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2
作者:久保

中華0:2尼泊爾男足賽事簡易紀錄與省思

  9月5日中華1:2約旦男足,9月10日中華0:2尼泊爾男足,宣告中華男足在B組墊底局勢初定!10月即將面對亞洲前8強的澳洲男足,恐怕中華男足前進2022卡達世界盃的南柯一夢,將於亞洲區資格賽第二輪的第三回合主場賽醒來……。

請繼續往下閱讀

9月5日中華1:2約旦男足,9月10日中華0:2尼泊爾男足,宣告中華男足在B組墊底局勢初定!10月即將面對亞洲前8強的澳洲男足,恐怕中華男足前進2022卡達世界盃的南柯一夢,將於亞洲區資格賽第二輪的第三回合主場賽醒來……。

 

一、雙方球員出賽球員總況

 

中華男足就9月5日(週四)與約旦男足的賽況,調整9月10日(週二)與尼泊爾男足的先發球員名單。守門員與後衛未有異動,17號陳柏良與12號溫智豪雙控場,路易斯.蘭卡斯特(Louis Lancaster)總教練讓原本替補上場的7號沈子貴先發,前鋒更是大膽啟用22號陳瑞杰。22號陳瑞杰在前鋒的牽制頗稱職,只可惜中華男足因開賽3分鐘便落後,整場搶攻過於急躁不安,即使換上9號李茂與16號游家煌,中前場傳導與射門依然未有斬獲。

9月10日中華0:2尼泊爾男足賽事紀錄簡表

尼泊爾男足於9月5日(週四)7球慘敗於科威特男足,給予中華男足高度自信贏球的認知,卻也在長程飛航後稍作休整、暖身,便在9月10日(週二)晚間於臺北田徑場客場出賽。本該是疲勞奔波的尼泊爾男足全員,因14號安惹.比斯塔(अञ्जन,Anjan Bista)於開賽第3分鐘頭頂突破中華男足球門,遂能退守禁區邊緣,等待中華男足久攻不下,再伺機長傳急攻牽制,碰運氣是否能反擊取分。中華男足整場持球率近六成,卻以中後場轉換傳導為主,反而前場的轉換傳導不順暢,致使尼泊爾男足禁區險象環生,卻沒有讓中華男足有太多的可乘之機。

 

二、中華男足中前場傳導脫節嚴重

 

中華男足隊長陳柏良在賽後率全員繞場道歉,記者會更是重話反向對內,如ETtoday記者林育正報導〈中華隊慘敗起因休息室危機 陳柏良說重話:所有人都在乎嗎?〉所述。可是17號、隊長陳柏良擔當進攻中場,多為前後往返或斜向傳導,橫向組織連結不太順暢之餘,場上阻截有心無力又時遭搶斷,身在中場卻沒有發揮太多的能力。再者,隊長本應賽場上提振全隊士氣,未能穩住先遭進球的急躁氛圍,賽後又發言檢討隊友而難當表率。

如今陳柏良無論是在中國甲級足球聯賽,還是返臺踢中華男足的賽事,都是老態盡顯而時有孤臣無力可回天之感,應驗筆者前些年所言的「時日無多」。至於連二馬賽迴旋的沈子貴,動作華麗卻難突破尼泊爾後防重圍,傳向前鋒或禁區的球更是苦無接應。12號溫智豪在落後一球的逆境,整場表現仍然相當穩定,不僅上半場組織數波攻勢,下半場退防中後場的阻攻也及時,堪稱是八年級生以降的「新臺灣一哥」。

筆者在〈簡介尼泊爾足球與男足國家隊近況〉文末,已提醒9月5日顯露前後相距太遠,中場連繫疲於奔命卻效果不彰的問題。儘管路易斯.蘭卡斯特(Louis Lancaster)總教練在9月10日,將後防線往前挪移拉近前、後場的距離。可是上半場急於進球以扳平比分的急躁,在拉扯退防禁區外緣的尼泊爾男足空間有限,便要傳入禁區或起腳射門,反而讓尼泊爾球員能夠就近干擾,導致中華男足全員在中、前場處理球的品質不佳。

 

三、尼泊爾男足進球改採防守反擊

 

6月6日中華與尼泊爾男足球員已有對賽經驗,開賽初期的試探過程便已深推彼此禁區。只不過深推未果後的回防中場,兩隊的中場球員能否穩住陣腳,成為雙方勝負的關鍵。尼泊爾男足採取5中場來鞏固中場和中路,讓進攻中場得以推進禁區邊緣,接應橫傳球而有更多起腳射門點的可能。因此,尼泊爾14號安惹.比斯塔(अञ्जन,Anjan Bista)於第3分鐘頭錘攻破中華男足球門,反應著中華男足中場後撤盯防的老態盡顯。

當尼泊爾男足有了先馳得點的優勢,為了固守一球領先而改採防守反擊。儘管中華男足在上半場逐漸掌控中場,逼迫尼泊爾男足後撤禁區附近,始終沒讓中華男足前鋒或進攻中場,滲透禁區之內能有穩穩起腳的射門良機。即使中華男足前場有3次角球、8次射門,比起尼泊爾男足只有4次射門、3次射正,中華男足的射正僅有1次的低把握度,才是苦無扭轉頹勢的原因。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