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6

【F1】Sebastian Vettel 是否能夠在義大利站突破長達一年的冠軍荒?

本周末即將迎接義大利大獎賽,也是歐洲賽事的最後一站。法拉利在上一站突破本季的冠軍荒,Charles Leclerc拿下比利時站分站冠軍,這場勝利紅軍和Leclerc都有重大的意義。 上周六F2的...

作者:Kevinbig3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本周末即將迎接義大利大獎賽,也是歐洲賽事的最後一站。法拉利在上一站突破本季的冠軍荒,Charles Leclerc拿下比利時站分站冠軍,這場勝利紅軍和Leclerc都有重大的意義。

上周六F2的比賽進行到第二圈時,車手Anthoine Hubert上坡過Raidillon彎道後,為了閃避前方的車輛衝向右邊緩衝區撞上護欄,車子反彈到賽道上,被來不及閃避的Correa撞上,不久宣告傷重不治。

身為Hubert好友的Leclerc將勝利歸給他,生涯首勝是在如此艱難的情形下拿下,沒有心情去享受,苦甜參半的心情需要慢慢去消化。

 

 

至於Vettel呢?

Vettel在賽後紅軍慶祝合影時刻特意站在後頭,就怕搶走Leclerc鋒頭,說實在的這也是他整場比賽的寫照。

 

 

Vettel排位賽拿下第二名,但是落後Leclerc足足有0.748秒,正賽起跑他在第一彎La Source被Hamilton從內線超車,但是憑著法拉利在直線上的優勢,原本緊跟在Hamilton後方的Vettel再經過Raidillon彎之後的直線發動了攻勢,從外側超掉Hamilton要回第二名,直到第一次進站之前,紅軍和銀箭的排名就這樣維持著。

 

Vettel在2018年和2019年的超車比較

 

雖然Vettel處於第二名的位置,但是並沒有領先Hamilton太多,法拉利陣營擔心Hamilton先進站他們再讓Vettel進站的話,可能會被反超,因此紅軍策略組先發制人,讓Vettel在第15圈就進站,比大家預期的都還要早。有趣的是,賓士並沒有讓Hamilton,Bottas兩台車進站,他們策略似乎沒有考慮到Vettel,反而以Leclerc為主要競爭對手來擬定策略。比賽來到21圈時Leclerc進站,果然Hamilton立刻再下一圈進站,賓士的進站花了3.6秒,出站時落在Leclerc之後,而這時候Vettel領跑。

Vettel沒有領跑太久,在第27圈時就被Leclerc趕上,Vettel也讓他超車,Vettel原本取勝的機會也沒了,他反而要掩護Leclerc,盡力阻擋Hamiltob的追擊。Vettel的表現也沒有讓車隊失望,Hamilton在第32圈超掉他之前,他成功阻擋了Hamilton 2.64秒,這也讓Leclerc的冠軍更加穩固了,而最後Leclerc也順利拿到冠軍,以不到一秒的差距獲勝。

 

 

Vettel他心裡一定不屈服於這樣的結果。對法拉利來說,他幫助了車隊的本季首場勝利;對自己來說,原本取勝的機會就這樣浪費了,他絕對不想只是當幫助隊友的「二號車手」,如果有任何取勝的機會,他一定全力以赴爭取。

 

 

賽前Leclerc有說道,輪胎控管方面他必須再加強,Vettel之前比賽做得比Leclerc好的就是輪胎控管。以匈牙利站為例,Vettel起跑後黃胎用到第39圈(共跑71圈)才進站換上紅胎,Leclerc則是黃胎跑了27圈就近站換上白胎,落後Leclerc一大截的Vettel仍然在倒數第三圈追上,並在第一號彎晚煞車內線超車。

但是本站似乎劇情是相反的,Leclerc更熟稔地管理輪胎,反而是Vettel掙扎於車尾晃動造成的輪胎磨耗。其實從排位賽就能看出他的掙扎,Vettel的駕駛風格需要非常穩定的車尾(以前在紅牛車隊時期),不穩定的車身會大幅影響到他的表現,本季紅軍更加追求直線上的優勢,以高速和低阻力為目標,自然而然就損失了下壓力,這種賽車的設定自然很難讓Vettel發揮,但有趣的是Leclerc似乎更能適應這個問題。

Vettel本季最接近勝利的一次要追溯到加拿大大獎賽,他在排位賽拿下桿位,以0.206秒的差距打敗Hamilton,而他贏過Leclerc甚至高達0.680秒。起跑後Vettel守住Hamilton的攻勢順利領跑,但在第48圈時,他在三號彎稍微轉向過度,方向盤往左打修正但修正過頭,車子筆直地開往四號彎內側的草地,Hamilton見狀從外側發動攻勢,但Vettel也趕緊回到賽道上,並守住第一名,之後十多圈後Vettel因為不安全返回賽道被判罰五秒,勝利也因被FIA「沒收」。

 

許多車手對於FIA的判罰不以為然──賽車手對於Vettel爭議性判罰的看法

 

 

 

加拿大站之後,Vettel就再也沒有在排位賽贏過Leclerc,最近六場比賽Leclerc是以6-0完封Vettel。從加拿大站和比利時站也能看出兩位車手的抗壓能力,Vettel在加拿大領跑時不斷受到Hamilton從後方的攻擊,最終在第48圈時失誤,姑且不論FIA爭議性的判罰,Vettel還是因為受到強大的壓力而犯錯;Leclerc比利時站最後十圈同樣也是被飛快的Hamilton追擊,但他並沒有犯下任何錯誤,沉穩地拿下分站冠軍,要知道賽前他還得背負著朋友Anthoine Hubert過世的痛苦,在艱難的處境還能替法拉利拿下本季首勝確實不簡單。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