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30

SBL選秀會冷清 積少成多的尷尬場面

的確只有五隊,再加上更多客觀因素,讓今年SBL選秀會本來就比想像中嚴苛,但是首輪就有五隊中的三隊選擇放棄、整個選秀會僅有三人中選,連「選秀探花」的名號都給不出去,對於SBL選秀會來說,都算是尷尬的場面...

請繼續往下閱讀

的確只有五隊,再加上更多客觀因素,讓今年SBL選秀會本來就比想像中嚴苛,但是首輪就有五隊中的三隊選擇放棄、整個選秀會僅有三人中選,連「選秀探花」的名號都給不出去,對於SBL選秀會來說,都算是尷尬的場面。

 

但這樣的場面,的確不是不能預期,早在今年台灣籃球各種狀況之後,各種小小的問題不斷累積,積少成多,未來是否會有更大的爆點未知,但在選秀會的此刻,這些問題已經累積成了現在的場面。

 

第一個問題,是選秀會上始終存在的行情問題,根據SBL的規定,首輪中選的球員保證月薪6萬、合約3年,次輪月薪5萬、合約2年,第三輪以後則是月薪4萬、合約1年。但許多球隊頂多選到兩輪,就希望在選秀會後再接觸落選而成為自由球員的待選新秀,也就是說屆時新秀的薪水可能比4萬更低,這個行情行之有年,已成為各隊的默契,而今年報名選秀的球員人數比以往更少,星光亮度也較低,各隊不願付出首輪或第二輪的保障合約,也不是不能理解。

第二個問題,是富邦勇士和寶島夢想家的誘因,以往SBL有七隊,ABL球隊頂多一隊,若待選球員想選擇ABL,還得面對夢想家是否有這麼多名額的問題,但今年富邦加入ABL戰場,SBL因此縮減為五隊,兩相對照之下,ABL的名額比例突然高出不少,例如今年的畢業生中,UBA決賽MVP、連兩年入選中華白的健行科大林冠均就和富邦簽約,而最後一刻抽腿的國立體大王柏智則加入夢想家,這樣能主動和球團討論合約、而非被動等待選秀的模式,如果接下來的ABL和SBL參賽球隊數量不變,可能會持續造成影響。

第三個問題,則是達欣的抽腿,雖然達欣沒有解散,但陣中許多球員成了市場上可以爭取的對象是事實,達欣雖然過去兩年戰績不算亮眼,但陣中仍有許多具備技術與經驗的球員,對於SBL球隊來說,都是可以立刻派上用場的即戰力,例如璞園就很快招攬施顏宗、溫立煌兩人加盟,對戰力立竿見影。不只一隊的教練表示:「我們評估自由市場會得到的效益大於選秀,因此會把陣容的空缺留給自由球員。」

 

第四個問題,是大環境影響球員的選擇,SBL近年的低迷,加上先前CBL號稱要職業化攪亂一池春水後卻又無疾而終,整體台灣籃球環境並不足以讓球員對於聯盟未來有信心,例如今年會畢業、去年已經報名參加選秀、在UBA小有名氣的義守大學徐鉦順,去年選秀後沒有和金酒達成共識,但今年畢業後卻決定不再加入SBL,而是投入職場,選擇人生的另一條方向。

 

平心而論,今年的待選素質的確不算太出色,稱為「選秀小年」並不過分,「選秀小年」碰上SBL縮編,又碰上達欣退出SBL,再加上富邦轉戰ABL,這麼多的因素加在一起,的確不能說沒有運氣成份,但是這整個大環境在這兩年的紛紛擾擾,每一個動作都對往後有所影響,只是在這次選秀會上,明確的讓過往所有影響都發生了。

籃協副秘書長孫朝在選秀會開始前的致詞,講出:「這些球員都是UBA各隊的最佳五人,希望球團能給他們機會。」但是現實狀況如此,今年的SBL球團願意給年輕人的機會就是這麼少,除了劉人豪從台大醫科畢業後追逐籃球夢的故事以外,今年選秀會實在是無可避免的尷尬場面,若台灣籃球大環境無法擺脫近年的低迷,這樣的場景只怕不會是單一案例。

 

SBL第十七季12月14開打  上下半季賽制  雙洋將續行

一場  不讓自己後悔的夢---劉人豪

SBL第17季選秀僅三人中選  張家禾成選秀狀元

【運動視界/編輯/張正邦】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