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2
作者:MedCY

退燒的盜壘風潮:為什麼大聯盟的盜壘逐漸式微了?

盜壘是棒球比賽中重要的戰術,也是攻守方之間的爾虞我詐。對跑者來說,觀察投球動作,準確判斷離壘距離,起跑時機,當二壘手提早一步接到傳球時,該如何滑壘才能減低自己出局的機率,每一個環節都是成就盜壘的關鍵,...

請繼續往下閱讀

盜壘是棒球比賽中重要的戰術,也是攻守方之間的爾虞我詐。對跑者來說,觀察投球動作,準確判斷離壘距離,起跑時機,當二壘手提早一步接到傳球時,該如何滑壘才能減低自己出局的機率,每一個環節都是成就盜壘的關鍵,也是一場賭注;對投捕來說,盜壘是他們的夢靨,他們不能白白地讓跑者進壘,使盡各種心思遏止跑壘者的企圖。尤其在比分接近的比賽,盜壘戰術更是讓人心跳加速。

提到一代盜壘宗師,就會讓人想起1980年代的Rickey Henderson,1980年是他生涯第一個完整賽季,當年他就跑出了驚人的100盜,1982年更是跑出了大聯盟史上第二多的130盜。他的總盜壘次數更毫無意外是史上最多的,以1406次盜壘遠遠超越第二名的938盜。讓我們來回顧他的精彩片段:

 

然而,你知道曾經盛行多時的盜壘,近幾年來次數逐漸地在下滑嗎?

根據Athlon Sports的一篇新聞: Why Baseball Players Rarely Steal Bases Anymore? 中的數據顯示:

  1. 2018年的盜壘次數是2474次,是自從1973年以來完整球季當中最低的。去年全聯盟的盜壘王是Whit Merrifield,他的盜壘次數僅僅只有45次,是自從1963以來最低的。
  2. 自從1900以來,有23個球季有球員超過80盜。但是1988年之後就不再有這樣的球員了。
  3. 2013年有八位球員超過40盜,但2017和2018年都只有三位球員超過40盜。

事實上,今年也還沒有球員達到40盜,目前最接近這個數字的人是Mallex Smith的34盜,第二名是原本進度最快的Adalberto Mondesi,但他因為受傷,7/16之後就沒有出賽紀錄了,盜壘次數停留在31盜。

那麼,究竟為什麼球員們不再盜壘了呢?

飛球革命

應該不用我說大家都知道,近幾年來聯盟全壘打的數量不斷攀升,甚至有不少球員懷疑大聯盟改用了彈力球來讓球飛得更遠,比賽更有可看性。撇開禁藥年代不看,我們直接來看近十年來的聯盟全壘打總數成長曲線:

2010~2019大聯盟總全壘打數

可以看到近十年來全壘打總數逐漸上升。2017年,全聯盟打了6105支全壘打,已經創下歷史新高;今年目前為止已經出現了5320支全壘打,照這樣的速度,筆者預估今年的全壘打數量很有可能會超越2017年的紀錄,來到6700支以上。

另外,雖然聯盟的飛球比率沒有明顯的增加,但是今年的HR/FB%(飛球形成全壘打的比率)卻是歷年來最高,來到了15.4%,也導致了今年爆增的全壘打數量。

不論是什麼原因造成飛球革命,結果就是全壘打數量增多了。那麼全壘打數量變多和盜壘有什麼關係呢?

還記得盜壘是為了推進壘包,提高得分機會嗎?如果今天打擊區上的打了全壘打,那麼無論有沒有推進壘包,壘包上的所有人都可以回來得分,因此球隊也沒有必要冒險使用盜壘戰術了

三振率提高,打擊率下降

伴隨全壘打革命而來的,是聯盟投手的三振率也不斷地提升,因為打者的目的不再是讓球棒碰到球,而是把球擊得強勁,即便會造成揮棒軌跡變大而更容易揮棒落空。我們可以來看看Contact這個數據,Contact代表打者碰到球的能力,因此Contact%愈低代表打者愈碰不到球,也就能會造就更多三振。近十年打者的被三振率不斷上升,而Contact%不斷在下降。以上的情況,都在在說明打者要從壘包上回來得分,與其等待安打的出現,或是期待場內球的推進,不如直接把小白球轟出場外,也使得盜壘不再那麼重要。

大聯盟近十年打者被K%
大聯盟近十年來打者Contact%

盜壘對比賽的影響力

雖然全壘打增多的關係,盜壘的效益下降了,但事實上,盜壘除了可以推進壘包之外,還有更多附加價值。

一位不具名的勇士傳奇球星這麼說:

我寧願在關鍵時刻面對Mark McGwirec或José Canseco,也絕對不要面對壘包上的Rickey Henderson。

盜壘為投手帶來的心理壓力,是很難量化的。壘包上快腿表現出的盜壘慾望,會讓投手備感壓力,當他們真的成功盜壘時,更會讓投手覺得白白奉送了壘包,影響投手的心情。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