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電] 灰色地帶:從曹錦輝事件看台灣的假球文化

這是一篇我在PTT棒球版上分享過的文章,現在在這裡再po一次,希望有更多人可以看到來自VICE Sports記者Jorge Arangure Jr.對於曹錦輝事件、中職現況、乃至於台灣棒球環境的精彩見...

作者:dermer丹

請繼續往下閱讀

鄧艾

良心阿QAQ

我的臉被打得好腫...
這是身為球迷的悲哀
那那群球團老闆餒OAQQQ?

志志

期待作者的新作~~

阿東/sgdyang

感謝分享翻譯,這個國外記者的觀察分析實在是夠透徹。看完真的有股淡淡的哀傷恨鐵不成鋼...

噢耶~

這個記者寫的很深入,而且完全切中假球問題的核心。
希望以後台灣可以根治這問題
感謝譯者~

Oskar von Reuenthal

曹錦輝是否覺得他自己是清白的呢?
案發後向球迷哭訴對不起,
在不起訴書出爐之後呢?
大概是這塊土地對他不友善吧,
也或許這塊土地不需廢話太多,
所以仗著150公里的球速叩關,
只要成為外國的月亮,
這片土地上的一切都是灰色的。

我跟自己說要有出息

我曾經在酒過三巡後問過某位打假球的球員,他有沒有拿?
他只回我說不拿他要打到什麼時候。
而另一位則是表示從高中就一起混怎麼可能不拿不幫忙...

只能說我們希望現在選手人文素養比較高,能比較阻絕這種事情發生
但是真正的大頭還是沒有出現ㄚ.....

calvinhung2

好文章,寫的真好!感動的快哭了................我們是應該要靜下心來想,假球案.........真的...........不知要怎麼對面。

JohnnyY

最低薪的棒球職業運動,應該是古巴聯賽吧XD
然後...美國的調查小組在台灣沒有任何的權力可以跟法院拿相關資料,又如何做調查呢
不知道美國對他們的球員跟組頭接觸會有如何的作法,只要沒答應放水,就沒問題?

Tan Magictan

調查小組就是由由美國前參議員George Mitchell主持的小組 內有FBI探員 所以應該有管道取得資料

Roger Liao

真覺得汗顏,我們的媒體比不上這篇深入淺出的報導。教育與低薪資完全就是台灣現在的問題。媒體只會追求點閱的高潮,而非針砭切中問題。拒絕垃圾媒體的點閱,即便它的標題要嚇死人,到頭來,什麼都沒有。這算是台灣的民族性使然嗎?頂新事件?復興航空?塵爆或醫護崩盤?為什麼這麼多人關心,到頭來卻一事無成?真是汗顏。

紅色暴鯉龍

亞洲賭球的市場真的有大到比歐美還大很多嗎??
純粹對這點有點好奇,不知道有沒有大大比較清楚?

Mittermeier

看完這一篇深入的外電報導
心中只有一個感覺
覺得台灣真的是 【輸了】,從頭到尾的徹底 【輸了】~
聯盟的制度 -- 【輸了】
球員的養成與教育 -- 【輸了】
球團對球員的基本尊重 -- 【輸了】
聯盟隊球迷的信任 -- 【輸了】
國家的司法制度 -- 【輸了】
台灣社會環境對球員的迫害 -- 【輸了】
台灣媒體的落井下石 不肯用功的報導 -- 【輸了】
對一個尋求人生第二次機會的球員的基本尊重 -- 【輸了】
對這些
從小到大只會打球的偏鄉弱勢孩子,
把一生精力一心一意 用來追逐棒球夢的孩子
我們給了
太高的期待
太少的付出
太多的苛責
他們為國家的榮譽
已經付出了太多他們的健康與身體
最後
還要為他們一時的迷失
背負起整個社會唾棄她們的【原罪】
我知道 『人生本來就不公平』
但如果你處在他的立場 你又會作出什麼樣的選擇呢?
如文生大叔所言:『他當初犯下那些離譜的過錯,會永遠跟著他,這是他一輩子都必須付出的代價』
但 這不代表 『我們不能尊重他 再一次追逐棒球夢的勇氣與決心』
無論如何,
但我還是替 曹錦輝感到很高興
被譽為
「美國文學中的林肯」最偉大作家的馬克吐溫曾經講過這樣一句名言:
『 Everyone is a moon , and has a dark side which he never shows in anybody
每個人都是月球,有其從不展示給人看的黑暗面』
我尊敬 那些從 自我黑暗幽谷中走出的 "勇者"~
一如 曹錦輝 !

曾健銘

一個外國記者竟然比大多數的台灣記者了解歷史

魯凱

所以偉大的MLB什麼時候要解釋黑襪事件George Buck Weaver沒參加放水卻也被終身禁賽??什麼時候要解釋放縱禁藥年代的藥檢,然後等自己吃飽了再回頭封殺那些拯救MLB低迷市場的球員??台灣環境不好是環境不好的問題,曹錦輝背棄道德背棄球迷那是另外一回事,你說終身在中職打拼的球員,這兩者有因果關係我也認了,曹錦輝是回來過水多久而已??什麼時候開始可以道德問題可以歸究環境了??可以的話那Barry Bonds被聯合封殺的罪怎麼不還他清白??人家至少還是想要最大可能爭取贏球,這種忽視自己雙重標準的文章是有什麼好說嘴的??

Java Cafe

把球員弄死了, 然後呢? 球團繼續漫不經心經營, 聯盟帶頭的依舊好端端的, 棒協、體育署好像沒事, 法院縱放幕後黑手. 要怎樣才能像MLB一樣玩真的? 光靠球員的道德是沒用的, 環境不好, 就變成一個大染缸!

Keven Lu

這篇作者簡直夏蟲語冰!中職的薪水在美國看來或許是低薪,但跟國內比較簡直是超高薪,更別說曹的高於平均水準的35萬,去問問親朋好友有誰月薪超過20萬?

Chang Sheng Chiang

陳金鋒才是第一個登上大聯盟的

 

Players earn a base salary of just over $2,000 per month, which is not guaranteed. A player, despite having a multi-year contract, can be released at any time. There is also no true free agency and no real minor league system. Some teams make players stay at high school dorms during spring training, and many players are obligated to perform clubhouse attendant duties.

 

一些球員的成長背景以及加入球隊前的社經地位也是其中一個重大因素。由於1970年代棒球的盛行,許多台灣的學校開始開設專為棒球隊服務的體育班。台灣的小球員從小便開始只重視棒球且荒廢學業。

 

It is also worth considering the socio-economic backgrounds of some of the players. As a result of baseball's popularity in the 1970s, Taiwanese schools began to offer the sport almost as a vocational class. Young Taiwanese kids essentially began to focus on baseball rather than on academics.

 

小球員花費在訓練上的時間與精力大大超越了他們正常的上課時間,學校甚至會跨縣市招募有資質的小朋友來幫助球隊。

 

Players spent more time training than they did in the classroom, and schools recruited players from afar to improve their baseball teams to participate in ultra-competitive leagues.

 

“訓練基本上成為了他們高中的全部”一位相關人士這樣告訴我,“雖然他們在學校,但是學業並不是他們教育的一部分。”

 

"It becomes baseball training for most of the high schools," said the Taiwanese baseball insider. "Even though it's school, academics are not part of their education."

 

為了校隊的成績,這些學校開始從台灣一些比較貧窮,並且教育資源比較匱乏的地區招募體能出眾的球員,而他們很多人都和曹錦輝一樣是原住民:一群在台灣經常被邊緣化的族群。也正因為如此,中華職棒的球員很大部分都有原住民背景。

 

Schools began to recruit players from some of Taiwan's most impoverished neighborhoods. Aboriginal Taiwanese—like Tsao—who had grown up without much of an education, and had been some of the country's most marginalized citizens, were particular targets. As a result, a large chunk of the CPBL player pool became comprised of aboriginal Taiwanese.

 

以上這些因素結合在一起,造就了一個讓球員能夠接觸假球的環境:因為低薪,他們需要錢來貼補家用、他們許多人成長於對犯罪比較容忍的環境、而因為教育上的不足,球員們在面對此類情況的時候無法做出更好的判斷。

 

All of this helped create an environment where players became willing participants in game-fixing because they needed money to supplement their low salaries, or because they had grown up in an environment of economic survival where crime was not necessarily seen as an illicit activity, or they simply lacked the education to make better decisions.

 

“當面對假球問題的時候,球員的社經地位,他們的價值觀,還有他們的性格養成是必須考慮的幾個點”一位相關人員這樣說。“如果他們在讀書的時候沒辦法得到正當的性格養成以及對金錢的價值觀,你又如何期待他們能夠在成為大人後以正確的方式去面對這樣的誘惑呢?”

 

"With game-fixing problems, the players' social background and value system and what type of character development they received are things that need to be considered," the Taiwanese baseball insider said. "When they don't get character development as part of their education, and they begin to have values that are more about money, how do you overcome these pressures as adults to make the right judgments?"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