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08/28

Andre Iguodala 自傳《The Sixth Man》感想(下)—替有色人種打抱不平的沉默鬥士

前兩篇文章介紹 Iguodala 的成長過程,在七六人隊、金塊隊和勇士隊的生涯回顧,這一篇文章則分享隊友不為人知的故事,包括 Iverson、Brand、Curry、Thompson 和 Green,...

作者:Ryan / 小凱

aquaman

感謝分享,小AI是一個不斷動腦子也不停吸收新知的人,這樣的人生才會有趣,不會像一些球星退休之後就失去人生方向

Ryan / 小凱

Hi Aquaman, 不客氣! 謝謝您的留言! 不少人跟我說小 AI 應該針對副業出本書呢! 也不是沒有可能, 因為這本書都沒有提到副業的事情...

以籃球為生是因為那些人沒有其他選擇,不然不會走上這一條路。你原本只是打好玩的,一旦打球變成正職,成了生死決戰,大多數的人會改找一份更穩定、不那麼困難的工作。

The reality is that this system of professional sports is set up to squeeze literally every last thing it can out of the horses.

請繼續往下閱讀

所謂職業運動的現實就是,無所不用其極去榨乾運動員身上僅存的一切。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在七六人隊期間,Iguodala 因為高額續約被球迷討厭,照道理說,有這麼多錢他應該感到心滿意足,卻一點也不開心,他進一步去思考原因,覺得自己跟一些球星或藝人一樣,出身於貧困家庭,跟好幾位家人睡一間房間,打工賺的錢是每小時 12 美金,也曾經在買衣服或食物之間取捨,所以才會那麼拚,不管膝蓋有多痠痛,照樣上場拚戰。

另外,他認為人們只看到運動員的合約金額,可是看不到其他東西。例如不斷吃藥、動手術修復軟骨、韌帶或骨頭,還有接受無數實驗性的治療,只為了早點回到場上。明明人體很難承受每個球季 82 場比賽的損耗,還是硬逼自己上場,加上被粉絲吼叫、被媒體批評、被自家球迷喝倒采,每晚睡覺和每天起床都累到不行,更慘的是,遲早會換人工膝關節,甚至髖關節。

請繼續往下閱讀

Iguodala 很想問球迷一個問題:「你的膝蓋和髖關節值多少錢?如果你知道這是必要的代價,會想要拿多少薪水?」

不過就算有那麼多內心掙扎的時刻、沮喪和灰心的日子,Iguodala 仍舊不是為了金錢去承受這一切,而是因為籃球是他最愛的運動,沒有之一。

我曾經因為打球和車禍,進過六次手術房,通常術後都需要半年甚至更久,才能回到球場打球,但職業球員無法等那麼久,因此每次看到新聞寫某位球員受傷幾周之後重返球場,雖然有專業的醫療團隊,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他們是用生命在打球,為了生計在奮戰,難怪想替自己爭取更高的薪資。

 

【個人利益 vs 球隊利益】

曾經有一位七六人隊的助理教練跟 Iguodala 說:「你要多出手一點,不要再傳那該死的球給隊友,不然我們毫無勝算。而且就算有可能打進季後賽,離冠軍還遙不可及,你不如拿到該拿的錢,趕快走人算了!」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請繼續往下閱讀



Iguodala 當下很吃驚,隊友有空檔立刻傳球,他一向是這樣打球的,後來靜下心來想想,教練比他在聯盟待更久,這個建議不見得不好,最後 Iguodala 覺得這種事沒有標準答案,要以不同的情況來決定因應之道。

如果你想在聯盟多打幾年,拿到金額更大的續約,或者被交易到強隊,那你應該讓攻守數據更好看,保障自己的這份工作。不過作法要很小心,尤其不能讓你的隊友感到不敬,假如你只顧著刷數據,球隊戰績沒有起色,你仍然不算是一個贏家,這也是 Iguodala 最討厭的事情。

相對來說,有些球員是為了球隊,而非自己在奮戰,你可以從他們在防守端的努力看出來,例如飛身去搶球。Iguodala 認為防守不會讓你拿到鞋子的代言合約或電視廣告,可是當一位球員為了防守在拼命,你會知道他永遠把球隊輸贏置於個人利益之上!

換成職場來看,我們要叮嚀自己不能做個獨善其身的人,有餘力時多幫忙同事,那樣整個團隊才會更進步,同時增加本身的技能包,利人也利己。

 

【對有色人種的歧視】

讀完整本傳記最大的收穫,就是知道 Iguodala 表面看似沉默,內心卻有很多想法,尤其從出生在 Springfield 開始,還有成長過程和球員生涯,都屢次遭受不平等待遇,所以「種族歧視」是書本的中心思想:

Once a black person exhibits that they have no need for white approval, then suddenly all manner of hate and insults and threats come in. It's always masked by terms like "respects" and "tradition". But the way we saw it was that it was about power. The power to achieve your maximum greatness on your own terms. The power that comes with not giving a fuck about white establishments.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