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6
作者:Benny Ice

《2019年美網》三巨頭剩一人 Rafael Nadal第十九冠已成囊中物?

原本大家預期會被三巨頭主宰的美網,如今卻只剩今年法網冠軍Rafael Nadal進到四強,這也是Nadal自從2008年之後,再次在四大滿貫都打進四強。 在少了Novak Djokovi...

請繼續往下閱讀

原本大家預期會被三巨頭主宰的美網,如今卻只剩今年法網冠軍Rafael Nadal進到四強,這也是Nadal自從2008年之後,再次在四大滿貫都打進四強。

在少了Novak Djokovic和Roger Federer之後,今年的美網冠軍獎盃,看似Nadal的囊中物。若Nadal當真奪冠,則將會拿下生涯第19座大滿貫冠軍,自己離Federer的20冠紀錄也只剩一冠之隔。

然而,相較於其他三大滿貫,美網卻是這十年來最多非三巨頭奪冠的賽事。包括了2009年的Juan Martin del Potro、2012年Andy Murray、2014年Marin Cilic和2016年Stan Wawrinka,都在這個年代於紐約殺出重圍,短暫讓三巨頭的壟斷停歇。今年,我們是否會看到其他三名選手阻止Nadal,演出大驚奇呢?

筆者就先講出結論好了。就目前情勢,再加上Nadal這兩個禮拜以來的近況來看,Nadal拿下冠軍的可能性非常高。所以以下筆者在本文的重點,會放在其他三名晉級四強的選手身上,內容包括他們的特點介紹,並說明他們對上Nadal可能會有的優勢和劣勢,以及他們必須要注意的戰術。

(24)Matteo Berrettini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雖然大部分讀者看到這篇文章時,比賽已經打完,但是筆者覺得還是要好好講一下Berrettini這位選手。無論他贏還是輸,至少讓大家多認識他也無妨。

23歲的「小帽子(他的姓氏原文意思)」Berrettini是今年ATP賽季進步最多的好手之一。身為義大利未來之星,Berrettini過去讓人知道的除了那英俊的臉龐外,就是他剛猛的球速。他的發球動作有點類似加拿大重砲Milos Raonic,準備動作有明顯的擺動以計算節奏。他的一發球速大概在123英哩左右,但最快可以飆到135英哩以上。Berrettini那78%的一發致勝率,在四強選手中僅次於Nadal;Ace數也是以66記僅次於Daniil Medvedev(總排行第7名)。

Berrettini的最大武器,就是那又快又重的正拍。在面對Gael Monfils的八強戰中,Berrettini屢次用那正拍重捶,持續壓迫Monfils的底線防守,也替自己拿下了不少分數。在本屆美網,Berrettini總共打出了111記正拍致勝球,名列整個賽會第十二名。這麼多的正拍致勝球,又剛好是他底線致勝球的77%,甚至還有數據顯示,Berrettini在本屆美網的正拍,比Nadal的上旋還多。所以很明顯地,Berrettini在底線來回非常喜歡用他那犀利的正拍攻擊。

Berrettini的反拍相對之下,就顯得平庸許多,但還不至於是像John Isner那樣無藥可救。Berrettini的反拍特別的地方是他喜歡運用大量的切球反拍,而這也在某種程度來說是他的武器之一。在Berrettini年僅17歲的時候,因為左手腕受傷,讓他將近三個月的時間,只能用單手反拍切球打球,也在那個時候,Berrettini就練就了非常好的反拍切球。以對上Andrey Rublev的十六強戰為例,Berrettini的反拍切球,就讓喜歡打快節奏的Rublev在擊球上亂了陣腳,奠定勝基。

這場四強賽將會是Berrettini和Nadal第一次的對決。身為黑馬的Berrettini,首要的課題就是要保住自己的發球局,並盡可能用自己的正拍攻擊Nadal。雖然場地不一樣,但是Berrettini或許可以借鏡去年溫布頓八強del Potro對上Nadal的策略,主動攻擊而不甘於和Nadal進行多拍來回。此外,Berrettini的反拍切球或許是個武器,但面對左手持拍且腳步靈活的Nadal,反拍切球反而有可能會給予Nadal更多的時間和機會進行攻擊。另外,自己的雙手反拍也必須要避免被Nadal打點,畢竟那是Berrettini較弱的一環。

Berrettini在這場四強賽,恐怕是凶多吉少。然而,Berrettini的目標至少是不要重演在溫布頓被Federer血洗的慘劇。或許有了那一次的經驗,會讓Berrettini在明天早上有較好的表現。至於他能不能夠威脅到Nadal,就看他能不能夠成功突破Nadal的嚴防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