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5
作者:艾倫allen

一杯無糖可樂加冰塊-奧本山大亂鬥

籃球是一項激情、熱血,常有身體接觸甚至肢體碰撞的運動,有時一言不合就噴起垃圾話,再嚴重點就是球員互毆,或是板凳席清空之類的……但你有想像過球迷跟球員大打出手的畫面嗎?...

請繼續往下閱讀

籃球是一項激情、熱血,常有身體接觸甚至肢體碰撞的運動,有時一言不合就噴起垃圾話,再嚴重點就是球員互毆,或是板凳席清空之類的……但你有想像過球迷跟球員大打出手的畫面嗎?

過程

2004年11月19日,印第安那溜馬隊前往奧本山宮殿球場踢館底特律活塞隊,比賽直接拉到重點,終場前45.9秒,地主活塞隊以82-97大幅落後,在比賽大勢已定的情況下,活塞隊中鋒Ben Wallace在左翼接獲隊友傳球,一步過掉已無心戀戰,想盡快結束比賽的Stephen Jackson,但站在禁區另一側的Ron Artest可不同意,一個箭步飛上去朝著Wallace後腦勺重重一擊,在空中失去平衡,沒辦法轟炸籃筐的Wallace憑藉著一身肌肉,並沒有跌落在地,反而立即轉身去找Artest理論,順勢重重推了他一把。

圖片來源:news.com.au

或許是知道自己又錯在先,年輕氣盛的Artest並沒有與他發生更多衝突,儘管怒不可遏的Wallace還想找他算帳,但雙方球員及教練早已將他們隔開,他只能一直朝Artest丟毛巾、護腕等等。隊友Stephen Jackson雖然拉起了球衣,甚至握起了拳頭不斷喊著〝Come on〞,挑釁著Lindsey HunterRichard Hamilton,幸好雙方球員的衝突並沒有因為Jackson而擴大。

在雙方逐漸冷靜後,會發現畫面中少了Artest的身影,此時的他,並不是回到替補席乖乖待著,而是選擇躺在計分台上,沒錯,就是躺下!

根據Artest的說法,他認為裁判判決不公,他承認他有犯規,而裁判也響哨了,但Wallace推他、朝他扔東西,裁判並沒有給他技術犯規。怒氣值逐漸上升的他,執行了輔導員平時教他的方法,當情緒上來時就找個安靜的地方待著,而Artest選擇的那個地方,就是距離觀眾最近,底特律活塞隊主場的計分台。

可想而知,滿場的主場球迷肯定噓聲不斷,有的甚至丟爆米花、飲料杯等,不偏不倚,一杯無糖可樂加冰塊就這樣丟到了Artest的胸口,怒氣值滿點的再也忍不住了,馬上起身衝進觀眾席將一名大聲歡呼疑似是兇手的年輕人撂倒在地,而真兇John Green馬上從後方緊緊抱住他,希望他能住手。而其他球員見狀後也衝進了觀眾席,另一名球迷對著Artest潑了啤酒,同時濺到原本只是要來幫忙的Stephen Jackson身上,而他也不甘示弱,直接一記右鉤拳朝該球迷臉上招呼,此時活塞隊Rasheed WallaceRichard Hamilton也站上計分台想加入戰局,幸虧保安及教練團已將球員們脫離現場……但你以為結束了嗎?

在被拖回板凳席後,一名身穿活塞球衣的球迷再度衝上前朝他噴了幾句垃圾話,Artest也不廢話,打量了他一下後,便衝上去就灌他一拳,隊友Austin Croshere趕緊上前將他拉開並緊緊抱住他,避免他繼續失控。

終於,裁判意識到球賽不可能繼續打下去了,緊急宣布比賽中止,比分停留在97-82,印第安那溜馬以15分之差帶走了勝利。然而滿場的球迷情緒沸騰,根據Jermaine O’Neal的描述,部分球迷湧入了球場並堵住所有出口,其他球迷在看台上不斷丟東西到他們頭上。助理教練Chuck Person首先將Artest半拉半推進了球員通道,儘管Artest不斷試圖想掙脫,滿腦子都想著要衝回觀眾席揍扁那些朝他丟東西的球迷,但在兩名助教的攔阻下,Artest最終順利回到了休息室。

主角進入休息室後,其他隊友也陸陸續續回到休息室,當然途中經過了汽水、爆米花甚至鋼鐵椅子的難關,這也讓艾倫想到1991年6月1日,中華職棒味全龍與兄弟象的『六一事件』,以及當年熱情亢奮的兄弟象迷。而奧本山大亂鬥也算是告了一個段落。

近期的龍象大戰....

懲處

事件發生的隔天,前NBA總裁David Stern立即發布了懲處:

溜馬

Ron Artest:禁賽86場(史上最長的非毒品禁賽期)。

Stephen Jackson:禁賽30場。

Jermaine O’Neal:禁賽25場,該處罰通過仲裁減少至15場。

Anthony Johnson:禁賽5場。

Reggie Miller:禁賽1場。

活塞

Ben Wallace:禁賽6場。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