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8
作者:綠灣

[NFL] 坦克到底?--淺談海豚季前的兩筆交易

新的球季在台灣時間這周五早上已經正式開始了,其實今年在球季開始前海豚也獲得大量的目光,原因是幾筆交易就把帳面上有限度的戰力幾乎出清,幾乎可以說還沒開打就準備坦到底了。基本上要坦到底的局面是事實,沒有甚...

請繼續往下閱讀

新的球季在台灣時間這周五早上已經正式開始了,其實今年在球季開始前海豚也獲得大量的目光,原因是幾筆交易就把帳面上有限度的戰力幾乎出清,幾乎可以說還沒開打就準備坦到底了。基本上要坦到底的局面是事實,沒有甚麼可解釋的,但是除了拚選秀順位之外,為什麼是這幾位球員被交易,筆者倒是有一些想法,趁著開季前來談談。

第一筆自然是將球隊原本的先發左絆鋒Laremy Tunsil送到德州人而讓整個聯盟訝異的這筆交易。訝異的原因是原本消息一直都是海豚想用Tunsil去交易德州人的Jadeveon Clowney,而在Clowney確定西進西雅圖之後大家都以為交易已經胎死腹中了,沒想到球隊還是執著於送出Tunsil,最終是將Tunsil連同接球員Kenny Stills打包,並從德州人手中拿到珍貴的選秀權。

(Laremy Tunsil)

以下是實際的交易明細:

邁阿密海豚
送出 得到
Laremy Tunsil 2020首輪籤
Kenny Stills 2021首輪籤
2020四輪籤 2021二輪籤
2021六輪籤 Julien Davenport
  Johnson Bademosi

Laremy Tunsil是聯盟中年輕有為的左絆鋒,同時也是海豚在季前被預估聯盟最差的進攻一線唯一的亮點,而現在把這個亮點交易出去,接下來進攻依現有多慘不言可喻。唯一比較讓人意外的是,在PFF(Pro Football Focus)的數據中,Tunsil似乎不是那麼的有價值。首先,他的2018球季全年評分為70.4,在聯盟35位上場數達到排名資格的左絆鋒中,他只有第20名;此外,他的WAR(Win above Replacement)也不看好他有改變比賽走向的能力(franchise-changing player)。而另一位接球員Kenny Stills以速度見長,在從聖徒交易來之後因為2016年的好表現所以拿到一張4年3200萬的合約,但是他自此以後都未能達到球隊對他的期待。也因此,盡管這筆交易一成立,網路上海豚迷怨聲載道,但其實長遠來看,球隊既然已經進入重建階段,Tunsil和Stills短期內對球隊幫助有限(尤其是Stills),而反過來說,大量的前段選秀權對重建球隊才是好事。(海豚完成這筆交易後,確定2020和2021兩個選秀年都會擁有兩支首輪籤和兩支二輪籤)。

第二筆交易則是用Kiko Alonso換來聖徒的線衛Vince Biegel。Alonso從2016年開始一共為海豚出賽46場,拿下354次擒抱。這筆交易最主要是為了清出薪資空間,將Alonso交易出去後,今年和明年都可以節省約650萬的空間。而Biegel過去兩季在包裝工和聖徒合計只出賽23場,14次擒抱。表面上來看,這筆交易非常的愚蠢,但是筆者稍微有一點不同的想法。球隊在2016年簽下在比爾成功建立剽悍防守名聲的Kiko Alonso時,小編非常喜歡這筆簽約,因為認為Kiko Alonso在比賽中展現出來的鬥志、熱血和近乎兇狠的擒抱可以為當時因為更衣室問題而死氣沉沉的海豚帶來一股活血同時也能強化球隊的防守。

(Kiko Alonso)

只不過2017年球季看了好幾場比賽以後,發現完全不是我想像的樣子,尤其是他在場上的防守問題。Alonso站的是所謂傳統線衛 Traditional Linebacker的位置(與之相對的是edge rusher,現在通常是指Outside Linbacker),跑陣和傳球都是他要負擔的防守責任。一般的看法裡,新人年即完成159次擒抱的他是非常出色的Run-Stopper(意指能有效限制對手的跑陣攻擊),但是相對的他在防守空中攻擊時的表現則不夠出色。但當時筆者在看比賽時卻發現到Alonso在準備擒抱時過度喜歡使用飛撲的方式碰撞對手,這種動作的好處是由身體帶動的力量相當大,容易阻擋對手前進;但缺點則是你的身體需要一小段飛行的空間XDD,而且你在空中很難變向,這造成了他的防守動作充滿了賭博的味道,以現今NFL球員的體能條件來說,當他們發現時,因為雙方還有一點距離,持球員變向或急停躲避都是來得及的,這其實造成了大量的mis-tackle。小編最初是嘗試在youtube上找尋是否有人剪輯Alonso的失位片段,但沒有找到。但沒想最後在分享的這篇文章裡發現美國也有人注意到這種情形,而且根據文中引用Pro Football Focus的數據,Alonso比我們想像的更糟糕。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