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4
作者:Donnie

「那天,我倒在地上吸不到任何一絲空氣...」 - Kevin Love

前言: 能夠登上籃球界的最高殿堂無疑是很多孩子從小的夢想,大家通常會覺得NBA球星只需要練球、重訓、上場比賽就能賺到大把鈔票,整個人生應該沒甚麼事情好煩惱的,但事實真的是如此嗎?筆者之所以選擇編...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言:

能夠登上籃球界的最高殿堂無疑是很多孩子從小的夢想,大家通常會覺得NBA球星只需要練球、重訓、上場比賽就能賺到大把鈔票,整個人生應該沒甚麼事情好煩惱的,但事實真的是如此嗎?筆者之所以選擇編譯這則文章,一方面是希望大家能更重視「心理健康」這個問題,另一方面也想藉由Kevin Love的故事告訴大家:「看似花開般的光鮮亮麗,但又有誰知道他經歷過多少風吹雨打的洗禮。

 

以下文章為Kevin Love自述的一段故事。

 

.

 

在2017年11月5日面對亞特蘭大老鷹的比賽裡,中場休息過後,恐慌症突然朝我襲來…

 

這恐慌症不知打哪兒來,我從來沒遭遇過這種事情。說實話,我甚至不知道這情況真的存在。但,這一切是如此的真實,就和手骨折或腳踝扭傷一樣真實。從那天起,我對心理健康的看法與重視程度有了極大的轉變。

 

我從來不是個善於分享私事的孩子,在這29年的人生中,我從不讓他人探尋自己的內心世界。當然,我很樂意談論關於籃球的一切,至於談論心事…不,這不是我擅長的。仔細想想,有個能讓我傾訴所有煩惱的好聽眾對我確實有莫大的幫助,但我始終選擇封閉自我,即使對象是家人或朋友也一樣…

 

現在,我意識到是時候做出改變了。我想和所有人分享當時恐慌症發作的想法以及在那之後所發生的事情。如果你也曾經受恐慌症所折磨,你就會比其他人更瞭解那說不上來的窒息感。而我之所以想分享這段故事,一方面是為了自己,另一方面則是希望所有人,尤其是男人,能更重視「心理健康」這個問題。

 

成長過程中,你很快會瞭解到身為一個男孩該做出甚麼樣的表現,瞭解到想「成為一個男人」需要付出些什麼。「你得堅強、別和他人談論自己的感受、自己克服遭遇到的所有難題」這些話似乎被所有男生們奉為圭臬。而29年來,我也同樣遵循著這些道理。這些關於「男人必須堅強」的價值觀就這樣無形的圍繞在男生的生活中,但這同時也成為了他們抑鬱與焦慮的來源。

 

29年來,我一直認為心理健康是別人家的事。當然,我知道某些人能藉由敞開心胸向他人訴苦來得到壓力的釋放,但我從不這麼做。對我來說,這就是一種軟弱的表現,而且這甚至有可能抹滅我在體育競技這個領域所達成的成就,總之就是讓我看起來不一樣。

(Christian Petersen/Getty Images)

 

然後,恐慌症就悄悄的朝我侵襲而來…

 

.

 

那是在一場比賽中發生的。

 

2017年11月5日我們在主場面對老鷹隊的比賽,也是球季的第10場比賽,一場風暴即將席捲而來。當時因為一些家務事讓我備感壓力,所以我沒有睡好,而4勝5敗這種不盡理想的開局也讓我覺得相當沉重。

 

在跳球之後,我馬上就察覺到自己的身體不太對勁。

 

比賽剛開始後的前幾個回合,我發現到自己的呼吸似乎不太順暢,這感覺很不尋常,而我的表現也相當糟糕。上半場15分鐘的出場時間,我只命中了一記Field Goal與兩顆罰球。

 

中場休息過後,災難就這麼降臨了。當時Lue教練先喊了個暫停,回到板凳區後,我頓時覺得心跳比以往跳得更快,而我的呼吸也隨之變得急促。那感覺真的難以用言語形容,大概就像整個世界正天旋地轉,而我的腦袋正企圖逃出我的頭殼,總之整個空氣變得相當厚重,而我的嘴唇也整個發白。還記得當時助理教練正在佈署一個防守陣型,他大聲吼著而我也點點頭表示瞭解了,但其實我甚麼都沒聽進去。接著當我起身和隊友一同喊聲時,我知道這場比賽我大概不能再上場了,我的身體真的出了點狀況。

 

Lue教練走向我,我想他有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勁,我告訴他:「我馬上就回來。」隨後便衝向了休息室。我在不同的房間來回奔波著,就像在尋找一個我找不到的東西。但其實我只是希望心跳速度可以稍微緩和一些,那感覺就像身體正在警告我:「你就快死了。」最後,我倒在訓練室的地板上,渴望能呼吸到足夠的空氣。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