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8

終入籃球名人堂的黑人先驅者:Charles "Chuck" Cooper

2019年的籃球名人堂介紹儀式裡,由年事已高坐在椅上的塞爾提克耆老Bill Russell、Tommy Heinsohn為首,包括Larry Bird、Kareem Abdul-Jabbar、...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想要簽下Clifton。」Auerbach自傳裡寫著。「我看過他很多場比賽,因為哈林常常在我們的場館打球,我知道他能夠幫助這支球隊。當我發現他與哈林的合約已經到期,便跑去賓州與他洽商。」

憑著三寸不爛之舌,Auerbach與Clifton達成一紙7500美金年薪的合約,確認後塞爾提克就將合約送往NBA總部核備。當時還沒有任何薪資規範,因此所有的合約審查幾乎都只是形式上的確認,但Clifton的合約卻被當時的NBA主席Maurice Podoloff打了回票。

「Podoloff告訴Walter Brown他不想因為簽下哈林籃球隊的最佳球員而激怒Saperstein,」Auerbach說著。「那時候哈林籃球隊跟NBA球隊舉辦很多雙重表演賽,對許多城市而言,一年裡唯一賣光或是接近賣光所有門票的時刻就是哈林籃球隊造訪的那幾天。Podoloff告訴Brown他擔心如果塞爾提克再簽下Clifton,Saperstein會取消所有球賽。」

Auerbach聽到後對Brown指出這是個荒謬的論點,因為當時除了NBA的球館外,Saperstein根本找不到能讓他的哈林籃球隊比賽好賺取門票收入的大型場館。但由於Brown不想在這個議題上跟Podoloff起爭執,當時才剛接手塞爾提克教鞭的Auerbach也非後來不可一世的重量級人物,塞爾提克與Clifton的一紙合約就此打住。

幾周後,打開報紙的Auerbach發現斗大的標題:Clifton與尼克隊簽約。抓狂的Auerbach衝向Brown的辦公室興師問罪,才知道Podoloff與Saperstein私下達成了協議,NBA將會安排哈林籃球隊有更多的比賽在紐約麥迪遜花園廣場舉行,而代價就是讓Clifton與尼克隊簽約。

雖然引入Clifton失敗,Cooper還得要在訓練營裡擊敗其他競爭對手才能入隊,但當時塞爾提克挑選Cooper並非單純只是要挑選黑人球員而已,而是有企圖的引入黑人球員。因為在1950年的訓練營裡Cooper並非唯一的黑人球員,紐約街頭籃球明星控衛Isaac “Rabbit” Walthour、Chuck Harman(後來成為大聯盟內野手)與後來在球季中加入三城黑鷹隊的Hank DeZonie都在名單中,Auerbach是真心相信黑人球員的特質能夠幫助這支球隊。

永恆的友情:Bob Cousy

挑選Cooper不僅震驚了NBA老闆與Saperstein,也在塞爾提克球員中引起不少波瀾。選秀會結束後,32歲的老將Bones McKinney就找上了Auerbach:「紅頭,聽說你挑選了Cooper?」雖然擔心出身南方北卡州的McKinney會有激烈的舉動,Auerbach還是證實了這項早已傳遍球界的新聞。

「那麼,就讓我當這個孩子的室友吧!」出乎Auerbach意料之外,McKinney自告奮勇的擔任起Cooper的導師工作,幫助他融入這個全是白人的球隊與全是白人的聯盟。

不過這則出現在Auerbach自傳中的故事有些時空上的漏洞,因為McKinney是在1951年1月才因為華盛頓首都隊解散而透過選秀進入塞爾提克,自然不可能在1950年的暑假就自告奮勇當起橋樑,因此Auerbach張冠李戴的機率甚高。而根據Rom Thomas所寫「They Cleared the Lane」,則記載著在選秀會後許多球員向Auerbach探詢希望能成為Cooper的室友,讓Auerbach不得不每隔三、四周就替Cooper更換一次室友,而McKinney是在首都隊解散後成為Cooper的室友。

諷刺地是Auerbach精心挑選的狀元Chuck Share從來沒機會穿上綠衫,反而是一度被其他老闆質疑的Cooper與首輪被Auerbach刻意略過、避之唯恐不及的Cousy正式進入了塞爾提克。根據Cousy的說法,在客場征戰的旅途中,Auerbach指定了Cousy作為Cooper的室友,讓兩人建立起除了同梯外的情誼。

這並非Cousy第一次遇見Cooper。大學畢業後的空檔,同樣前途茫茫的Cousy接到了Saperstein的邀約,邀請他加入擔任哈林籃球隊對的手大學全美明星隊,參與跨越全美的18城巡迴表演賽。Saperstein提供Cousy每場高達五百美金的出賽費,這數字甚至還要高於他付給自家哈林球員的價碼。

衍生閱讀:<選秀的故事> Bob Cousy(十之五)第一次交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