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0
作者:微笑牛牛

世界杯籃球賽的美國隊是不是過譽了?

本屆世界杯籃球賽美國隊在熱身賽更被澳洲賞了一敗,小組賽第一輪面對土耳其,更是靠著對手延長賽四罰不中,才驚險的以1分之差勝出,到底美國是不是碰到真正的區域防守就不會打球?NBA球員是不是過譽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本屆美國隊在世界杯從組訓就碰到大量球員拒絕徵召,只能從為數不多的選擇組建成軍,即使如此,球員名單還是星光熠熠,普遍認為冠軍應該是囊中物,然而熱身賽被澳洲賞了一敗,小組賽第一輪面對土耳其,更是靠著對手延長賽四罰不中,才驚險的以1分之差勝出,到底美國球員是不是碰到真正的區域防守就不會打球?NBA球員是不是只有只會打體能球?

 

美國球員從高中到大學,一路也是面對區域防守上來的,只是高中時期,個人能力差異大,讓這些頂級天賦的NBA球員沒有受到太多戰術上的洗禮。NCAA的區域防守和規則與FIBA很相近,除了進攻時限增加到30秒以外,差異不大,不少高年級的落選秀會直接到歐洲各地去討生活。

 

所以要說美國球員無法破解區域防守這肯定是個假議題,這一屆美國隊會陷入苦戰的主要原因並非來自破解區域防守,而是面對FIBA規則尺度的不適應,還有在NBA養成的打球習慣,和FIBA的國際聯賽有不小的差距,短時間內難以完全適應過來,這次選擇的球員技能面上又不太適合破解聯防,才會讓美國隊一路打來,跌跌撞撞,發揮不出本身體能的優勢。

 

FIBA的吹判尺度

美國隊第一個必須要適應的就是FIBA相對寬鬆的吹判尺度,這一點是和現在NBA差異最大的地方,從轉播中不難看到,歐洲非常擅長使用移動迷宮,這種接近於掩護犯規的擋人方式,大個子在外圍假裝要走進禁區,利用這樣的動作將後衛卡住,在持球者啟動的時候才真正執行擋人動作,正常在NBA可能早就被吹移動掩護,但是在國際賽,裁判通常只抓擋人的這一刻是否有移動,導致美國面對這種擋人難以適應,往往陷入被動。

另一個就是禁區的對抗,一般來說FIBA的禁區攻防像在打泥巴戰,不管切入或低位,都不太響哨,NBA對切入禁區的身體接觸哨音是嚴格許多的,所以常常可以看到Jayson Tatum和Jaylen Brown兩個雙探花切入對抗後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

 

延伸四號怎麼用

現在的NBA幾乎每一隊都在提速,所以美國今年有不少延伸四號,但是FIBA沒有區域防守三秒的限制,歐洲球隊的大中鋒幾乎是不出禁區的,延伸四號用速度去衝擊籃框的機會相對少了不少,所以優勢被抵銷了大半,加上身材比起許多歐洲球隊的禁區要矮不少,在防守上難免要吃一些虧,要怎麼放大這些球員的優勢是美國隊很重要的課題。事實上隨著賽事進行,這些球員也漸漸找到自己場上的位置,畢竟雖然目前這一梯的美國隊成員離最佳組成有很大一段距離,但也都算是各個位置的前幾,適應賽事後表現不是大問題。

 

禁區

這一屆美國最薄弱的位置就在禁區,只有Lopez、Turner、Mason Plumlee三個合格中鋒,這裡面又只有Turner能配合美國其他球員打快速推進的比賽,防守上Lopez和Plumlee都屬於傳統的禁區型中鋒,用來應付歐洲球隊重磅型的禁區低位進攻,但只要對手不用這種進攻模式,正常情況還是會以Turner主守禁區,甚至擺上無中鋒的高速陣容,要怎麼做好收縮防守,保護好禁區,就是一個很大的課題。這個問題在八強開始碰到Gobert、M.Gasol、Marjanovic和Jokic時會被放大。

兩輪比賽看下來,美國隊的整體體能優勢還是很巨大,只要中鋒不要第一拍就被搶到很有利的位置,鋒線快速收縮防守的效果還是很好,歐洲球隊並不能夠在美國禁區予取予求,籃板的保護在鋒線的優勢活動力下,劣勢並不明顯。當然八強和前面一二輪的強度完全不同,不過筆者還是不覺得美國會在敗在禁區的問題上。

 

如何破解區域

本屆美國隊核心Kemba Walker不只打了三年大學,還拿到NCAA冠軍,要怎麼破解區域,不可能不熟悉,Khris Middleton也打了三年大學,除此之外Donovan Mitchell和Harrison Barnes至少也都打了兩年,反而是Jaylen Brown、Jayson Tatum與Myles Turner這三位One and Done,就很明顯不是很瞭解區域的運作方式,常常做出錯誤的判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