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7

練到深夜也要練!千賀滉大的進化,是這樣來的

千賀滉大,軟銀當今的王牌投手,育成出頭天的故事已經廣為人知;更可怕的是,他還不斷在進步,今年初催出161公里的火球,就是最佳的成長證明... 隨著例行賽球季即將邁入尾聲,千賀...

請繼續往下閱讀

千賀滉大,軟銀當今的王牌投手,育成出頭天的故事已經廣為人知;更可怕的是,他還不斷在進步,今年初催出161公里的火球,就是最佳的成長證明。

 

 

隨著例行賽球季即將邁入尾聲,千賀近期狀況卻不盡理想,苦吞三連敗,是自2016年開始轉向先發後頭一遭。不過,他9月6日對上羅德的比賽,一夫當關主宰全場,到了8局結束,記分板上羅德的安打數,竟然還是「0」。現場所有軟銀球迷屏息以待,準備見證自家王牌,在這一夜達成令和年的首場「無安打」比賽。

 

8局投完,已經用了115球的千賀,9上繼續登上投手丘,但體力上明顯下滑,導致他的控球失準,一開始就連續保送9棒的田村龍弘、1棒的岡大海。接著他讓鈴木大地打出一壘滾地球,眼看是雙殺的機會,軟銀內野守備也沒有浪費到時間,卻還是只抓到往二壘跑的岡大海,沒能抓到鈴木,導致一三壘有人、1出局的危機。

 

體驗過日本大賽、世界棒球經典賽等大場面的千賀,心裡明白距離偉大的紀錄,只差2個出局數,但同時遭遇體力和心理的考驗,還得跟羅德的中心打者對決,忐忑的情緒全寫在臉上。他穩住情緒,用招牌指叉球抓到3棒的中村獎吾;面對4棒井上晴哉,指叉球、速球交互搭配,最後用外角指叉球,送出本場第12次三振。

 

頓時,全場歡聲雷動,千賀與捕手甲斐拓也,也不約而同興奮的拍擊手套,開心的慶祝這難能可貴、歷史性的一刻。1943年,軟銀還叫做南海鷹時,一名叫別所昭的投手,曾經投出無安打,自那之後軟銀不乏巨投,包括齊藤和巳、和田毅等,但都沒人能挑戰成功,等了76年又103天,才出現了千賀。

 

千賀創造令和年第一場無安打,也是第一個育成出身寫下無安打紀錄的投手,同時也是日職史上第80人。

 

在千賀之前,日職近兩次無安打都出現在央聯,且都是由讀賣巨人的投手達成,一次是去年巨人先發山口俊在7月27日對中日龍達成,另一次則是讀賣巨人王牌菅野智之,於高潮系列賽首輪10月14日對養樂多時投出。因此,千賀這次的無安打秀,也算另類替洋聯的投手「扳回一城」。

 

2010年日職選秀會,軟銀育成第四指名入團,千賀在這樣的狀況下入團,顯然,軟銀對他的期待並沒有太高。千賀當時球速不到140公里,也沒打過甲子園,一般公立高中出身,獲得低評價確實不意外。

 

連該年跟他同期的外野手柳田悠岐,球速還比千賀快。不過,千賀並沒有因此沮喪,反倒只是明白這個世界「人外有人」,「而如果我是高順位入團,那可能就不會這樣想了。」他如此說道。

 

時任三軍教練、現任軟銀一軍投手教練的倉野信次說,千賀為了要得到升上一軍舞台的力量,拚了命的鍛鍊自己。

 

比如,千賀第一年的菜單是要鍛鍊腹肌,他只要有時間,都會抓準機會訓練,球隊遠征亦然,就算已經是夜深人靜,大家都入眠時,還是堅持做完既定的菜單才休息。那一年,當他總算有機會傳接球,奮力一投,原本不到140公里的球速,上升到151公里。接著,千賀又找上知名訓練師鴻江壽治,學習人體構造,進一步調整自己的投球動作。

 

與其說千賀是天賦異稟,不如說,他是宛如愛迪生一般,靠著百分之1的天賦,加上百分之99的努力,才能走到現在這一步。

 

今年的千賀,除了球速進步,還改變了甚麼?答案在配球。我們可以從2016年到現在,觀察出千賀配球策略的改變,他2016年,主要就是指叉、滑球跟曲球,2017年開始,對招牌指叉球的依賴感變高,但也不斷增加球路應用,比如切球,就是2017年首度出現。接著到今年,速球的威力上升,成為他的主力球種,變化球的組合上,用了更多的切球,並首度用上噴射球,與滑球、指叉交互搭配,做為克敵制勝的武器。

 

千賀2016到2019配球比例
年分 速球 切球 噴射球 滑球 指叉 曲球
2016 52.67 0 0 23.7 20 3.63
2017 47.99 3.74 0 18.9 24.99 4.38
2018 48.38 7.87 0 17.77 22.79 2.81
2019 49.11 15.11 6.27 11.05 17.51 0.91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