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5
作者:KH

焦慮、痛苦與堅毅:Thabo Sefolosha對抗警暴之路

在2015年4月的清晨,當時效力鷹隊的Thabo Sefolosha於紐約街頭被警察濫捕,造成右腳骨折,賽季報銷,更要面對多項控罪。經歷警察暴力的他,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決定面對審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抗警察、制度的暴力,總是一條漫長的道路。Thabo Sefolosha在2015年4月的清晨,於紐約街頭被警察濫捕,不僅造成右腳骨折,並且要面對多項控罪。堅持自己清白的Sefolosha沒有選擇屈服,為了證明自己無罪,選擇面對審訊。

本文節錄並翻譯自The Athletic爵士隊隨隊記者Tony Jones與Thabo Sefolosha進行的專訪:Anxiety, pain and resilience: How one night in New York changed Thabo Sefolosha’s life。在9月15日國際民主日,祝願所有透過行動支持民主,實踐公民權利的人,都能免於警察與制度的暴力。

曼哈頓西區第17街,1 Oak夜總會。

這裡並不是全國最著名的酒吧,看起來就是普通的磚砌建築,甚至更像一個體育館。然而紐約街頭就是充滿著這些神秘而大型的建築,到了晚上,1 Oak就是這個城市的其中一個好去處 — — 特別是對有錢的人而言。

2015年4月7日,鷹隊主場以96–69擊敗太陽。Thabo Sefolosha上陣19分鐘,雖然值得2分5籃板,但是在場上的正負值則是全隊第二高。

對於Sefolosha和他的隊友來說,一切都正常不過,而且非常順利。他們已經鎖定常規賽東岸第一的席位,準備到紐約作客籃網。從阿特蘭大到紐約的航程並不長,球隊在凌晨1:30就已經抵達。Sefolosha與隊友Pero Antic決定到1 Oak。

到了凌晨4時,夜總會的燈亮了,這時Sefolosha和Antic差不多來了兩個小時。當時在夜總會外發生爭執,該球季效力溜馬的前鋒Chris Copeland被人刺傷 — — 他與兩名鷹隊的球員只是碰巧同場。

接下來才是關於Sefolosha的遭遇:一個紐約市警察聲稱他沒有及時離開現場,Sefolosha隨即與他理論,指他自己正在離開現場。當他準備登上的士,回到球隊下榻的酒店時 — — Sefolosha還記得他正準備拿出20美元給一個乞丐 — — 五個警員馬上把他壓倒在地。

回想起被捕的經歷時,Sefolosha這樣說:「這本來很容易就可以避免。這基本上就是一個氣急敗壞的警員,想證明自己是對的。他想證明自己擁有執法的權力。對我來說,這是赤裸裸的濫權,而且是非常、非常不必要的。」

當他被制服的一刻,他感受到右腳的一陣劇痛,他心知不妙。在與紐約市警察糾纏期間,他感覺到自己的腳被踢。在混亂中的他不太覺得疼痛,但他知道自己的右腳骨折了。

餘下的晚上與第二天的大部分時間,他與Antic都在羈留室度過。他們兩人都在那日清晨被捕,Sefolosha涉嫌妨礙公務、在公眾地方擾亂秩序及拒捕。然而,被捕不是他唯一的問題:當他接受籃網的職員檢查後,發現右腳腓骨骨折,腳踝韌帶亦出現撕裂。他將需要接受手術,缺席餘下的常規賽和季後賽。

隨後他還要向球隊解釋一切。當他在羈留室的時候,很多想法在Sefolosha的腦海中飄過:教練Mike Budenholzer會怎樣反應?他的公眾形象會受影響嗎?他的隊友又會怎樣看?當他回到酒店,與Budenholzer交談的時候,他確認球隊會全力支持自己。事隔多個月,當Sefolosha的案件開審時,Budenholzer就擔任了他的品格證人。

「鷹隊跟我說,他們會100%支持我」Sefolosha這樣說。

除了Budenholzer外,Sefolosha還要面對他的隊友:他們奮鬥了一整年,鎖定了東岸第一,與及整個季後賽的主場之利。如今他們要在Sefolosha缺席的情況下,繼續他們的旅程。

Paul Millsap回想起這件事的時候,這樣說道:「他跟我們談及他的經歷。這確是十分艱難,但是我們知道這些事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Thabo是我們的手足,我們就要照顧他。」

在之後的一個星期,Sefolosha接受了手術,他也很清楚他康復的過程將非常漫長:「我知道我要經歷一些常規的療程和訓練,好讓我能回歸賽場。」

被捕與受傷後的幾個月對Sefolosha來說,都是相當艱難的:他經常失眠,午夜夢迴的時候,被捕的場景就一次又一次地重現在眼前。Sefolosha堅持自己無罪,不過他也覺得自己令球隊失望。受傷在NBA固然常見,但在場外就比較罕見,而且更不應該在夜總會和被捕的時候發生。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