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4
作者:Thomas Kao

怒嗆勇士為哪樁?運動家終結者道出「Roaracle」的沉默心聲

進入正題前,先請讀者們感受以下的一段影片,建議調整音量或戴上耳機: 這是當今NBA最強球隊,金州勇士主場─甲骨文體育館(Oracle Arena)─近二萬爆滿球迷所創造的震撼奇景...

請繼續往下閱讀

緊接著,NFL的奧克蘭突擊者隊也將遷往拉斯維加斯,奧克蘭的職業運動鐵三角,瞬間只剩MLB的運動家隊。

此外,儘管同屬灣區,發達富有的舊金山,和相對落後、種族問題嚴重的奧克蘭間,長期存在城鄉情節,勇士隊的離去更使許多長期鐵粉悲憤交織,並加深了城鎮(奧克蘭)和都市(舊金山)間的怨妒。

外媒《衛報(The Gardian)》在勇士拿下破紀錄73勝的「史詩級」2015-16球季,曾訪談了多位資深的奧克蘭在地球迷,詢問他們對球隊遷往舊金山的想法。

在甲骨文球場最高最後一排座位區幹酒保的帕克(Robert Parker,時年62歲)直言,球團始終不肯正名為「奧克蘭勇士隊」,這是在侮辱奧克蘭。

住在灣區東端的川恩(Michael Tran,時年37歲)說,有些球迷為這支隊伍默默「守貞」幾十年,卻只看到他們一開始贏球就「轉身離開,搬到別的城市」,就像「肩膀上被砍了一刀」似的。

「舊金山已經很好了,然後他們還要拿走我們最好的,並從中取利。」川恩表示。

「他們不能走!」自小在甲骨文球場附近長大的學校保全員歐里伯(Jacqueline Oriabure,時年43歲)說,勇士隊激勵多少奧克蘭孩子想當運動員,一旦離開了,孩子們就不再擁有奮發向上的動力。

豈止失去了夢想的引領者,未來奧克蘭孩子想要親赴球場看這些籃球明星,也變成一件大工程,眾可預期卻少有能力負擔的高昂票價、連自家球員都望而生畏的通勤時間(兩地僅有一座跨海大橋相連),都會將勇士隊與奧克蘭的距離拉得越來越遠。

「我不想讓他們走,但我還是完全支持他們。」土生土長的奧克蘭人普利馬斯(Adriane Primas)說,也是在奧克蘭長大的朋友簡金斯(Antoinette Jenkins)插嘴:「但不會像以前那麼瘋了!」「是我們帶來了滿場震天噪音。如果他們不再根留奧克蘭,這些都將成為往事。」

《愛爾蘭時報》形容,這就像看著你的初戀情人移情到一個更有錢、更高而且更有魅力的人身上,還答應跟你保持朋友關係,再去參加他們的婚禮,看他們建立家庭,永遠知道他們不會擁有你們曾擁有的一切

也許勇士隊未來在大通中心,還是會有大批粉絲組成歡迎柯瑞進場的兩排人牆,還是有爆滿球迷一起狂歡吼叫,但對奧克蘭球迷而言,再也不會有其他事物,能像這支球隊讓這個小城有「家」的感覺。

====

回頭來說韓崔克斯,這位本季因運動家鐵牛棚傷兵累累,憑著均速96哩速球和拿手滑球「從part-time轉正職」的Closer,目前出賽62場71.1局,累計4勝2敗17救援、防禦率1.77,也投出自己的生涯年;有人批評,來自澳洲的他來到奧克蘭為運動家隊效力才第四年,根本沒參與過勇士隊由衰轉盛的過程,憑甚麼大放厥詞?

但正因為奧克蘭發聲的是一個「外來客」,你就知道奧克蘭球迷感覺遭到背叛的負面情緒,有多麼強烈而真實,他所說的字字句句都是他們的心聲。


圖源:本站NBA圖輯

而金州勇士隊現在唯一能為奧克蘭做的事,也許就是繼續在柯瑞的率領下,繼續贏下去、繼續往偉大的航道直行,意即證明自己的決定是對的、用勝利沖淡奧克蘭的傷痛,不然奧克蘭老球迷死都不瞑目,也不會原諒勇士隊。

至於目前在美聯外卡排名第三的運動家隊,奧克蘭未來就只剩你們這一隊精神寄託了,為在地球迷們打起精神吧,在NBA開打前的10月,狠狠打個世界大賽冠軍,創造一個MLB版的老八傳奇、中興1970、80年代的運動家王朝,給灣區對岸那支負心球隊一記當頭棒喝,才是最痛快的「復仇」方式。

 

延伸閱讀:假先發真奮起:Liam Hendriks和運動家隊的9月逆襲

想參與更多棒球討論?歡迎到大將軍豪洨專區-什麼都聊廢文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