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競技魅力 奧林匹克帶來的「運動外交」效應

記得過去我們在規劃奧林匹克研討會時,奧會教育委員們一直在思考討論,要談Olympic Diplomacy(奧運外交)的話,到底要請誰來談比較好呢? 台灣的體育史根本就是一個血淚的外交史:退出聯合...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記得過去我們在規劃奧林匹克研討會時,奧會教育委員們一直在思考討論,要談Olympic Diplomacy(奧運外交)的話,到底要請誰來談比較好呢?

台灣的體育史根本就是一個血淚的外交史:退出聯合國、中美斷交、奧會模式、爭取國名不斷在上演。

關於Sports, Olympic Truce and Reconciliation這個主題,希臘前外交部長、聯合國安理會一員,也是現任國會議員的Mrs Dora Bakoyannis很有「高度」的跟我們談論體育外交的價值與信念。

他認為:「經濟GDP不會團結一個國家,但運動卻可以團結不同種族,達到塑造和平的目標。」

南非曼德拉總理用橄欖球隊連結種族階級、東西德組隊出賽奧運、1988年到2018年南北韓合作、板球運動緩解印巴緊張關係等等都是實際案例。

競技體育是一個公平的舞台,在舞台上我們看見彼此的不同,有人更快、有人更高、有人更強。但體育也讓我們看見所有人類的相同點,有同樣的失落與痛苦、有同樣的勝利與喜悅,Sport teaches us that other people, like us, feel pain and loss, as well as joy.

在公元前8世紀,古代奧運會就有神聖休戰的協議,三位國王Iphitos 、 Pisa 、Sparta在奧運會的前7天跟結束後7天,約好停止打仗,讓運動員、藝術家可以與家人安全地出行、平安的返家。

Ekecheria(在希臘語是休戰、孟加拉語意指握手言和)建立在一個充滿人性、尊重的友誼光輝之上,通過和平的概念,撇開分歧、拋開衝突,才能實現和解的可能。

Bakoyannis 告訴我們,透過運動外交可以達到以下四點: 

1.建立形象跟軟實力為媒介
2.創造對話平台空間
3.建立信任
4.實踐和解、融合與反種族的願景

運動雖然無法阻止衝突的發生,但它是一種「提醒」跟「機會」,這就是為何在運動的場域上實施外交策略、政治抱負,是所有國家都在做的事情(如1936年柏林奧運的希特勒)。

外交的目的,就是確保我們在發生衝突時是率先得到資訊的一方,並希望透過高壓與懷柔並濟的手段創造和解的機會,因此可見,外交其實是和平價值的擴大展現。

這讓我想到以前讀過的一本書:「有限與無限遊戲」,有限遊戲的目的是贏得勝利,無限遊戲的目的則是想要永遠玩下去。

所以,戰爭是「有限遊戲」,但貿易是「無限遊戲」;大屠殺是「有限遊戲」,但種族主義是「無限遊戲」。現在的社會換一種玩法在激發民情、創造對立、打著無邊界的仗。

我們表面上看起來沒有嚴重的戰爭,但這樣的戰爭將會延續的更長。

慶幸的是,我們還有運動。

運動是人們可以在感性跟理性間找到平衡的出口,可以激起正面的情感,達到和解與團結的目標。雖然運動所帶來的外交效果影響有限,但卻能夠吸引各國積極的參與,並展現軟實力。

台灣確實是個小島,運動或許不是最好的外交解方,但運動卻是可以思考的靈感方向。因為運動是個公平、實踐平等的舞台,它是唯一一個縱使你在運動場上輸了,也不會覺得被羞辱了的地方,這才是它可以突破對立、團結國家的最深層價值所在。

 

延伸閱讀:

運動與政治(一)-1969年的足球戰爭

大自然的反撲 氣候變遷對於奧運發展的嚴重影響

球學聯盟創辦經歷 何凱成的奧林匹克教育精神

 

圖片來源:美聯社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