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0
作者:MedCY

Russell Martin也能二刀流?談大聯盟暴增的野手投球現象

在現今的大聯盟,投球已經不是投手的專利了,在比分差距很大的情況下,我們偶爾會看到野手上到投手丘秀兩手自己的拿手絕活,還記得今年以投手身分出賽高達4場的道奇資深捕手Russel Martin引起不少熱議...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現今的大聯盟,投球已經不是投手的專利。比分差距很大的情況下,我們偶爾會看到野手上到投手丘秀兩手自己的壓箱絕活,還記得今年以投手身分出賽高達4場的道奇資深捕手Russell Martin引起不少熱議,而且Martin總共投了4局,目前為止一分為失,僅被打出2支安打,而且四場比賽裡面,通通是擔任第九局的「關門」角色,在Kanley Jansen不如以往神威的情況下,也讓大家戲稱Russell Martin才是道奇隊真正的王牌終結者。

事實上,野手上來接替投手投球,從過去難得一見的奇景,慢慢地轉變成了棒球場上的日常。根據USA SPORTS TODAY統計,野手投球的比賽場數已經從2010年的9場,上升到2018年的65場,到今年美國時間8/21為止,全大聯盟已經有78場野手投球的比賽。

2010~2019野手逐年投球場次
(版權問題,此為筆者電繪之仿原圖示意圖)

野手投球愈來愈頻繁的原因其實不難想像,因為現今大聯盟的牛棚投手各司其職,常常投沒幾個人次就會下場休息,所以消耗量愈來愈大,再加上先發投手的投球局數愈來愈短,2010年大聯盟的先發投手還可以投到平均6局,今年卻只剩下5.2局,只要比賽中間有哪位投手出狀況,很快就會將牛棚戰力消耗殆盡。

2010~2019先發投手逐年投球局數

今年美國時間8/16號,洋基隊以5-19的懸殊差距輸給克里夫蘭印地安人隊,這場比賽洋基隊採用假先發Chad Green,結果他只投了0.1局就被爆打5分退場,隨後接替的投手繼續不留情地被印地安人痛毆,第八局之後,洋基總教練Aaron Boone派上一壘新人Mike Ford上來投球,花了42球才終於結束比賽。賽後Aaron Boone這麼說道:

如果到了第7局比數還是如此懸殊,應該要有些獎勵制度,這是聯盟可以去思考的。因為把野手放上投手丘上投球是不有趣的,即便我認為Ford或其他人可以從投球找到樂趣。

Aaron Boone向記者們提出了「提前結束比賽」制度的想法,他認為在大幅比分落後,比賽幾近無望的局面下,總教練應該要能夠舉白旗宣布投降,並為明天的比賽提早做準備。更何況,對領先的隊伍來說,他們打了那麼多分,也要得到應有的回饋。

釀酒人總教練Craig Counsell也附和Boone的想法,他說:

我不覺得這是個壞點子。真的。我們必須把規則訂清楚才能確保它運作完善......不過如果是場19-5的比賽,我想大家都會同意不需要打第九局。

剛好Counsell的子弟兵Jeremy Jeffress就是他意料之外的反對者:

我不覺得我們是少棒球員(少棒棒球聯盟Little League Baseball也有提前結束比賽的制度)。打滿比賽吧。

事實上,明年大聯盟正在擬訂新的規則,除了擴增季中球員名單至26人,讓教練團可以多帶一位選手上大聯盟,也要限定野手只能在垃圾時間、延長賽等特殊情況才可以上來投球。二刀流則有另外規範。這樣的新制度或許可以減輕野手的投球負擔。

而因應大聯盟的規則變更,加上大谷旋風的影響,各球隊其實也隱隱刮起了二刀流選手的風潮,天使隊除了大谷翔平以外,還有Kaleb Cowart、Jared Walsh、Bo Way、William English等正在培養的二刀流球員,另外最近締造勝投、開轟、野手三位一體紀錄的紅人球員Michael Lorenzen和光芒隊的Brandon McKay,也被期待成為下一位大谷翔平。

不過回到前面Aaron Boone的問題,為什麼野手投球會引起那麼大的紛爭呢?

很大的原因是受傷的疑慮。像金鶯的內野手Hanser Alberto就曾經提到他害怕投球時會直接被強襲球擊中。反之,也有人不怎麼擔心。今年美國時間7/26金鶯隊的外野手Stevie Wilkerson悄悄地拿下了大聯盟史上第一個野手救援成功,光是7月,他就已經為球隊貢獻三場比賽的投球,有一場甚至投了兩局。7/26賽後訪問他這麼說道:

我從來就沒有因此感到痠痛。丟那些55mph的慢速球並不會對我的身體造成太大負荷。

 

我的看法

就現況來看,由於科學化棒球的興盛,牛棚專業分工勢不可擋,因此消耗速度增加也是必然的,野手在特殊情況下如垃圾時間、延長賽時,會愈來愈需要上場投球。大聯盟預計推動的26人名單制確實能讓教練團多一個能使用牛棚投手的空間,不過效果還是會有限。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