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2
作者:阿宏叔叔

一場職棒賽出現13位南英校友&兩件棒球軼事關於南英

惠源叔叔因為沒有繼續打球,所以「我把南英的第四棒三振」這件事情成為他一生的驕傲,這份驕傲如果沒記錯,產生於民國50年代,已經超過半世紀了,到現在持有這份驕傲的人,在國內打過棒球的人裡面,比例上也不高,可見南英多麼有傳統。

請繼續往下閱讀

昨天(2019年9月10日)的職棒比賽進行到某個時刻,看到好朋友,在棒球圈有名氣人緣又好的坤子老師,在他的FB提到:

富邦二三四五九棒
統一六九棒加四番代打加總教練
還有主審(吳家維)跟球評(許峰賓)
通通都是南英的......

(以上共12位,但據說場務的主管也是南英校友,這樣的話算起來是13位)

這張單子上面一堆南英的(坤子老師提供)

讓阿宏對南英這個球隊的敬重又從心中升起一次,這並不是第一次,因為南英是目前國內青棒列強中最具歷史的隊伍,從小就讓阿宏印象深刻。

國內高中棒球近30年來列強崛起,慢慢走出「青棒和青少棒永遠都是三大名校在打」(美和、榮工、華興)的時代,許多成立20年以上的隊伍,因為戰績彪炳,漸漸成為球迷朋友耳熟能詳的傳統勁旅,但對阿宏來說,現有的高中棒球列強,唯一正港的傳統名校只有一隊,這個球隊大概35年前就讓阿宏印象深刻(應該是民國74年),有趣的是,民國74年的時候,這個球隊其實是解散狀態,82年才又重組。

那個年代家中有位常客李惠源先生,阿宏按照輩份稱呼他叔叔,因為是長輩,所以平常只敢打打招呼,印象僅止於他身形高大,說話風趣愛開玩笑。

有一回阿宏去打球,惠源叔叔也跟去看,看著看著,他不禁技癢拿起手套跟我們丟球,他老練地抬腳、跨步、轉腰、揮臂,動作非常順暢,丟沒幾球就技驚四座,我們一群小朋友都好奇他的來歷,開始追問他的有的沒有的,才知道原來惠源叔叔學生時代是「高雄高商的投手,曾經在全國比賽三振過南英的第四棒。」

惠源叔叔現在應該60多歲了,在他讀雄商的時候,雄商棒球隊正從台灣的高中棒球名校之林慢慢淡出,本來對棒球的事情很低調的叔叔,那天告訴我們很多故事:「我們去比賽的時候,學校以為我們第一場就會輸,第一天就會回家,所以只有給教練車錢,沒有給住宿費。」民國74年的那個下午,身為前高雄高商王牌投手的叔叔,說著當時已經是20年前的往事:「後來我們打贏了,學校趕緊派人送錢來,我們才有錢吃飯住宿,才能繼續比賽。」

那天的故事,讓阿宏印象最深刻的是接近尾聲的這一段:「最後一場遇到南英,當時『全省』最強的球隊之一,我是雄商的投手,心裡想著遇到強的就跟他拼看看,雖然輸了,但是我把南英的第四棒三振。」

國內最具傳統的高中棒球名校南英商工

惠源叔叔因為沒有繼續打球,所以「我把南英的第四棒三振」這件事情成為他一生的驕傲,這份驕傲如果沒記錯,產生於民國50年代,已經超過半世紀了,到現在持有這份驕傲的人,在國內打過棒球的人裡面,比例上也不高,可見南英傳統以來都是強隊,三振他們的第四棒是多麼光榮。

阿宏對南英的另一個早期深刻印象,是他們一位元老級校友王麗旭老師,王老師是南英棒球隊第二屆,在整個南英大家族真的很元老,他當選過成棒國手,也曾經擔任母校南英棒球隊的總教練,但是阿宏從他身上感受不到任何架子,他平常為人總是客氣低調。

家父和王老師曾經一起打球,又同在教育界,所以有相當的交情,阿宏小時候與王老師有過幾面之雅,有一天(應該是高中的時候),碰巧看到王老師在教球(應該是勞工公園),於是就很好奇地駐足旁觀,他在講解「丟球不要傻傻出力」,講解之餘也丟球示範給學生看,他以順暢的動作輕輕把球丟出去,一丟就好遠,在場的人都佩服不已,但王老師一直以謙虛親切的態度在教學,讓阿宏印象很深刻。

題外話,高雄高商曾經是棒球名校?是的,不僅是名校,雄商校內早期曾經有一座棒球場,有許多耆老級的知名棒球人是雄商的校友,六行庫棒球強盛的時代,有很多選手來自雄商,但是這部分的史料目前很少,實在相當可惜。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