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7
作者:alonetogether

穿NIKE的耶穌!飛人喬丹,時代肖像:壞孩子

前篇回顧 穿NIKE的耶穌!飛人喬丹,時代肖像:Isiah Thomas 在Isiah Thomas的第一個球季,底特律跟克里夫蘭做了一個沒有人在意的交易,活塞隊把Bill Laimbee...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篇回顧

穿NIKE的耶穌!飛人喬丹,時代肖像:Isiah Thomas

在Isiah Thomas的第一個球季,底特律跟克里夫蘭做了一個沒有人在意的交易,活塞隊把Bill Laimbeer這個望之不似人君,似乎只能當替補的白人大個給納入麾下。當時沒有人能料到,這個交易後來證明是活塞隊史上重要的轉折點,Bill Laimbeer會成為冠軍隊的一員,也會成為底特律壞孩子中最出類拔萃、最惡名昭彰的「宗師」!

Laimbeer大學時期為聖母大學效力,但球探對他的評價普遍都不高,緩慢、有限的腳步與天份是常伴隨著他的評語,於是他先渡海到歐洲打球,從歐洲回歸美國時,克里夫蘭騎士隊選了他,安排他做為隊上中鋒James Edwards的替補(有趣的是,後來在活塞隊,James Edwards變成了Bill Laimbeer的替補)。這個時候Laimbeer增加了外圍中距離投射的武器,也擁有熟練的卡位與籃板能力,雖然還不能稱上是明星中鋒,但對活塞隊總管McCloskey來說,其功用已勝過目前隊上所有的內線球員,於是啟動交易將Laimbeer給交易過來。

不過不久之後McCloskey和教練Daly就發現Laimbeer對球賽好像一點激情也沒有,也不喜歡練習,他總是那個首先離開體育館的球員,當別的隊友練習完還留下來自我訓練時,Bill Laimbeer會像腳底抹油般快速離開場館。但他卻擁有極為強烈的競爭意識,他喜歡和對手競爭,就像當時活塞隊助理教練Dick Harter所認為的,Laimbeer想要向其他人證明他不只是另一個巨大、笨重、隨時可丟棄的白人中鋒,而是可以在最強的籃球聯盟中討生活!

Bill Laimbeer並不是一個好相處的人,不僅對對手,就連對自己隊友和媒體記者,他也相當傲慢。好比說媒體訪問時間,他會看著時鐘,對著滿堂記者大喊:OK,媒體們,你們剩下50秒…剩下30秒…剩下10秒…時間到了,現在所有的媒體都出去!在場上他是個手腳比較不乾淨的球員,畢竟以他的天賦條件,他必須要dirty才能在聯盟生存,而他自己對此知之甚詳,甚至還會在賽後吹噓他剛在場上是怎麼用手段讓對方中鋒如Parish或Abdul-Jabbar吃瘪的。大部份的客隊球迷都鄙視他,很多球員也不喜歡他,他們認為Bill Laimbeer為了達到目的,會故意把對手弄傷,甚至是那種提早結束球員生涯的大傷。Laimbeer的隊友和教練也不好受,就連給他機會的Chuck Daly也無法倖免,但Daly自己倒是無所謂,因為他認為這就是Laimbeer之所以為Laimbeer的原因。而如果他的對友在聽到他那保守的政治言論或看到他那輕慢的態度,出言批評他時,Bill Laimbeer會說:我可不是來這邊(NBA)交朋友的!

Thomas和Laimbeer是第一次訓練營時的室友,當時Thomas認為Bill Laimbeer可能是這世界上跟他差距最大的人了:高大、白人、共和黨、中產階級,Laimbeer的父親是一家公司的負責人,這也讓Laimbeer成為極少數薪水比自己的父親還少的NBA球員;而Thomas自己則是瘦小、黑人、民主黨、貧民窟出身的窮人。但漸漸地他發現兩人還是有極大的共通點,那就是想贏球,他決定兩人可以做朋友,可以共享一個房間,可以成為新的活塞隊的主心骨,因為兩人不僅有心理強韌度(mental toughness),還有極高的場上IQ。

而除了Thomas與Laimbeer之外,McCloskey那幾年還陸續招來了Vinnie Johnson、Joe Dumas、Rick Mahorn、Andrian Dantley、John Salley和Dennis Rodman,這也意味著底特律壞孩子軍團進入熟成期。突然間,聯盟其他球隊發現活塞隊的球員陣容相當具有深度,此外他們還有個精明的教練Check Daly壓陣,因此就像媒體所描述的,跟活塞隊比賽就好像在鱷魚池裡跟鱷魚摔角一樣,在防守上底特律有Laimbeer、Mahorn、Salley和Rodman,他們可以根據不同的對戰球隊排出不同的防守陣容,加上進攻端有Thomas、Dumas(這兩位防守也相當不錯)、Dantley(製造對手犯規相當有一套)和Vinnie Johnson,沒有幾支球隊願意對上他們。活塞隊比賽中身體碰撞相當激烈,Laimbeer更是箇中的翹楚大師(端看你是不是活塞隊球迷,如果不是,你會稱他相當”骯髒”),Laimbeer最強的一點,是他對外界輿論的免疫能力,他似乎很享受那些在各客場對他拔山倒樹而來的噓聲與倒彩,也不在乎媒體對他打球風格骯髒的批評,他是壞孩子的支柱,就像艾爾帕西諾電影疤面煞星裡的著名台詞:跟壞孩子打聲招呼吧,因為你再也不會遇到另一個像我這麼壞的傢伙!在1988-89年球季,活塞隊共吃下了2萬9千美金的罰款,是全NBA球隊中最多的(排名第二名的波特蘭拓荒者,吃下了1萬5百美金的罰款)。更扯的是,Laimbeer、Mahorn和Rodman三個人就吃下了1萬1千美金的罰款,比拓荒者隊還多!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