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1

「職業賽車手的生活,跟你想的不一樣。」-陳意凡

講到職業賽車手,一般人腦海中就會浮現「家裡有錢、飆車族、妹多」的想像,但深入了解賽車世界,會發現似乎並不是那麼符合大眾的想像,真正的賽車手經歷的絕對和你想的不一樣,就讓台灣新一代的職業車手-陳意凡一起來帶我們揭露職業賽車運動的神秘面紗...

請繼續往下閱讀

意凡印象相當深刻的是,在今年的韓國站賽事中,隊友就曾因為過度高溫導致賽車鞋底被「熔化」在煞車踏板上,令他怵目驚心。如果真要形容,意凡認為,大家可以想像成在桑拿房內待上兩、三個小時「同時」做著重量訓練的感覺,大概就相差不遠。

賽車運動的車室溫度相當可怕

重量訓練和體能維持對賽車手而言是相當重要的「保養功課」,跟一般人所想的「就只是開車而已」截然不同。正常情況下,我們開車行駛在平面道路上可能僅是 40 、 50 公里的速度,高速公路至多也 110 公里,但在他所參與的 GT 賽事中,雖然極速不若世界最高殿堂的 F1 一級方程式賽車,但仍可逼近 300 公里,甚至過彎時的速度也在 200 公里以上,在這樣的速度下,會需要高強度的身體素質、核心肌群來對抗可怕的離心力,同時又要兼具爆發力與肌耐力,也要鍛鍊小肌群來增進靈活性與功能性,這樣的體能要求跟其他種類的菁英運動員相差無幾,甚至有著更高規格的標準。

有加速就意味著必定有減速的時候,和一般家用車款不同,職業賽車需要的是「重踩」之後「輕放」,所謂的重踩定義為何呢?一般家用車踩踏煞車的力道平均約莫 10 至 20 公斤,真遇到緊急狀況時的急煞可能也大概在 40 公斤左右,但在賽車運動中,出現「 140 公斤 」的煞車力道是家常便飯,這樣的力道可還不僅是踩一下而已,而是要持續施加力道後再輕放,如果沒有完善的訓練支持肌肉力量,可能連基本的一次煞車都辦不到。

重量訓練也是職業賽車手的必備功課

世界上的賽車種類繁多,有像 F1 這樣的高強度短程賽、也有像是 WRC 世界拉力房車錦標賽這樣的越野或場地賽事、也有如利曼 24 小時大賽這樣的耐久接力賽等,而就比賽時間而言,除了有個人短程賽外,接力賽可約略分為 50 分鐘、 1 小時、 4 小時、 12 小時或以上的比賽,以常見狀況來說, 4 小時以上都會需要 3 至 4 為車手。

就意凡個人而言,他印象相當深刻的比賽為於澳洲跑過的「 12 小時街道賽 」,當時的比賽是在自然山道上,團隊除了要展現意志力與體能跑完 12 小時外,在上下坡的山道中跑到時速 220 公里的超高速比拼更是對車手的一大試煉,因為部分彎道可能看不到出彎點,如果無法順利通過,下場通常不外乎就是失速或是撞山,因此,除了體能要求,「專注力」也是想成為職業車手的逐夢人的必備技能。

歐洲一些賽車文化相當成熟的國家對於選手訓練分工嚴謹,除了有體能教練外,也有指導賽車技術的技術教練,歐洲的技術教練要求相當嚴格,對於每條賽道中每個彎的進彎點、出彎點、煞車點、補油點都有高規格標準,也因為這樣的訓練及要求,才能在差 1 秒就算極大差距的職業賽車中生存。

當通過了重重嚴苛考驗後,真能迎來眾人想像中的「美色」或是「龐大金錢」嗎?如前所述,有些人可能真是這樣,但意凡以自己為例,自從投入賽車運動後,一直都待在相當小的圈子內,不太會有其他的社交活動,整個圈子內也是以男性居多,根本難以結識志同道合的女性朋友,甚至原先的女友更因為賽車運動而選擇與他分開。

而在收益部分,如果先不看最高層級的例子,許多車手其實需要自己找贊助,甚至有些比賽沒有獎金,求的只是一個「曝光」機會,為自己的下一份工作做打算,意凡認為自己較為幸運,可以獲得 Lamborghini 的贊助,不過儘管如此,要在為數眾多的車手中殺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確實相當不易。

想要進步勢必需要更多訓練與練習,在一般人的想像中,「頻繁練車」肯定是進步的不二法門,但對於車隊與車手來說,每次練習代表的都是成本的消耗,不論是場地費用、零件費用、技師團隊費用等都是成本,從一套胎(四顆輪胎)在激烈操駕中可能只能用一小時、每套胎大概要 8 至 10 萬台幣的情況來看,成本昂貴的事實即可略知一二。

也因次,在意凡的訓練課表中,大部分會是以一天體能訓練、一天技術訓練的交錯方式為主,而在技術訓練中,除了實際下場練習,「模擬機」的技術訓練在現代也是一大主流,拜科技所賜,現今的模擬機台皆相當擬真,與實際下場相互搭配,確實可以在訓練效果與成本控制間取得平衡。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