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2
作者:alonetogether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我不要愛,也不要和平?

球迷期待他們對戰,願意深夜不寐地守在螢幕前觀賞比賽,球迷想要看他們,也不管他們一年要打上幾場,就算每個禮拜都對戰也沒關係,我想這就是rivalry。也許當雙方職業生涯終了,Nadal拿了25個大滿貫,Federer拿了23個大滿貫,但老實說這並不影響球迷想看他們對戰的渴望,他們激起了火花,成為一種新的需求,因為看過他們比賽的人都知道,可能也無法再想像,若一個沒有他們出現的網壇,會是什麼模樣……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篇回顧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神秘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愛與和平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風格

我們可以說費納二人合力開啟了網球史上一段所謂”愛與和平”的純真年代,不過這樣的清平盛世,朗朗乾坤,還是激起了針對網球這項運動的本質與時代風格的辯論。好比說自認為是永遠的”局外人”(outsider)的Jimmy Connors,他就直言不諱地針對費納純真年代表達了他的意見:在我的那個年代,場上沒有愛與和平這種事,那種對抗與互相排斥的關係,有點像Larry Bird對上Magic Johnson(波士頓塞爾蒂克對上洛杉磯湖人),或是Ali對上Frazier,跟現在男子網壇的”趨勢”是差很多的,我認為真正的對抗關係(rivalry),是應該帶有憤怒的氣息的!偉大的網球對抗是不需要太有禮貌的,我希望McEnroe現在看到我,還是可以說出:是啊,我曾跟眼前這傢伙有過激烈的對抗,而當時我真是很死他了!而這種話我也希望能從Borg或者Lendl或者Nastase身上聽到,當時的球場上沒有擁抱。

從Connors的言談中,我們可以知道這位前世界排名第一的網壇名將,對愛與和平並不那麼讚賞,當然許多人對Connors的觀點都是他簡直是一頭動物,喜歡跟任何人、任何事都作對,每個人都是他的敵人,他從頭到尾都在尋找並製造敵人!然而,網球史若缺少了Jimmy Connors與他那特有的風格,可能將會徹頭徹尾不一樣,別忘了Connors生涯共拿下了109座冠軍,至今仍是難以企及的紀錄。

網壇名宿Pat Cash說現今的男網選手相對比較冷靜,而他那個年代的許多選手在性格上都非常暴衝,Connors、Nastase、McEnroe、Becker包括Cash自己,都是這樣。他們大放厥詞,說自己是多麼優秀,也幾乎不說對手的好話,就拿Cash自己的經驗來說,他會跟Stefan Edberg和Mats Wilander聊天甚至說笑,但在他的記憶中,他從來沒有跟Lendl或Becker講過話!

Connors認為現今的網球選手有許多優勢,好比說專屬訓練員、物理治療師、球具……等等,他們有更好的機會去打出名堂,但如果你要站上頂峰,你必須要付出與犧牲,就跟Rafa Nadal一樣,他所體現的精神就是網球之於我(Connors)的意義,你每次上場(不管練習或比賽)都在追尋完美,你不確定最終是否能達到目標,而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持續往前邁進!

Connors喜歡Nadal的工作方式,Nadal出門、認真打球,為了勝利可以奉獻出一切努力,而當結果出爐,比賽/練習就結束了,Nadal會離開,而不是不斷講些如果…那就…的託辭,在職業網壇,金錢當然是隨著勝利而來的,但在他看來,Nadal其實並不那麼在乎金錢…

Connors的講法讓筆者想起貝多芬的例子,造就偉大藝術的,是渴求,而非需求,然而藝術成就一但夠高,便會成為新的需求。好比說我們這世界原本不需要貝多芬的第五號交響曲,但等到此曲一出,情況就不同了,聽過的人再也無法想像生命中沒有此曲會是什麼模樣?我們開始需要貝多芬,但不是出於天生的需求,而是因為貝多芬把自己的渴望表現在他的音樂上,才促成這一切。

費納對決的意義,之於網球迷,或許正是如此!

球迷期待他們對戰,願意深夜不寐地守在螢幕前觀賞比賽,球迷想要看他們,也不管他們一年要打上幾場,就算每個禮拜都對戰也沒關係,我想這就是rivalry。也許當雙方職業生涯終了,Nadal拿了25個大滿貫,Federer拿了23個大滿貫,但老實說這並不影響球迷想看他們對戰的渴望,他們激起了火花,成為一種新的需求,因為看過他們比賽的人都知道,可能也無法再想像,若一個沒有他們出現的網壇,會是什麼模樣……

(下回待續)

延伸閱讀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少年Nadal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王者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王者已死?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掠奪者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