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1

電子真能斷生死?-談好壞球爭議與電子好球帶。

當主審對一顆疑似壞球喊出三振判決的時候,你一定不只一次想過「如果這交給電子好球帶來判就好了」,可是電子好球帶真的是萬靈丹嗎,如果我告訴你,電子好球帶其實不會解決好壞球爭議,你相信嗎?而這又跟棒球最早怎麼定義好球和壞球有什麼關係,且讓我來慢慢告訴你……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本文是受到辰海「該不該使用電子好球帶以及用科技輔助判決」所啟發寫就的文章,在閱讀本文以前,請各位先看過這篇文章,謝謝。

那麼,雖然有點突然,不過我想問個問題: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好壞球不是Good ball和Bad ball,而是Strike和Ball?

別用「這個問題很重要嗎?」的眼神看過來,有時候追本溯源,可以為我們帶來一些不同視角的觀點,比如說,說不定這個問題的解答,可以告訴我們「到底該用人來判斷好球帶,還是用機器來判斷好球帶」。

自從電視輔助判決啟用之後,裁判在棒球場上至高無上的地位似乎也隨之動搖,聲聲判決不再不可質疑,有問題,大家看電視,看電視,搞不好還真的發現裁判是錯的。

當林智勝衝撞江春緯和陳威成拳擊蘇建文的理由逐漸消失,在現代棒球場上最容易起爭議的判決,當然就是本壘板上方那個五角型的虛擬空間,這可以說是裁判權威裡不容侵犯的最終防線,是遠離電子儀器的最後聖地。

 

廖健富蹲捕
在捕手前的這塊虛擬空間就是裁判最後的聖地
CPBLTV截圖

 

說到各類電子設備逐漸入侵裁判領域,其實臺灣球迷應該也不陌生,比如說,在Lamigo主場轉播就能看到有名的「K-zone」系統。

這個系統可以即時標出每顆球的進壘點,於是乎,球迷偶爾會發現明明進壘點落在系統標定的好球帶外,裁判卻突然喊出「好球」,或是相反的,球在好球帶裡面,可是裁判卻對此毫無反應。

如果是在網路上,通常在一片撻伐之聲中,總會看到有幾位球迷跳出來說「大家不要激動,這一球可能有擦過好球帶」,並且細數一些技術性問題,比如說什麼叫走後門、什麼叫「去擦本壘板的尖端」。

前者是用變化球去擦本壘板五角型後面的那個點,這種最終落點在好球帶內的變化球對於球迷來說是非常直觀的,拐進好球帶就是好球,可以說幾乎沒有爭議,而後者則經常會引起論戰,因為這顆球可能只有在瞬間通過好球帶,具體來說的話……我們來看看影片吧。

 

這個幾乎要跑到左打打擊區的變化球讓兄弟球迷瞬間沸騰。

影片來源:CPBL youtube 頻道。

 

如果你是兄弟球迷,你一定會覺得這是一個妥妥的壞球,如果你是Lamigo球迷,你大概會覺得……嗯,也許你比較能接受「擦到外角」這個解釋。

不論你是不是覺得這一球是壞球,至少擦外角的投球技術操作,看起來就會像是這個樣子。

更詳細的論述具體可以參考我在雅虎撰寫的「鑽向打者的心臟:內外高低談配球」這篇文章,在此不做贅述,總之,這是個在技術上有道理,實務上會運用,唯一的問題是很吃主審的投球法,可是我們同時也知道,主審真的撿了,球迷就算道理上清楚,感情上也會瞬間爆發,原因則是:這根本打不到。

打不到的球還是好球嗎?

這可真是個好問題。

 

揮空
林威廷揮棒落空的瞬間
CPBLTV截圖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要回到19世紀,回到棒球的起源。

現代所知棒球最早的規則出現在1845年,在這份名為Knickerbocker Rules的簡短規則中,第11條闡述:打者如果三次擊球(strike)不中,而且最後一次擊球被接捕,則打者出局,如果最後一次擊球沒有被確實接捕,則應判定為界內球,打者可以往一壘跑。

這是「strike」這個字最早被用在形容好球,不過當時說的是揮棒落空,1845年的規則並沒有界定好球帶,以至於有耐心的打者可以一直等到他喜歡的球路出現才揮擊,只要沒有三次揮棒落空,他就永遠不會出局。

這類拖延時間的等待戰術在1858年告終,新規則畫出一個「應該揮棒」的空間,當投手的投球通過這個空間而打者沒有揮棒,則應該判定好球(called strike),這就是現代棒球裡 " Strike " 的由來,至於我們用的好球,則是繼承自日本的「正球」。

有一種說法認為,當時 " called strike " 的意思是:" This is a good pitch , you should strike " ,也就是說,裁判是向打者宣告這是一顆可以打的球,而打者則有出棒打這顆球的義務。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