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3
作者:Benny Ice

《美網歷史課》回顧2009年Kim Clijsters復出奪冠時刻

2009年9月13日晚間,幾個禮拜前才回到WTA賽場的二十六歲比利時名將Kim Clijsters和十九歲丹麥小將Caroline Wozniacki進入Arthur Ashe球場,在眾目睽睽之下,準...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09年9月13日晚間,幾個禮拜前才回到WTA賽場的二十六歲比利時名將Kim Clijsters和十九歲丹麥小將Caroline Wozniacki進入Arthur Ashe球場,在眾目睽睽之下,準備進行第129屆美國公開賽女單冠軍賽。Clijsters將試圖成為自1980年溫布頓冠軍Evonne Goolagong Cawley之後,第一位產後奪冠的網球媽媽;而Wozniacki則是目標奪得丹麥史上第一座大滿貫單打冠軍。

比賽進行到了7-5、5-3,40-30,握有一盤又一個破發領先的Clijsters才剛靠著精彩的重複位置正拍致勝球,逼出今天第一次的賽末點。只要再一球,Clijsters的復出後的第一章節,就會有了完美無瑕的句點。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但在那之前,我們要先回顧一下:為什麼在2007年初退休的Clijsters,竟然會在兩年後復出?而她到底這一路上,到底如何過關?

***

1983年6月8日,Kim Clijsters在比利時佛萊明語區Bilzen出生。父親Lei是比利時足球名後衛,而母親Els則是國家代表隊體操選手。出身運動家停的Clijsters,在日後曾提到父親和母親讓她擁有適合打網球的伸展柔軟度以及速度。Clijsters五歲的時候,剛在比利時甲級聯賽奪得金靴獎的Lei便在自己家裡建了一座紅土球場,給才剛打網球沒多久的女兒當作禮物。從此之後,在父母支持下,Clijsters的網球路正式展開。

Clijsters在1997和1998年度過兩個完整青少年球季之後,在1999年以世界排名第420名之姿,開啟了他的竄升。在當年的溫布頓,身為世界前200名最年輕選手的Clijsters,一盤未失打進了十六強,其中還爆冷擊敗世界第10的南非女將Amanda Coetzer。在下一輪,Clijsters對上了兒時偶像「玉羅剎」Steffi Graf,可惜以直落二落敗。這兩位好手,將會在十年後溫布頓中央球場屋頂啟用的表演賽碰面,也剛好是Clijsters在2009年復出之後第一次在球場公開亮相。

時間來到了八月末,Clijsters在美國公開賽,一舉打到了第三輪,對上了地主明日之星Serena Williams。相較於Clijsters,Williams當時已經是世界排名前十的選手,但是Clijsters並沒有因為紐約觀眾的一面倒加油而怯場。憑藉她優異的移位還有成功的防守反擊,Clijsters和Williams大戰到了第三盤,終於在第八局成功破發,取得了5-3領先,距離贏球只剩四分。然而,Clijsters這時候卻忽然近鄉情怯,接連的失誤(包括Clijsters自己一個腦子放空所引起的誤判)加上Williams及時的壓迫,一下子就連丟四局,慘遭逆轉。不過,Clijsters也逐漸受到矚目,也被視為WTA下一位可以問鼎大滿貫的年輕新勢力。

在之後的五年,Clijsters還有同胞好手Justine Henin快速崛起,成為了當時Williams姊妹統御女網的最大對手。然而,原先預計會有偉大成就的Clijsters,卻一再地在大滿貫關鍵時刻惜敗。首先在2001年法網,整場比賽表現較穩的Clijsters,卻到了最後決勝時刻未能擊敗美國好手Jennifer Capriati,屈居亞軍。接著在2003年,先是在澳網四強對上Serena Williams的比賽中,在第三盤曾經握有5-1絕對領先,以及兩個賽末點,但最後慘遭逆轉。之後在法網和美網都打到了決賽,卻都直落二敗給了這一年突飛猛進的Henin。這也讓當時比利時媒體感到意外,質疑Clijsters的音量也逐漸增大。

在這一年,Clijsters首次登上了世界第一,而同時參與雙打賽事的她,也和日本名將杉山愛協力拿下當年法網和溫布頓女雙冠軍,成為了雙打球后。但是隨著Henin的壯大,Clijsters的比利時一姐寶座,也越來越不穩,最後也拱手讓給了Henin。

***

Clijsters到了2004年,在年初的霍普曼杯扭傷了腳,讓大家對她是否能夠參加澳網打了問好。不過她仍舊在澳網打進了決賽,但是又敗給了Henin。澳網的傷勢也成了2004年傷痛的序幕。之後Clijsters又會因為手腕撕裂傷以及息肉切除,幾乎錯過了2004年的整個球季以及隔年的澳網。過去令人期待的網壇新星,如今卻一再受到傷勢摧殘,再加上屢次在大滿貫的崩盤,Clijsters在2005年復出時,大家都抱持著疑慮,完全無法估計她會有什麼成就。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