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3
作者:勳(Xun)

力與美的轉換 打造韻律體操的福爾摩沙-吳修廷

過去臺灣在歷史曾被葡萄牙人以「福爾摩沙」一詞形容為美麗之島,當時臺灣所擁有的高山林木之美讓葡萄牙人感到驚豔,於是經常高呼「Ilha Formosa」,葡萄牙文音譯即為「美麗(Formosa)島(Ilh...

請繼續往下閱讀

過去臺灣在歷史曾被葡萄牙人以「福爾摩沙」一詞形容為美麗之島,當時臺灣所擁有的高山林木之美讓葡萄牙人感到驚豔,於是經常高呼「Ilha Formosa」,葡萄牙文音譯即為「美麗(Formosa)島(Ilha)!」而具有國家級韻律體操教練和裁判資格的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體育學系教授吳修廷,從競技體操轉練韻律體操,堪稱力與美的轉換,在臺體大任教,更為該校培育許多代表中華隊出征國際賽場的韻律體操好手,2018年底更籌辦在臺體大舉行的首屆「福爾摩沙盃國際韻律體操邀請賽」,將臺體大打造成當今國內大專院校首屈一指的韻律體操王國,並讓參賽的外國隊伍看見臺灣韻律體操之美,彷彿搭乘時光機回到過去臺灣被稱為「美麗的福爾摩沙」的時刻,不僅帶動更多臺灣人認識韻律體操這項運動,也讓世界各國發現臺灣韻律體操獨有的特色和展現。

臺體大教授吳修廷是臺灣知名國家級韻律體操教練及裁判

力與美的轉換(競技體操-韻律體操)

有別於其他選手,從小就開始接觸韻律體操這個項目,吳修廷是從「競技體操」做為她體操生涯的起點,那時一位在電視機前,正準備就讀國中的女孩看著奧運轉播,「看到奧運轉播競技體操這個項目就很吸引我,後來國中因緣際會就加入學校韻律體操的隊伍。」雖然吳修廷的個子小,但那時缺少隊員的老師卻詢問她有無意願加入,「當下就覺得好像還不錯,想都沒想就加入了!」不過父母卻希望她能專心在學業,「小學也有競技體操隊,只不過我那時是合唱團,爸爸不太希望我在運動投入太多,主要是他們對這領域不是很了解,擔心我的未來。」

可是對學習身體動作展現的動機依舊強烈,即便高中暫停對競技體操的訓練,學校老師仍說服吳修廷的母親讓她學習舞蹈,「老師想說如果不能從事競技體操,就讓我嘗試同樣也需肢體動作展現及協調的舞蹈,因此高中學了三年的舞蹈。」有競技體操和舞蹈的基礎,升上大學後,開始結合這兩者的所學,「大學看到韻律體操就很著迷,好像同時看到競技體操和舞蹈的影子。」因為純粹喜歡,就會想要積極投入,一顆單純熱愛體操的心,使人生和體操脫離不了關係,更讓她相較從小接受韻律體操訓練的選手,多經歷競技體操、舞蹈等不同運動項目的洗禮,大學曾同時兼顧競技體操和韻律體操的學習,但最後選擇韻律體操,「還是很喜歡競技體操,但韻律體操具有音樂的元素,又包含許多創意,具有更多選手的自我展現,感覺融合更多事物在裡面。」

就是因為喜歡,所以就會想要積極投入!

體操(競技、韻律)、舞蹈等多元學習成就教練夢

成為韻律體操教練是吳修廷的畢生夢想

無論競技體操或韻律體操,還是舞蹈,在這三個項目皆有著墨,吳修廷說明三者之間是有關聯性,「不管競技體操或韻律體操,經由舞蹈的學習,可幫助我們在肢體的表現。」還能加強對音樂的感受,及對藝術的陶冶,舞蹈是體操很重要的基礎,韻律體操比競技體操更重視舞蹈的部分,大學曾考上舞蹈系,但還是選擇就讀有體操項目的體育專科學校,吳修廷笑說:「雖然接觸很多運動,但每次學習一個項目後,都遇到些阻礙然後中斷,沒辦法全心全意當位運動員,所以我有了當教練的夢想。」

因為有了遺憾,所以想把沒有完成的事情付諸在選手身上!

如此強烈動機,讓她面對內心最真實的自己,放棄國立大學舞蹈系,選擇有體操項目的體專,正所謂擇其所愛,愛其所擇,「蠻長一段時間,和爸爸常處於衝突的狀態。」後來憑藉努力,讓父母逐漸明白在運動領域,也能走出一片天,「讓爸媽了解透過運動能增加升學、就業的管道,他們才比較放心。」雖不像師範體系的學生,一畢業就有教職的工作等著,但吳修廷還是考上老師的職位,不過內心卻很掙扎,「如果我當老師,會不會就跟教練這職業慢慢脫節。」

所幸第二年來到有發展韻律體操的學校任教,使她找到平衡點,「利用課餘時間帶領校隊,過程很有趣,常幻想要如何栽培我的選手。」按照當時擁有的知識,塑造心中理想的選手,帶來很大的快樂,擔任教練後,會有股當選手是件很幸福的事,「當選手就專心在訓練上,朝自己目標邁進,但成為教練後,要考慮的事情很多。」韻律體操教練除了音樂的挑選,還得懂得音樂的編排,甚至連比賽服裝的製作,都得深思熟慮,「早期我還幫忙親手做選手的衣服,縫亮片和貼水鑽。」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