直到現在,館山仍然忘不了當年在平塚球場感受到的震撼。

「他的球就像會在某個時間點加速一樣。不管是在打席中還是在板凳區,他的球都會讓我有這個錯覺,那是在過去的對手中從未見過的球。」

 

雖然之前就不斷聽說過那位橫濱高王牌的球威多猛多強大,但唯有在場上親身體驗,才能徹底體認到雙方實力的差距。即便與松坂大輔在高中的三次對戰,三戰全數落敗。但多虧與松坂的相遇,館山才有未來進一步的成長。

館山所屬的日大藤澤在1998年的春甲打進最後四強,而松坂則與橫濱高拿下冠軍,開啟春夏連霸的傳說之路。【圖片出處:報道ステーション 松坂世代の現在地 節目截圖】

 

那是1998年春季的關東大會決勝戰,松坂與館山在高中時代的最後一次交手。橫濱高校與日大藤澤一路激戰到延長賽,直到13局上半,館山才因為雙殺不成丟掉唯一的一分,最終橫濱高校才艱辛地以1 – 0拿下勝利。兩邊王牌都投完全場,松坂狂飆19次三振,而館山卻連一個三振都沒拿到。

「如果當時成功抓到雙殺的話,也許下一局就會拿到三振也不一定。但因為正好是0,我想這或許是要讓我了解自己的生存之道,那場比賽可以說是我的轉捩點。」

 

兩人的投球內容幾乎呈現兩極化,一個用驚人的球威主宰全場,讓打者頻頻揮空、無力招架,另一個則以頭腦智取打者,屢屢讓打者鳥滾連發、久攻不下。球速一點都不突出的他,居然有辦法和松坂一路鏖戰到最後一刻,館山在這場比賽中不但得到了自信,同時也逐漸摸索出屬於自己的投球風格。

回想高中時代,松坂大輔自認最棒的一場比賽不是和PL學園的17局死鬥,也不是甲子園決賽的無安打比賽,而是和日大藤澤的關東大會決勝戰。【圖片出處:NumberWeb

 

高中畢業後,館山選擇到日本大學就讀,在大三順利成為隊上王牌的他,和同期的村田修一等人幫助日大拿下相隔17年的東都大學聯盟冠軍,並首次入選日本國家隊,來台參加2001年的世界盃棒球賽。雖然在大四春天因為右肩受傷動了手術,導致評價受到一定程度的下滑,但養樂多隊仍將其視為可投資的即戰力,以2002年選秀會第三指名的身分,館山昌平正式展開他的職棒生涯。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