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1

走向台灣職籃的十字路口前,不如先回首來時路吧!

最近台灣國內籃壇職業化的問題再度躍上檯面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自中華職業籃球聯盟(Chinese Basketball Alliance,簡稱CBA)解散後,如何再度擁有職籃一直是大家的...

作者:啾巴老師

請繼續往下閱讀

跟著安迪聊運動

好文必須推!主客場的推行我認為對職業運動來說是必須的,但真的需要時間以及永續的經營才能達到他該有的成效。

啾巴老師

感謝啊!希望有更多人認識台灣籃球的發展,喜歡台灣籃球。
台灣主客場真的需要時間去蹲點培養才行。

 

「聯賽」與「主客場」制度的實施

這裡就要問為什麼要仿效NBA的聯賽?台灣籃壇有什麼問題嗎?

其實在此之前,台灣籃球界的社會甲組球隊,最主要有兩個層級的比賽可以打,一個是全國賽事,自由盃、中正盃,另一個是區運動會、省市聯賽等級,不論哪一種每場賽事對於每個隊伍都只有5-8場的比賽機會,也就是說現在規模大一點的系際盃比賽,參賽隊伍都有機會打得比他們還要多場次(笑),再加上一些其他的比賽,一年假使全勤都有參加上述各比賽,大概會有30場左右的比賽,然後養支球隊當時大概一年一千多萬到一千五百萬左右,所以一場比賽大概會燒掉30~50萬左右,對於比賽打得少的球隊更是把錢往火裡丟阿。

因此,聯賽的設計,最低標就是「集中火力打比賽!打一場多一場!」一方面增加經驗,二方面讓比賽期和訓練期可以分開,高標是「球賽精采,球迷進的來,大家發大財」作為企業來經營,收取門票、廣告、電視轉播權利金等等。

所以,當時就將兩個全國性的比賽,自由盃(1月底)、中正盃(10月底)合併成為一個「全國聯賽」(此聯賽為埠際籃球聯賽,也有人稱社會甲組聯賽,本文皆簡稱:「全國聯賽」)是將「自由盃變成聯賽的初賽,大家打循環賽。中正盃變成聯賽的複賽,按照自由盃的名次分兩組打淘汰賽,最後兩組的冠軍再打總冠軍賽」。聽起來很耳熟?沒錯就是NBA的「季賽(打排名)、季後賽(排名打分區冠軍)、總冠軍賽(東、西分區冠軍打總冠軍)」

今日我們看甲組聯賽常見的「季賽、季後賽、冠軍賽」就是自此奠定,不過當CBA創立時,卻是走職棒CBL模式,分為上下季冠軍模式,最後上、下冠軍都由裕隆隊獲得,所以就直接成為總冠軍。或許因為這樣沒有了打冠軍賽那總賽事張力,所以後來又推出「超級盃挑戰賽」由第四名的球隊挑戰第三名,打贏第四名再往上打,打輸由第三名往上打,最後再挑戰裕隆隊。(#這樣的模式,啾巴老師個人是覺得頗荒妙啊!!!)

為什麼要有「主客場制度」?一方面要將籃運帶出台北,二方面要讓各地支持自己的球隊。

因此「主客場」的落實是這個全國籃球聯賽另一個最大賣點!但是!(#對!沒錯就是那個但是!)有個很大的問題就是場地只有7個體育館可用。不過,當時籃協還是很盡責地將大家都塞了進去。

隊伍名稱

代表縣市

體育館場

泰瑞電子(男)、台元(女)

台北市

台北市立體專體育館

裕隆(男)、國泰(女)

台北縣

台北縣立體育館

中華工程(男)、亞東(女)

基隆市

基隆市立體育館

幸福水泥(男)、電信(女)

宜蘭縣

宜蘭縣運動公園體育館

台灣銀行(男)、台電(女)

彰化縣

彰化縣立體育館

公賣金龍(男)、南亞(女)

高雄市

高雄中學體育館

飛駝(男)

高雄縣

高雄縣立體育館

宏國(男)、台北市銀行(男)、華航(女)

籃球協會安排

不過,還是有奇怪的地方,像是「沒有掛名縣市,也沒主場的球隊」宏國、北市銀、華航沒有掛名縣市、也沒有主場地。但草創元年,有這樣的安排算是可以接受。不過,不過大家買不買單又是另一回事。籃協在主客場制一番努力後,在賽季結束後得到的結果卻是:

主客場制源自美國各項聯賽,但台灣地區幅員小,球隊臨時分配到宜蘭、彰化、高雄……,並沒有如預期的能吸引人,主要的是「屬性」不強,難獲民眾認同。
整個聯賽5個月163場的票房收入,僅208萬餘元,固然與事前籌畫、宣傳不夠有關,最主要的是球隊空降未能獲得地方認同。
此外,主客場制,使大部分地區的球迷看不到想看到的比賽及明星球員,如宜蘭地區球迷看不到南亞對國泰、對電信、對台元等重要比賽,這不無遺憾,而他們卻得看6場電信、7場幸福的比賽,票房又豈能提升。其他縣市也有同樣的困擾。
也就是說,明年聯賽仍將分散到各縣市去比賽,繼續作推展地方籃運的合作,只是球隊不再「許配」給各縣市,高雄球迷不限看南亞、金龍比賽、彰化球迷也不限只看台電、台銀的賽程,如此可使各地球迷對比賽持有高度新鮮感,也可以看到愛看的明星球員身手,方能刺激票房提升。

-1991.03.23 《民生報》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