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8

終入籃球名人堂的黑人先驅者:Charles "Chuck" Cooper

2019年的籃球名人堂介紹儀式裡,由年事已高坐在椅上的塞爾提克耆老Bill Russell、Tommy Heinsohn為首,包括Larry Bird、Kareem Abdul-Jabbar、...

請繼續往下閱讀

要知道,後來加入NBA的Cousy與三城黑鷹隊老闆Ben Kemer經過幾次拉鋸談判後才談妥的薪資僅九千美金,剛好是這18城之旅一城一場的總和,如果考量雙重賽,Saperstein答應的金額就更遠過於此。

不過,Cousy因為還有自身原本的巡迴賽要參與,最後只替Saperstein打了三場表演賽,但在比賽裡他與哈林籃球隊的傳奇運球大師Marques Haynes相互攻守,而Coopoer與Clifton也在Cousy的腦海裡留下深刻的印象。

很快的,Cooper與Cousy成為好友,不僅是在做客時成為室友,出身紐約市但在波士頓市區外約一個小時車程的Worcester就讀Holy Cross的Cousy也擔任起導遊的工作。在他的帶領下,兩人不但一起外出用餐、喝啤酒,也一起在波士頓的夜總會裡聆聽爵士樂與藍調,更曾經在Storyville夜總會裡欣賞Erroll Garner的演出。

同樣出身匹茲堡的Erroll Garner是知名的爵士鋼琴家與作曲家,被選入百大爵士大師之中。Stroyville夜總會依然屹立在波士頓最繁華的街頭,位置就在波士頓公共圖書館與Prudential Center之間,Huntington Ave與Exeter St.的街角,正對面就是Star Market,也就是波士頓最著名「鴨子船(Duck Tours)」在Prudential Center的Huntington Ave乘車處。

「Cousy與我都熱愛爵士樂,在紐約我們會一起去聽Erroll Garner或是George Shearing的演出。」Cooper說。「或者當周日在波士頓沒有地方能喝酒時,Cousy會帶我去私人的俱樂部、夜總會。雖然我孤身一人,但Cousy讓我感到舒服些,他大概是我認識最沒有種族成見的白人。」

才華洋溢的Cousy只在練習裡用幾分鐘的時間就讓Auerbach承認自己犯了大錯,但Cooper的NBA生涯卻相當坎坷。在場上不僅對手有種族歧視的言語挑縣,場邊球迷的惡言攻擊也未曾少過,旅途中的種族歧視更是隨處可見。

最後,Cooper成為四名黑人球員中唯一唯一熬過訓練營的倖存者,很快地,他就發現職業球賽與大學球賽的巨大差異。六呎五吋高體重略超過200磅的Cooper在場上主打強力前鋒,擅長抓籃板與防守,同時也有不錯的雙手跳投能力,在隊友Ed Leede的眼裡,他是個寧願傳球也不會輕易出手的團隊型球員。

「職業球賽沒有太多束縛,這是我最開心的一環,」Cooper在新秀球季接受訪問時說。「在大學,我們只被允許在某些情況下出手,但在職業比賽裡,你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位置出手,而且,職業球隊的教練也鼓勵你多出手。」

無所不在的種族歧視

Auerbach的第一個球季中除了選入Cousy與Cooper外,也透過交易換入了明星中前鋒Ed Macauley。Macauley與Cousy成為球隊的進攻主軸,在Auerbach的快節奏進攻裡,活力十足的Cooper也獲得教練團的重用,每場9.1次的出手與9.3分都居全隊第四,每場抓下8.5個籃板則僅次於Macauley,同時還有2.6次的助攻。

相較於場上,Cooper得要花更多時間在面對場外的事物。除了身為菜鳥的適應外,身為史上第一個黑人選秀球員更讓他成為對手與球迷的焦點,而離開北方後無所不在的種族隔離更是如影隨形的困擾著他。

當時為了推廣NBA也為了吸引更多球迷,各隊都安排了許多在根據地以外的中立地帶球賽。1952年的2月17日,塞爾提克開拔到伊利諾州的Moline迎戰密爾瓦基老鷹隊(現在亞特蘭大老鷹隊前身)。在比賽剩下1分21秒,老鷹隊以96:95領先時,一位老鷹隊球員對Cooper直喊著:「黑雜種」,當下反應不及的Cooper反射性地問對手說甚麼,當聽到對手再喊了一次時憤怒的他使盡了吃奶力量將對手給一把推倒在地。雖然對手沒有如Cooper預期的先出拳反而退縮,但此時雙方的板凳清空,場上腳踢拳飛,Cooper與老鷹隊的前鋒Dick Mehen互相飽以老拳,老鷹隊的總教練Doxie Moore則找上了Auerbach,不但揍了紅頭幾拳,還跳到了紅頭的背上,得靠著粗悍的保鑣型前鋒Bob Brannum救駕才讓Auerbach得以脫身。

最後,在超過一萬兩千名觀眾的鼓譟下,當地警方衝進球場才勉強控制了局面,雙方的教練當然都被趕出了球場,Cooper與老鷹隊的Don Boven也被驅逐出場。雖然在警方的壓制下雙方打完最後的1分21秒,老鷹隊以97:95獲勝,但另一場亂鬥隨即在休息室開打,最後又得勞動警察才真正結束這一場比賽。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