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7
作者:K白

拒絕甲子園的韓國嘉農-百年名門徽文高校

國家體育要強,學生運動的發展是很重要的指標,而棒球在日本就是一個最佳案例:每年有上百支球隊競逐踏上甲子園的機會,不僅促成了棒球的普及與歷久不衰,在場場熱戰中也疊砌了名門的不凡成就,像是長年霸權的大阪桐...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國家體育要強,學生運動的發展是很重要的指標,而棒球在日本就是一個最佳案例:每年有上百支球隊競逐踏上甲子園的機會,不僅促成了棒球的普及與歷久不衰,在場場熱戰中也疊砌了名門的不凡成就,像是長年霸權的大阪桐蔭。而在台灣則是有穀保、高苑等勁旅,在場上揮灑青春熱血,成就了高中棒球每一頁的輝煌篇章。

在職棒成立後,這些棒球豪門更擔負起了人才培育的重責大任,不斷的輸出菁英提升職棒的對抗度,也進一步的墊高自身在棒球歷史的地位。而在韓國,高校棒球同樣也是球界重點,每年都有超級新星背負並擦亮名門的招牌。相較於台灣人對日本高中棒壇的熱衷,韓國高校就很難獲得關注,但這並不磨滅他們作為韓國棒球精益求精的重要原動力。

안녕하십니까,我是K白,今天我們來談談百年棒球強權,徽文高校的棒球故事。

徽文高等學校(휘문고등학교)

“成為大人物。--徽文校訓”

開校於1906年,並獲得大韓帝國皇帝賜名"徽文"的徽文高校是韓國最古老的高校之一,而於1907年成軍的野球部也是韓國現存歷史最悠久的棒球隊。由權傾一時的閔氏家族所成立,徽文高校不僅得到王公貴族的響應,也吸引了許多在地學子,成為朝鮮人在首都的教育重鎮。

在那個日韓命運糾葛的時代,懷抱著國家被奪去的屈辱,棒球成為了少數的復仇手段:各隊無不使出渾身解數,只為爭取能代表同胞的榮耀,在場上奮力拚戰。而取得甲子園出場權的球隊也承載了民族的重量,往往與日本對手一番惡戰,只冀望能在殖民者面前掙回一口氣。

而徽文高校也保握住了珍貴的機會,在1923年增開台灣名額的第九屆甲子園中,輪空首輪後於第二輪擊敗了滿州代表隊大連商業,讓首次參賽的徽文高校一戰成名。儘管下一輪以兩分差不敵立命館,能扳倒全由日本人組成的前年四強,對於徽文高校和朝鮮人民已十分快意;而打入八強也是以全朝鮮人組成的陣容中,史上最好的成績。

儘管無緣錦旗,徽文仍被看好隔年能再次進軍甲子園,但朝鮮人的揚眉吐氣已引起殖民政府的不快:自從四年前的三一運動爆發,朝鮮半島獨立運動烽起,總督府對能鼓舞朝鮮人的事情是嚴加防範,讓徽文高校受到了不小壓力。

由於不滿學校經營層的腐敗和巴結當局,徽文學生發起了休學抵制,野球部員也同樣響應了號召,因此失去參加地區預選的資格。而該年另一支由全朝鮮人組成的球隊培材高校,由於裁判偏頗而被全日本人的京城中學校淘汰,結束了朝鮮棒球隊的短暫輝煌。

在甲子園出賽權和民族尊嚴面前,徽文野球部選擇了後者。

而從日本手中重獲獨立後,韓國旋即爆發內戰,造成幾百萬人的嚴重死傷;首都首爾也遭到嚴重破壞,老弱傷殘蜷縮於斷垣殘壁中苦苦掙扎,幸運的是徽文野球部僥倖逃過一劫。

戰後重建時期,除了業餘棒球,青春熱血的高校棒球也成為娛樂之一;而回到首爾的徽文高校也繼續在場上精湛演出,1958年甚至投出高校野球首個完全比賽,激勵著球迷繼續向前邁進。

作為超級棒球強權,徽文的球員一畢業總能引起大學球界的競逐,並很快地在業餘聯盟發光發熱;同時也是國手的肥沃農場,長年與台灣、日本等代表隊交手。而在韓國職棒於1982年開打後,徽文校友很快的為母校建立了卓越名聲,成為韓國棒球界的人才搖籃。

像是史上首次申請正式入札的斗山熊終結者陳弼重(진필중)、韓國投手最多出場的血牛柳澤鉉(류택현)以及逐夢美職的金善宇(김선우)都是徽文出身的名將。而韓國打擊之神,也是出賽和安打紀錄保持人的朴龍澤(박용택),高齡40歲仍在活躍中。

而近期最為台灣球迷熟知的,莫過於2017年的新人王"風之孫"李政厚 (이정후)以及王維中的昔日隊友、韓國未來二壘解答朴珉宇 (박민우)。從過去出產禹奎珉(우규민)等強力後援投手,到現在以朴龍澤等巧打打者為代表,足見徽文幫在投打兩端強大深厚的底蘊。

而在今年7月1日的2020年第一指名上,被公認是本年度最強高中投手的이민호(Lee Min-Ho)成為首爾地區的狀元,也讓徽文高校達成連續四年收到第一指名的殊榮。不僅擁有超過150公里的火球和接近140公里的滑球,更讓眾家球團垂涎的是他高186公分重94公斤的壯碩身材,讓이민호的天花板上看球隊輪值頭牌的等級。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