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30
作者:SPORTSPON

關於佐佐木朗希的不登板、日本球界的反省與議論-比投球數更重要的事情

令和元年的日本高校棒球選手權已經落幕,緊接而來的是U18世界杯。日本公佈了本次參賽名單,令和怪物佐佐木成為了最受注目的王牌投手。   說到佐佐木,很多人會想到大船渡高棒球部監督在岩手縣決賽...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令和元年的日本高校棒球選手權已經落幕,緊接而來的是U18世界杯。日本公佈了本次參賽名單,令和怪物佐佐木成為了最受注目的王牌投手。

 

說到佐佐木,很多人會想到大船渡高棒球部監督在岩手縣決賽下的「決斷」-考量到投手用球與疲勞,決定不讓佐佐木上場。

來源:sportiva

 

我記得有台灣的網站還是媒體可能提過,當天有些比較激烈的觀眾,對於這件是表達了不滿的聲音。

 

「到底想不想打進甲子園阿!」

好像類似這樣的罵聲吧。

 

事情發生後,正反兩方討論熱烈,還發生達比修和張本勳的隔空「幹話」。
的確,「如何減少高校投手投球過多」是這幾年日本棒球界中最熱門的話題之一。有不少日本媒體前輩都提到,球數限制和登板天數間隔是日本學生棒球勢必得要進行的方式。然後幾乎天天都有OB跟職棒、高校監督被媒體問到「投球數」這個關鍵字。

 

自從新潟高野連提出在地區大會施用投球數限制規則被暫緩後,如何降低投手在育成年代累積傷害已經是完全浮上檯面,成為日本學生棒球界接下來的首要課題。

 

這次我會從選手、組織、指導者、公開談論的醫生等面向,整理日本高校棒球界對於這件事的反應與思考。

 

過來人對於高校棒球-站在場上之人所看到的景色與執念

 

當新潟高野連開了投球數限制的第一槍後,有幾位選手就常常被媒體問到投球數的問題。
其中一個就是目前在北海道日本火腿鬥士的手帕王子-2006年帶領早稻田實業一路過關優勝的斎藤佑樹。

斎藤佑樹

 

8/20-21、連續兩天的決勝戰、整個大賽用球數948。這大概是熟悉日本棒球的朋友會立刻連想到的數字。

 

斎藤大概從春訓被媒體問到夏天吧。

 

「我知道投球數是很重要的議題,但對實際在場上的選手來說,應該沒有人想要被這條規則限制。不管是我,或是去年夏天奮戰到最後的吉田輝星,都應該是這樣想的。因為在甲子園投球,我們才有這樣的成長。我進入職業後肩膀出現受傷,但我從不認為這是『因為我在甲子園投球』才造成的結果,這和周遭旁觀者所見的像是『這孩子投這麼多球好可憐』完全不同,希望主事者們也能聽聽選手的想法。」

 

在這邊多提一件事,前陣子有人把斎藤和吉田做了對比,但這似乎忽略了斎藤在大學時期的狀況。首先,先不管身體的傷病有沒有從高中累積,斎藤先出現問題的是下半身,為了降低自己投球的不適感,他選擇了讓身體比較順暢的用力方式。如果對選秀還有印象的人,可能會注意到,大學時期的斎藤,其實算是比較瘦的大學投手。

 

當然,這沒有說好或不好,只能就肩膀受傷的結果來說,如果那時他做了增重強化肌力的選擇,可能會有不一樣的發展吧。

 

每次被問到甲子園,斎藤總是會說「甲子園是給與我成長的場所」這句話,接受採訪時總會提到那時的隊友,像是討論家傳寶物般地回應記者。你可以說是表面話,但我認為,那是讓他可以不斷復健、調整,持續在職棒場上奮鬥的原動力。

 

另一位我想轉述的人物,是去年最熱門的吉田輝星。在甲子園與金足農的夥伴們一起拼至最後一場,總共投了881球。

 

吉田輝星

 

「沒有一位投手會不想在那個大舞台(甲子園)上投球。當然,為選手思考未來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但不希望只是因為覺得我們投了很多球、很操很可憐才去做這樣的規定。希望能夠綜合各方面的討論,一起去面對這項議題。」

 

因為環境與金足農的訓練,加上吉田對於手腕的運用和協調性,他成為去年甲子園裡面最強壯的投手,不同於一般高中/大學生的結實下半身,也是日本火腿鬥士願意用第一指名選他的原因。在日本,一部分高中棒球選手的確是以職棒作為未來人生目標,但也有很多人是以「甲子園」這個舞台為夢想努力。金足農真正令人感動的地方,不是881球的燃燒、不是奇怪的軟式棒球出身資料,而是彼此許下承諾與約定,與吉田一起奮鬥的菊地、菅原、高橋、打川等等,他們在每場比賽因為堅持而產生的奇蹟。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